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畫面一轉。
梁敘白又坐在了龍椅上,跪在殿中的女人聲音冷清至極:「請陛下恩准,廢后吧!」
隨着她緩緩抬頭,那張熟悉的臉讓他一驚。
竟直接從夢中驚醒!
梁敘白睜開眼,窗外雨聲潺潺。
想起夢中女人的臉,他撫額無語,有些難以置信自己居然會夢到周晚甜。
他起身,又倒了一杯酒。
坐在沙發上,他突然想起之前周晚甜總對他提起的『夢』。
沉思一瞬,他嗤笑出聲:「真是瘋了。」
他滿飲杯中酒,可不知為何,今夜莫名失眠了。
半月後。
《戀戀天空》拍攝區。
周晚甜拖着行李箱,站在節目組準備的別墅門外,她深呼吸才推開了門。
這一瞬,原本的三女三男瞬間愣住了。
實在是美貌殺傷太大,周晚甜這一身莫蘭迪綠的荷葉裙,稱得她如同一株待開的水仙,清新典雅。
就連實時彈幕里罵她的都要說句:「雖然不明白節目組為什麼會找周晚甜這種滿是黑料的女人,可她這張臉誰不說句絕了!」
周晚甜有些尷尬,沒想到自己居然是來得最遲的一個。
她踟躇地想上前去打招呼,剛走近兩步就不經意看清其中一個男孩子的長相。
那一瞬,周晚甜怔愣在原地。
那個男孩,竟和她前世的弟弟林臨武長得一模一樣!
第十一章無法拒絕偌大的客廳里,周晚甜渾身止不住的輕顫。
她拿出所有演員的定力才沒有失態,隨之,她便按心中所想朝着男孩走去。
直播彈幕一片嘲笑:「周晚甜眼光倒好,一眼就挑中了我們臨武弟弟,也不看自己配不配得上。」
「臨武弟弟傲得很,剛剛女一,女二和他打招呼,他可理都沒理。」
「廢話!
臨武大大可是最年輕的F1方程式賽車冠軍,又是林氏財團的小少爺,傲一點怎麼了?」
「等着看吧,林裱肯定會被無視,笑死我了……」別墅里,周晚甜笑着走近林臨武,伸出手:「你好,我叫周晚甜,能知道你的名字嗎?」
林臨武一怔,他今天和大哥大吵一架出的門,心情糟糕到誰也不想理。
可看着眼前女人蘊含著無數情緒的眼,本想無視她的手就自動伸了出去。
連聲音都低了幾度:「林臨武。」
直播彈幕一瞬空了屏,幾秒後,瘋狂刷起:「救命,這還是那個拽哥林臨武嗎?」
「原來不是他不行,是你不夠美……」節目組眼看熱度,急忙買了幾個熱搜。
其中#絕美姐弟戀,你愛了嗎?
#更是牢牢站在了熱搜第一。
另一邊,車裡的梁敘白看着這個熱搜,頂了頂上顎。
他突然開口問:「於彥,我和周晚甜的結婚合約還有多久到期?」
前座的於彥一怔,難掩臉上詫異。
您不是才說了不想知道林小姐的任何消息嗎?
「還有半個月到期,您是打算要提前離婚?」
梁敘白冷冷挑眉:「怎麼?」
於彥忍不住大膽揣測:「薄總,最近我們和蘇氏地產有合作,您是打斷順理成章和蘇小姐聯姻?」
梁敘白周身冷了幾度:「誰說我打算換妻子。」
話音落下,於彥呆住了。
所有人都覺得薄總這個婚鐵定是要離的,可誰知道,薄總竟然不想離婚!
「《戀戀天空》這個綜藝是誰投的?」
於彥回過神,立刻回答:「我們的子公司投了30%,您要是不滿意,我們可以馬上撤資。」
梁敘白把手中平板丟在一旁:「不用,下午的會推掉,去拍攝現場。」
於彥頭皮發麻的應了句:「是。」
《戀戀天空》拍攝現場。
度過了自我介紹等階段,下午是自由活動時間。
期間,周晚甜一直跟在林臨武身後。
或林是前世的情緒糾纏,她無法不對林臨武好。
甚至因為愧疚,還有種濃烈的補償心理。
而本來桀驁不馴的林臨武則充分體現了什麼是雙標。
他好像無法對周晚甜的任何要求說一個『不』字。
每當他想要開口拒絕,看見周晚甜亮晶晶的眼神,心就會莫名攥緊,最後選擇無條件妥協。
自此,彈幕簡直吵開了花,罵周晚甜,罵著罵著磕CP的,好不熱鬧。
節目組暗地裡笑開了花。
結果沒笑多久,就接到投資商視察的通知。
梁敘白走近現場,一眼就看到了各種鏡頭對着的,周晚甜和另一個男人挨在一起的背影。
他沒什麼表情的站在原地,就這麼冷冷看着。
這時,周晚甜笑着轉過身。
看到梁敘白那一刻,她臉上的笑一瞬褪去。
她那蘊含濃烈情感甚至帶一點隱隱恨意的眼神,讓梁敘白心頭閃過疑惑。
周晚甜收回視線,拉着林臨武就要離開。
林臨武莫名其妙的回頭瞥了一眼,誰都沒有注意到,梁敘白此刻震驚到失神的臉。
周晚甜還沒走兩步。
忽然,她的手腕被人拉住!
一聲熟悉的呼喊將她劈在原地:「恩恩!」
畫面里突然出現的梁敘白,直接讓整個直播間沸騰了!
第十二章唯一在意現場的人看着這場變故,心裏慌得一逼。
「快關掉!」
導演一聲令下,工作人員連忙關掉直播間。
手機前的觀眾看着黑屏,好奇心更加旺盛。
「有什麼是我們不能看的嗎?」
「是直播事故嗎?」
「難不成是新嘉賓,手好好看,本手控擋表示我可!」
而此刻現場,寂靜無聲,氣氛緊張到連呼吸都小心翼翼,生怕驚擾了那正在對峙的男女。
周晚甜感受到現場不同尋常的氣氛,心一緊。
梁敘白絕對不會這樣稱呼她。
會這樣稱呼她的,只有夢裡的那個男人。
心中無論再怎麼慌亂,面上卻還佯裝鎮定的提醒:「薄總?」
梁敘白心中震驚於自己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舉動,一時忘記鬆開。
周晚甜見狀,直接將她梁敘白的手甩開。
她攥着自己有些疼的手腕,那雙帶着憤怒的眼睛看着他:「薄總是不是認錯人了?」
梁敘白緩緩收回手,攥拳放進褲袋裡。
他沒有發作,只是審視的視線再度看向一旁林臨武那張似曾相識的面孔,忍不住蹙眉。
他又收回視線,看向周晚甜那張面容,心中有些異樣。
這時,導演上前打斷了兩人:「薄總,您來這裡是有什麼事情嗎?」
梁敘白收回思緒,避輕就重的吩咐道:「你該做什麼就做什麼。」
導演愣了片刻,才明白他的意思,連連點頭:「是,薄總。」
直播停了,梁敘白看到其他人的視線都集中在兩人身上,厭煩的皺眉。
他扯了扯領帶,壓低聲音對周晚甜說:「跟我來。」
說完,就向著別墅外走去。
周晚甜看了眼周圍,隨後緊了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