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你約個時間,我幫你大哥看看,不過,你知道我不希望別人知道我就是神醫Y,你懂的!」

「懂,懂,我最懂了,呵呵,悅悅姐這診費……」

墨景天變得有些狗腿還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藍悅欣挑眉。

「你想我給你大哥打折嗎,也不是不行,畢竟咱倆這麼熟了,收少些也沒問題……」

還不等藍悅欣說完,墨景天趕緊擺手。

「不不,悅悅姐,我的意思是診費你可以要高點,我大哥有錢,巨有錢,你知道墨氏集團吧,那就是我大哥的產業。」

墨氏集團藍悅欣當然知道,B市第二大企業,市價起碼有幾百億,就只比帝氏集團差了一丟丟而已。

藍悅欣眼神古怪的看着墨景天,「你確定,他是你親哥!」

有這樣坑親哥的嗎?

「咳咳,做過親子鑒定的,是親哥,我這不是最近缺錢嗎,多出來的,你看能給我當中間費不?」

墨景天撓了撓頭有些忐忑地瞄了藍悅欣一眼,生怕她不同意。

最近大哥逼着他去墨氏集團上班,不去,零花錢就縮水了。

藍悅欣凝眉,「你要做什麼,還缺錢!」

墨景天嘴一撇,「悅悅姐,我看中了一輛超級好看的跑車,要一千萬,我零花錢不夠。」

「又是粉色的!」

「嗯嗯,超好看……」

墨景天點頭,眼睛都是亮閃閃的,他是真的喜歡那輛跑車。

「診費還是別漲價了,該給多少就給多少,我不會幫你坑人的。」

藍悅欣直接斷了墨景天的後路。

「想買車,自己掙錢去,回來這幾年啃老啃上癮了是吧!剛剛比劃時我還沒出全力呢,我們再來一次。」

墨景天傻眼。

挨了好幾拳,他都要哭了,「悅悅姐,手下留情啊~」

魔音又一次環繞在了309包廂里,路過的客人們都紛紛豎起耳朵。

聽到了打鬥的動靜,眾人都疑惑不已。

什麼人膽子這麼大,敢在暮色酒吧就開打……不要命啦!

看到有服務員經過,有熱心的客人給服務員說了309包廂里有人在打架。

結果,那服務員聞言溜得賊快……

客人們:「……」

試了好幾次後,同樣的情況讓那幾個客人都懷疑是不是出現幻覺了。

怎麼這些服務員好像很害怕似的,309包廂里的難道是什麼大人物不成。

有服務員見幾人還逗留在309包廂外,生怕他們好奇心太重闖進去,立馬好心提醒了一句,「裏面是暮色的老闆,幾位還是散了吧!我們老闆脾氣有些暴躁,喜歡打人。」

後面的話那服務員不敢大聲,是壓着聲音說的,就怕惹禍上身。

幾人恍然趕忙跟着躲遠了些,不敢再杵在309門口了。

聽聞暮色酒吧老闆是黑道老大,無論這消息是真是假,他們還是躲遠些好。

脾氣暴躁應該是真的,都打人了。

那聲音呦,聽着老慘了!

……

從暮色酒吧回來,藍悅欣一身輕鬆。

跳了舞,活動了筋骨,渾身舒爽啊!

開車的墨景天鼻青臉腫的,瞄了一眼坐着假寐的藍悅欣,他眼神柔和了下來。

咳咳,悅悅姐貌似心情恢復正常了,這幾頓揍也沒算白挨吧!

不過,就是有些疼……還費臉。

透過鏡子看了一眼自己的臉,墨景天有些嫌棄的別開眼。

好醜……

到了湖心庭別墅,藍悅欣下了車。

見墨景天也下了車,還一瘸一拐的跟進來,她沒有阻止。

進了屋,拿出一瓶藥油塞給墨景天,「擦完葯就回去,我怕夢遊以為你是男人就把你給宰了,你越來越弱了,只有被宰的份了!還繼續當鹹魚躺平嗎?」

聲音里濃濃的嫌棄。

墨景天哆嗦了一下手中的藥油險些掉地上。

「悅悅姐,我取向雖然不正常,但我的性別是正常的,你別老把我當姐妹,當兄弟不行嗎?哼,討厭……」

說完,對上那一雙似笑非笑的眸子,生怕某人喪心病狂的還要拉着他比劃訓練,拿着藥酒一瘸一拐跑了。

跑時扯動了身上的傷,疼得他呲牙咧嘴的 。

他決定了,回去就堅持天天訓練,不再當鹹魚了。

最起碼,別差悅悅姐太多了,她揍人真的是疼……

……

中心醫院裏。

「蘭姐,現在就手術嗎,能不能緩幾天,我想多陪陪他……」

說著,她手下意識撫摸了一下肚子,目中都是不舍。

胡蘭眼睛閃了一下,勸道。

「我的小祖宗,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公眾人物,這醫院不能久待的,被人認出可就不好了,還是早些處理乾淨,避免夜長夢多。」

「剛好,你不是說帝總已經離婚了嗎,今晚做完手術,出院後你就搬過去和他一起住,早些拿下她成為帝太太,你就是B市最尊貴的女人了……」

「別優柔寡斷,做完手術是你最虛弱的時候,這時候最好拿下一個男人的心了,帝總本就是你的,難道你甘心他又娶別的女人……」

「…藍悅欣陪了他四年,恐怕他一時半會是忘記不了的,你不抓緊點他們兩個舊情復燃了怎麼辦,他們要是復婚就沒你什麼事了……」

……

在胡蘭的一通勸說下,藍雅欣點了點頭。

「蘭姐說的對,帝總本就屬於我的,我不會讓藍悅欣那女人再次霸佔他的,現在就安排手術吧!」

胡蘭見她點頭笑了,「早已經安排好了,我辦事你放心。」

藍雅欣聞言心中微微不喜。

不過,蘭姐跟了她四年了,她不可能因為對方辦事麻利就責怪她那麼快就安排好手術時間。

藍雅欣被推進了手術室里,麻醉後,她緩緩閉上了眼睛。

眼角有淚珠划過,她在心中默念。

「寶寶,一路走好,媽媽對不起你……」

手術室外。

在藍雅欣被推進去後,胡蘭就走到一個無人的角落裡打了一個電話。

「先生,一切都在按照原計划進行着,你放心,有我盯着,不會出現問題的,欣欣一定會成為帝太太的。」

「嗯,已經派人去毀那個女人了,他們是復不了婚的,嗯,帝太太只能是欣欣,先生放心,查不到我這……」

掛了電話後,扶了扶眼鏡她繼續等在了手術室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