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林凡:(。ӧ◡ӧ。)

你拿不到警徽,還不是聊得太鋼鐵了,非要說警下玩家不給你投票,直接打成定狼,這麼給壓力,誰能給你投票啊?

警下1、4兩張好人牌,一張棄票, 一張上匪票。

真服了呀!

(๑‾᷅^‾᷅๑) 嫌棄你…

7號預言家只吃到2號倒勾狼一票。

人才啊,預言家四面豎敵,還得靠他魔術師的夜間操作,給他預言家驗明正身!

【6號橘子小雨請準備發言】

「我是女巫啊,第一天狼刀在5號身上,他離我太近了,我怕救了個自刀狼,所以我就沒撈!」

「然後我抿卦象,覺得12號面色有點差,可能是一張狼人牌,就直接把他給毒了!」

「現在我手裡還有一瓶解藥沒用!」

「哎呀,我好像是個滅世女巫啊,不救5號預言家,然後開毒12號獵人!」

「嘖嘖嘖……好吧,事情已經這樣了,我還能怎麼辦呢!」

「這個11號是個定狼牌啊,警上就悍跳吃刀女巫,也太敢穿衣服了吧?」

「現在5、12雙死,你刀口位、毒口位全錯,不就直接爆狼了嗎?」

「你說自己11號吃刀,然後毒的10號玩家,但真實的刀口在5號預言家身上,我毒了這張12號獵人牌。」

「那我點的狼坑,3、7、11三張定狼 ,警下這張2號牌,既然敢給7號沖票,3、8對跳魔術師去認3號玩家,那2號應該是一張警下的定狼牌。」

「第一天狼坑齊了啊,2、3、7、11四張狼!」

「我和8號魔術師的看法不一樣,既然3號接查殺,秒跳一個魔術師躲避抗出,那他肯定是怕死的一張小狼牌!」

「而7號狼人警上最後的發言麥序,狼隊還堅持讓他去起跳撈3號牌,7號可能是狼王帶槍!」

「還有這張11號,警上就悍跳吃刀女巫,明顯有恃無恐的一張牌,也有狼王的牌面!」

「所以我覺得7、11開狼王,這張3號應該是個小狼牌!」

「今天最保險的打法,就是去出這張3號牌!」

「然後你8號魔術師,把我6號女巫和7、11其中一張狼互換,保證我夜間不吃刀!」

「我晚上看見刀口,如果狼刀你8號魔術師身上,我就用解藥救你,或者狼刀在其他公共好人牌頭上,我也去救起來。」

「而且的話,也不一定是預言家和獵人都走了的天崩開局,萬一12號底牌是個狼人,他看到自己吃毒了,立馬穿了獵人的衣服呢?」

「或者,他底牌是個平民 ,看到自己吃毒了,去穿獵人的衣服,讓狼人去少抿一張神坑呢對吧!」

「總之,打遊戲不要那麼悲觀嘛,我們只要連續兩天歸對小狼,8號魔術師能保證我6號女巫一天不死,我也能用解藥撈一天平安夜,我們先推掉6、7、11裏面的小狼牌!」

「然後第三天,8號魔術師換自己和狼人搏刀,是不是也有逆境翻牌的希望啊!」

「可能你們會質疑我一張女巫牌,為什麼會待在警下,我只能告訴你們個人打法吧,我女巫怕第二天被偷刀,都會在警下苟着!」

「至於為什麼不救5號,可能是受了這張3號牌的影響,他抿卦象環節用開槍的手勢去點5號劍王孤心月,我看5號他沒有用目光回懟,我以為他可能是一張心虛的狼人牌!」

「誰能想到3號才是狼人,而5號預言家回擊他最好的方式,就是給他發一張查殺呢!」

「總之, 這把怪我女巫想太多,總是怕身邊開自刀狼吶!」

「其他沒了,我是建議8號魔術師,今天歸票這個3號狼人牌!」

「自古查殺跳魔術師,你不是個定狼是啥?」

「過了。」

【4號痞幼小姐請準備發言】

「6號、11號對跳女巫的話,肯定信11號是真女巫啊!」

