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若非為了這件事,萬貴妃也不會拚命說服自己,跑來和南笙示好。

南笙豈會看不出來萬貴妃有所圖,她沒有收萬貴妃遞上來的禮物,而是仔細看着萬貴妃。

福堂氣色晦暗,目光無神,面色很差,整個人都消瘦了很多,身後好像還跟着什麼髒東西,兩邊田宅宮也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塌陷,這是凶災上身的徵兆。

果然無事不登三年寶殿啊!

南笙冷哼了一聲。

萬貴妃揚着鼻孔看慣了人,可受不了別人這樣冷哼她。

她瞬間就不會裝友善了,不高興的說:「笙妃,你冷哼什麼,是瞧不起我嗎?」

南笙皺了皺眉,不說話。

萬貴妃又道:「你瞧不起我,所以連帶我送你的這禮物,你也不願意收,對嗎?」

南笙吐了口濁氣,「這可是你說的,我沒說。」她單純不喜歡如此沒誠意的人而已。

「怎麼沒關係,你分明就是瞧不起我。」

「那我這東西,寧可摔了,也不要送給你。」

萬貴妃當即收回了手中的禮物,還囂張的當著南笙的面摔碎了。

那是一個夜明珠,很大,價值不菲,但她竟然就這樣摔碎了?一點點惋惜都沒有。

不愧是大將軍家的女兒。

「哼。」

萬貴妃扭着腰肢走了。

南笙搖了搖頭,沒怎麼放心上。

反倒是邊上的眾位嬪妃擔心南笙,安慰起了南笙。

「笙妃姐姐,你不要放在心上,那萬貴妃囂張慣了,眼裡根本沒人。」

「不僅如此,笙妃姐姐救了她,她一句感謝都沒有,上來就頤指氣使單手給人送禮物,沒規矩不說,臉色還那麼臭,像是笙妃姐姐欠她什麼一樣,一點誠意都沒有。」

「可不是,要我啊,她送的那破禮物,直接就摔在她臉上,還同她多說什麼話啊!」

眾嬪妃對萬貴妃都挺不滿意的,逮住一個機會,就不停的罵。

「好了,不說這些了,大家都進來坐吧?」

「我這錦月閣,還從來沒有來過這麼多客人呢。」

南笙招呼着大家進來坐。

小璃本來已經準備好了給南笙落胎的葯,但看這麼多人在,她突然就不好拿出來了,她準備過些日子再給南笙。

萬貴妃走了後,回到寢宮換了一身特別的衣服,穿上厚厚的斗篷,出門,前往御書房。

帝風麟不在的這段時間裏,她雖然被那個常在她耳邊哭的嬰兒折磨,但還是打起精神,學了一支舞,叫肚皮舞。

這支舞可不一般啊!

傳說很多年前,西域的一位女子,就是憑藉這支舞的魅力,讓當時執政的佛子動了心,不僅為之還俗,還娶她為後。

這段佳話流傳多年不說,還流傳到了中原之地。

萬貴妃也學會了這支舞蹈,並且一心覺得,她只要給帝風麟跳了這支舞,帝風麟就會為她心動,還會為她下旨,讓笙妃給她驅邪。

屆時,她就不需要跟笙妃示好了。

皇上也會愛上她。

越想越高興,萬貴妃向前的步伐都快了很多。

誰知,她到御書房門口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