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不祥之氣,剛剛那隻飛僵就是從林子里跑出來的。
一走進酒店大廳,一股刺骨的寒意撲面而來。
這是夏天,酒店空調開的是暖風已經很不合理了,在這種情況居然還感覺冷,詭異至極!
樓梯口站着一個身材健碩的中年男人,身披虎皮大襖,手拿雪茄,對着工作人員們一頓指手畫腳,一口東北大碴子味兒。
「大師說這裡不能放盆栽,趕緊給我撤了!」
「佛串呢?
不是說好佛串要掛在門上嗎?」
「這是什麼檔次的沙發!
換!
換成黃梨木的,上面全給我雕蓮花,越大越好!」
自家兒子在酒店被鬼纏身的事都被對家傳遍了,酒店裡除了零星的工作人員也沒其他客人,他弄這麼華貴招待鬼嗎?
裴璟小心翼翼地覷了我一眼,喊道:「爸,給你介紹一下,這是茅山派的蘇大師。」
裴遠道吐了一口煙圈,不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我。
「嘖……」我不卑不亢地站在原地,同時也在打量他。
他身上那虎皮可是沾了不少血氣,只是又聖誕樹似的掛了一堆珠珠串串,這才勉強鎮住了。
「小姑娘牙還沒長齊就想收鬼,你師父就是搪塞我也拿個看上去靠譜點的吧。」
「行了丫頭,看在我和你師父有幾分交情,我叫司機送你回茅山。」
我沒有理他,只是雙眼死死地盯着樓梯。
那是一個通體白漆的旋轉樓梯,梯身做了鏤空,鋪滿了暖黃色的星星吊燈。
此時,這個樓梯卻環繞着濃重的黑氣,普通人看不見,但我隨着師父修鍊多年,一眼便看出了問題。
「快離開那個樓梯!」
裴遠道冷笑,扭過頭不理我。
忽然,裴璟神色緊繃地看着裴遠道身後:「爸,你你你後面!」
「你也嚇我是吧……」話說到一半,裴遠道只覺得脖頸一涼,一把鋒利的水果刀正抵着他的喉嚨!
裴遠道身後的女人看裝扮應該是工作人員。
她散亂着頭髮,嘴角幾乎裂到了耳根,桀桀笑出了聲。
那女人雙眼發直,眼白印了一點紅,周身散發著濃墨般的黑氣—那是怨鬼附身的痕迹!
她大張着嘴,冰涼黏膩的舌頭貪婪地舔舐着裴遠道臉上的肥肉,裴遠道也意識到了危險,聲音都在抖。
「兒子快救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