◈ 第9章

第10章

「王思琪,你要是以後整日哭哭啼啼的,我勸你還是不要和我們一起下鄉了,就你這樣的下鄉能幹啥?」

「也不知道你爸媽怎麼想的,啥也不會也放心讓你走。」

「還有韓旭你是我未婚夫,既然你這麼喜歡王思琪,我們乾脆退婚吧,反正老娘也不喜歡你,看着你們兩個膩膩歪歪的,我就噁心。」

林霜現在已經無力吐槽了,原本正在參加閨蜜的葬禮,結果老天可能看不慣她,房頂的吊燈突然掉落,直接就把還哭着的她砸到了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

她愣是緩了兩天才接受現實,然後就突然被爸媽告知,她被她大伯母給大堂哥頂替了下鄉的名額。

她是誰?上輩子就沒受過這個窩囊氣,知道結果沒辦法修改,愣是單槍匹馬砸了大伯家不少東西,然後拿着500塊錢的補償,這才平息了這件事。

好在她爸媽心疼她,他哥哥和小弟也懂事,都儘力給她買了不少要用的東西。

就是這個從小給原主定下的娃娃親,她是怎麼看都不順眼,白斬雞的身板,她能一拳打死一片。

而韓旭見她這麼說話,也是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林霜,你怎麼越來越粗魯了,你要吃醋我以後不幫着她就是,至於說的這麼難聽嗎?」

呦呵,這人腦子有病吧?

我吃醋你個大頭鬼,長得丑想得美說的就是你吧?

「韓旭,我再說一次,現在戀愛自由,娃娃親要不得,反正你也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你,沒必要繼續捆在一起。」

「而且當年你們家欠的人情,我會和我爸媽說,以後不用你們韓家的兒子來還債了。」

「畢竟你和我訂婚這麼多年,你們家裡可是沒少從我們家撈好處,就連你平時的花銷也是我給你買的。」

「以前我眼瞎,現在看清楚了,你就是個吃軟飯的,所有咱們好聚好散,等我到了地方,我就會給我爸媽寫信,讓他們給我退婚。」

「畢竟好男人有的是,老娘以前花的那些錢,就當喂狗了,下鄉後你也不用再繼續吸着我的血,一邊吃我的還一邊說我的不是。」

「我沒有那麼賤!」

一想到原主之前幹了那麼多的蠢事,她就想把原主找出來揍一頓。

她是沒長腦子嗎?這家人一看就是養不熟的白眼狼。

一邊拿着他們家的好處,還要一邊背後說她蠢,真當她還是以前那個蠢貨啊?

反正這個男人她肯定是不要的,要不是大伯母背後搞事,她也不用被韓旭說,是她捨不得他吃苦才跟着去的。

一想到這件事,她就氣的想揍人。

她現在好懷念和閨蜜在一起的日子,誰要是敢惹她們倆,基本上都會被半夜套麻袋打一頓。

而且她的腦子也沒有閨蜜聰明,要是她也來了這裡就好了。

周圍的知青聽完林霜說的話,自然也是有些鄙視韓旭,原以為是個好的,沒想到竟然是個吃軟飯的。

就連剛剛幾個對韓旭有好感的女知青,這會兒也收回了目光。

長得再好看,人品有問題,還是算了,她們養不起。

黎酥酥聽了半天,總感覺這人說話的樣子有些熟悉,好像她那個怨種閨蜜。

不過又覺得不可能,畢竟她是被人搞死的,閨蜜總不能因為想她而追隨她而去了吧?

這邊林霜還不知道,自己要找的閨蜜也在這輛車上。

這會兒罵爽了的她,正在看着王思琪哄着韓旭,那樣子要多噁心有多噁心。

最後實在受不了,這才起身道:「你們繼續,本姑娘去透透氣,我怕再看下去會吐出來!」

林霜才不管他們倆怎麼想,反正多看一眼她都覺得難受。

然後往黎酥酥這邊走過去的時候,黎酥酥突然就開口說了句:「智者不入愛河!」

林霜腳步一頓,「鐵鍋只燉大鵝!」

「愛河傷心難過!」

「大鵝暖胃抗餓!」

「霜霜?」

「酥酥?」

卧槽,竟然真的是怨種閨蜜!

就是兩人彼此的面貌都不一樣了,所以才會有這個暗號對接。

黎酥酥見真是閨蜜,更是有些激動!

激動的差點沒吐血。

「咳咳咳….霜霜,我好想你,嗚嗚….」終於來了個保鏢,家人們誰懂啊!

林霜更是激動的抱着她,這失而復得友情,給個男人都不換。

不過她很快就發現了閨蜜的異常,隨即開口道:「你這身子怎麼回事?沒事吧?」

黎酥酥聽後,見周圍的人都看着她們倆,也是有些尷尬的說道:「說來話長,回頭再說,剛剛聽你罵人就覺得熟悉,沒想到還真的是你,要不你現在換到我這邊來?」

林霜也知道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只好對她身邊的一個女知青道:「我給你5塊錢,咱們換座行不?」

女知青一聽還有這好事,馬上笑着回道:「可以,我沒有問題。」

換個座位就白得5塊錢,傻子才會拒絕。

然後林霜動作很是快速,把人領到自己的座位上,二話沒說,拿着自己的行李就去了黎酥酥那邊。

她現在神清氣爽,只要狗男人不作死,就讓讓她蹦躂吧,早晚把他噶了。

等再次坐在閨蜜的身旁,這才小聲道:「你這身子一看就有病,你這爸媽怎麼回事?」

黎酥酥一言難盡,只好小聲把自己的基本信息和閨蜜說了一遍。

林霜聽後,也是有些無語。

她這閨蜜怎麼就這麼倒霉。

「對了,你又是怎麼回事?不會真的給我殉情了吧?」

林霜翻了個白眼,「想啥美事呢,我就是個意外,估計老天爺怕你孤單吧!」

她堅決不會告訴閨蜜,她是在她葬禮上被砸死的,實在是丟人。

陸辰看着兩人竊竊私語,再看林霜也很漂亮,頓時又起了心思,就是這個姑娘還沒有退婚,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

「霜霜,你下鄉去哪裡啊?」

「我去龍江公社,黑山大隊,你呢?」

黎酥酥一聽,沒想到這麼巧,「我也是那裡唉,看來咱們倆以後又可以住在一起了,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