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8章(2)

這話不愛聽,她嫌噁心,不明白為什麼父母也是這種態度。

薛紅英紅着眼眶勸她,「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這一離婚,就什麼都沒有了!」

她急得上火。

「離過婚的女人名聲多難聽?你以為再婚就那麼容易?你一個女人離婚後還得帶着一個孩子,誰敢娶你?男人都一個樣,懷遠這孩子不錯了!」

「他掙錢又厲害,你安心在家照顧孩子就行,甭管他去,一輩子忍忍也就過去,總比離婚強。」

「趁着懷遠這孩子心裏還有你,還來得及,今天早上他還讓我勸勸你回頭,這回他是真知道錯了,說是以後絕對改,你就答應吧?跟他重新領證。」

姜彤聽得火氣直上涌,她冷言冷語道:「那活着還有什麼意思?裝出來的闔家歡樂?不覺得可悲?離婚證已經拿到手,我怎麼可能再去跟他複合?」

「媽,您當初怎麼教我的?要我正正經經做人,婚姻是兒戲嗎?離婚不是**,是我真的過不下去了!」

姜彤和母親對峙的動靜吵到了屋內休息的父親,姜田原怒喝道:「知道婚姻不是兒戲你還敢離婚?知道離異帶一個女兒日子怎麼過嗎?真當五百萬能過一輩子?坐吃山空,你自己能幹嘛?!」

「如果您和母親是這種態度,那我覺得我沒什麼回來的必要了。你們只在乎名聲和金錢,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現在出軌的人是他!不作為的人也是他!竟然還成了我的錯處不成?」

姜彤直接反駁,除了心累竟然還覺得荒唐,為自己不可理喻的父母覺得可悲,真無法指望他們。

姜田原也是父權主義,在家向來說一不二,先不提別的,大女兒當面頂嘴,他就能氣瘋。

「你現在是翅膀硬了,老子管不了你了不成?!你現在就給我回去復婚,夫妻倆的家事別鬧到外面來,自己好好解決就是,說離婚就離婚,誰給你的膽子?天大的事情居然自作主張?!」

姜彤已經懶得管了,轉身就往門口走,話不投機半句多,她回來是想看看父母,在家喘息片刻,不是回來聽他們的指責和怒罵,純屬找罪受。

反正她態度已經帶到,婚是離了,不可能複合。

只是許懷遠一家居然找到她父母那邊去當說客?想複合?做夢去吧,說起來離婚也小十天了。

姜彤只覺得慶幸。

至於父母,說是氣的病倒了,但她看着他們挺精神的。

罵她多中氣十足?

姜彤也懶得理,她現在就是處於一種極其疲憊的感覺,雖然看着平靜,但沒人知道這是她縫縫補補的外殼,內里其實早就傷的支離破碎。

也無心管太多,不然她完全可以跟前夫家好好鬧一場,但她覺得沒必要,她太累了,需要修生養息,不然她怕自己也撐不下去,她還得照顧涵涵呢。

姜彤給弟媳發消息,讓她把涵涵直接帶回來給她,之後拐彎回了趟鄉下爺爺奶奶家裡,給老人家帶點東西,鄉下倒是歲月靜好的樣子。

她同樣把離婚的消息帶給二老,爺爺奶奶卻看的比父母開,雖然頻頻嘆息,但只說姜彤自己決定就好。

帶着涵涵過了三四天鄉野生活,總算是能得到片刻的治癒。

期間前夫裝模作樣打電話過來,問他很喜歡的那條領帶放在哪裡,破壞了姜彤她的好心情,當時她冷靜地說了兩個字,那就是讓他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