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這話無異於平地一聲驚雷,夏莉安臉色猙獰到了扭曲的地步。
她眼裡浮現不加掩飾的陰冷狠辣:「你還挺有自信。」
郎嫣心底還是不可抑制的升起一絲抵觸,在她的成長過程中,從未遇到過夏莉安這樣的人。
表面溫柔,內里惡毒到了極致。
但郎嫣如今卻沒什麼可怕的了:「夏小姐,有時間跟我閑話家常,不如想想夏家這次要怎麼怎麼辦吧。」
「我倒是很多年沒打過這麼證據確鑿的案子了。」
夏莉安臉色變了變,但隨即她輕輕一笑:「郎小姐,希望不久後,你還能保持這份自信。」「只是我一直很相信潤勛對我的感情,不知道郎小姐怎麼想。」
說完這句話,夏莉安便直起身,朝着金潤勛住的那棟樓離開。
郎嫣心裏一跳,冷眼看着夏莉安的背影,直到後面的喇叭聲響起她才回過神來。
她發動車子,緩緩離開。
兩天後。
郎嫣找到了合適的房子從趙曼家搬了出去,趙曼看着地處市中心的單身公寓,笑道:「嫣嫣,這地方不錯,以後我可要常來住住。」
郎嫣笑了笑:「好,隨時歡迎。」
趙曼還想說什麼,手機卻響了起來,她看着來電號碼,神色一凝:「爸,怎麼了?」
郎嫣走到了房間的另一邊,開始歸置自己的東西。
沒多久,趙曼走過來,腳步聲中帶着洶湧的怒意:「金潤勛他爹主動出面,找上了我爸,要求這次的事私了。」
「可是趙叔叔不是決定不私了么?」郎嫣問道。
金家是有錢,但也要講法律的吧。
趙曼煩躁的攏了攏頭髮:「不好說,我們家和金家完全不是一個階層的,再怎麼說,我爸也要給金總幾分面子,聽我爸的意思,對方給的賠償不少於這個數。」
趙曼在手機上打下一串數字,是郎嫣這種普通人十輩子都賺不到的數額。
郎嫣很冷靜:「這樣說來,和解才是最好的方式,這樣看來,夏家也挺有錢的。」
趙曼嗤笑一聲:「夏家也就跟我們家差不多,這筆錢多半是金家以其他的方式補足,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金家這次這麼偏幫夏家。」
郎嫣腦海中頓時響起程向東那句聯姻的話,她抿了抿唇,沒有說什麼。
趙曼歉疚的看着她:「嫣嫣,對不起,這是家裡的意思,我沒辦法做主。」
郎嫣搖了搖頭:「沒關係的,對於生意人來說,對錯與否不重要,重要的是利益。」
趙曼一愣,沒想到她看的如此明白。
她拍了拍郎嫣的肩膀:「律師費我讓我爸一分不少的打給你,這點主我還是能做的,晚上我爸讓我一起去參加飯局,我就先走了。」
郎嫣點了點頭。
等趙曼走後,她才在沙發上坐了下來,神色卻有些怔忪。
這次的案件,誠然是趙曼向她求助在先,但她自己,也是抱有私心的。
她想要報復夏莉安。
郎嫣從心裏就認定了,當初遇險和後來的風波都是夏莉安搞的鬼。
在國外的第一年,她在拚命想留住母親的命。
在國外的第二年,她在失去至親的痛苦中掙扎。
在國外的第三年,她才一點點從陰霾里慢慢走出來。
可是現在,金潤勛和夏莉安再度出現在她眼前,她那顆心再度被暗影覆蓋。
郎嫣曲起腿,慢慢將頭埋下去,在患上抑鬱症的無數個夜裡,她都是這麼呆坐着,直到天明。
她在想,為什麼,有罪的人不能付出代價?
憑什麼她要被動承受這份傷害?
郎嫣腦海中想起兩天前夏莉安臉上不屑一顧的笑,眼神從渙散到堅定。
她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您好,那件事情我已經決定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