「那11號吃刀女巫沒倒牌,說明3號魔術師,把5、11互換了位置,原本11號的刀口,換到了5號玩家的身上!」

「那5、7形成對跳,7號是個真預言家!」

「好像我上匪票了啊(*•̀ᴗ•́*)و ̑̑!」

「沒關係,及時回頭就好了嘛,反正7號預言家要驗我,明天我能接金水,就不需要跪地表水了!」

「我之所以給5號玩家投一票,主要是你3號接查殺跳魔術師,我天然對你沒好感!」

「而且5號玩家的心路歷程,說你抿掛象環節挑釁他,他去摸你這個理由簡直無敵!」

「我4號玩家就坐在你倆中間,確實看見你用開槍的手勢去挑釁了5號,他如果底牌是個預言家,第一天就回摸你3號,也是合情合理的!」

「其次,這張7號預言家的對跳發言,並沒有5號玩家聽感好,他說5號狼人驗1、6,他直接驗2、4,還對話我們兩張牌,不給他投票直接標狼打!」

「憑什麼啊,你發言是有多好,一定能讓我們警下的閉眼好人,能在5、7裏面,找到你7號是個鋼鐵預言家?」

「而且8號和3號對跳魔術師,你順勢給8號發了個查殺,閉眼視角看,肯定信不了你7號啊!」

「另外一個原因,和12號獵人遺言一樣,我也質疑你3號一個替補選手的實力,8號江流兒的卦象一直很穩定,你說面殺他是定狼,我當時肯定是不信的!」

「那隻能說你3號魔術師能力優秀,不僅把女巫刀口換到了狼人身上,抿掛象環節就抓到了5、8是雙狼結構!」

「6號警下的一張牌牌和11號對跳女巫,說沒救5號,還去毒了12號牌?」

「你說12號卦象像狼,5號是那個真預言家,那5號劍王孤心月看了對面10、11、12的卦象半天,結果警上跳預言家根本沒聊那邊誰像狼!」

「咋滴,你6號玩家比預言家還會抿人身份唄?」

「而且你女巫第一天不救,還盲毒了,這都不上警點評預言家的, 萬一5、12開預言家呢?」

「你呆在警下,我肯定不信你是女巫,除非你沒救5號,也沒開毒,雙葯在手你怕被狼人抿到身份,你苟一點在警下我才信你!」

「而且3、8對跳魔術師,8號江流兒說他第一天沒操作,而3號直接說換了5號跟一張好人牌。」

「那今天5、12雙倒,12號跳了吃毒獵人,刀口只可能是11號啊!」

「這和3號魔術師報的信息吻合,5、11被互換了對吧!」

「還有就是11號警上那個發言,不像一張吃刀女巫牌嗎?」

「她先說想毒12號這張牌,後來對話10號玩家吃毒了,讓他發表遺言!」

「很明顯是一張比較自信的女巫牌,知道自己吃刀了,毒了12號不知道是不是狼,還要去操作詐一下10號玩家的身份對吧!」

「你盤她底牌是狼人,在第一天就悍跳吃刀女巫,萬一播報夜間是平安夜,她直接拉自爆裸送一狼給好人?」

「11號那個位置作為3號的狼隊友 ,不去悍跳預言家撈他也就算了,還要起個女巫牌去裸送,怕女巫毒不對狼是嗎?」

「所以你6號是個定狼,11號是女巫牌啊!」

「你們5、6、8應該是三張狼,給3號魔術師發查殺跳崩盤了, 互相起身份去修補發言漏洞!」

「至於第四張狼人牌,我就不清楚了,再慢慢找唄!」

「今天我會去點8號啊,警上對跳魔術師的一張狼人牌,應該是一張小狼牌!」

「過了。」

林凡:(。ӧ◡ӧ。)

不不不,他是一張悍跳魔術師的狼王牌好么!

6號警下的一張沖票狼人,直接對跳女巫,不是更明顯是一張小狼牌嘛!

這張4號閉眼視角,能把真假女巫、真假魔術師、真假預言家盤明白了,實力還是在線的啊!

雖然第一輪投警徽票,上了一次匪票,但也算解釋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