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林辰轉頭喝道:「不要命……額!」

被林辰拉住的是一個二十三四歲的年輕女子,身材高挑,面容精緻,染着酒紅色的長髮,穿着弔帶裙,時尚而妖嬈。

林辰的手倉促之中一把拉到女子肩部的弔帶,這猛力一拉,弔帶裙連同內衣都被拉開了一個巨大的弧度,整個前胸全部暴露在了空氣中,林辰這一側頭,白的,粉的,全部看了個清清楚楚。

「抱歉!」

林辰趕緊道歉,手也像是被馬蜂蟄了一般,陡然縮了回來。

女子站穩了身子,臉色煞白,畢竟剛才實在太危險了。

她看着林辰尷尬的目光,下意識的低頭,然後又是一聲尖叫,雙手急忙抱住了胸。

林辰頗為尷尬,隨口叮囑道:「下次過馬路看着點,別打電話了,不安全。」

說完,林辰轉頭就走,準備換個地方打車,然而沒走多遠,身後響起了高跟鞋撞擊地面的急促聲音。

「站住。」

林辰停下腳步,回頭看着跟上來的女子:「有什麼事情嗎?」

女子站在林辰的面前,目光審視的上下打量着林辰:「聽口音,你不是本地人?」

林辰頷首:「不是。」

女子收回目光:「長的還馬馬虎虎,看在你剛才救了我的份上,幫我個忙,我讓你發筆小財!」

林辰皺眉:「什麼事?」

女子哼道:「當我兩個小時男朋友,陪我見見家長。」

林辰下意識的拒絕:「不行。」

女子冷哼:「一萬。」

林辰略微有些驚訝,這女的挺有錢啊,不過這事他不想做。

心裏的尷尬勁兒還沒過呢。

女子看林辰沒反應,直接加價:「五萬!」

林辰皺眉,解釋道:「這不是錢的事情,我還有事……」

女子打斷了林辰的話道:「你看了我胸。」

林辰頓時尷尬:「我剛也是為了救你,如果不拉着你,你恐怕都被撞着了。」

女子再度說道:「你救我是一回事,你看我胸是另外一回事,你不答應,我就大喊,你偷看我胸!」

林辰有些傻眼:「你這是恩將仇報,碰瓷訛人啊?」

女子冷哼道:「這錢你賺也得賺,不賺也得賺!」

林辰無語:「行吧,反正你不怕穿幫的話,我無所謂,不過,錢要先付!」

反正這事都跑不了了,那這錢不要白不要,自己兜里正窮着呢,家裡的錢連同自己這幾年的工資都被老頭給捲走了!

女子冷冷一笑,眼光閃過幾分不屑和嘲諷:「卡號。」

林辰報出卡號,女子拿起手機,一分鐘,五萬塊錢到賬。

「走吧!」

林辰跟着女子向前走,女子邊走邊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林辰。」

女子乾淨利落的說道:「好,你叫林辰,是省會臨海市一家進出口貿易公司的高管,你爸在貿易公司有三分之一的股份,我叫顧悅兮,24歲,當著我家人的面時,你可以叫我悅悅……」

「我是去年六月去雲海旅遊時認識你的,中間一直有聯繫,最近才確定戀愛關係,這次你是正好過來出差,順道看我,你晚些還有事,所以你一會兒就要走。」

顧悅兮乾淨利落的說完了林辰這個冒牌男朋友的背景設定:「大致情況就這樣,我家人面前,話能少說就少說,實在沒辦法你就自由發揮,只要今天糊弄過去就行。」

林辰頷首:「好,我們現在去哪,你家?」

「醫院。」

顧悅兮乾淨利落的說道:「我爺爺住院了,他一直念叨着讓我早點談戀愛結婚,你裝一下我男朋友,讓他心情好點。」

還挺孝順?

林辰心中嘀咕了一句,沒再吭聲。

兩人走了一段,來到停車場,顧悅兮取了車,是一輛紅色保時捷macan。

顧悅兮啟動車子,隨口問道:「你是在這邊上班?」

林辰坐上副駕,綁好安全帶,隨口回答:「剛過來,辦點事。」

顧悅兮追問道:「辦什麼事?」

林辰坦然的回答道:「家裡長輩給我定了一門親事,過來看看。」

顧悅兮側頭看了一眼:「看看?你沒見過人?」

林辰搖頭:「聽說挺漂亮。」

顧悅兮冷哼:「啥年代了,發個照片應該很簡單吧,既然都不給你看照片,我猜一定很醜,怕你看了後悔,才讓你直接過來,生米煮成熟飯!」

林辰眨眨眼,不至於這麼坑吧?

坑自己錢也就罷了,終生大事不會也坑吧?

轉念一想,結不結婚也不重要,人家還未必願意呢,想辦法拿回玉佩就行。

「看看唄,如果不行,大不了跑路。」

顧悅兮哼哼:「呵呵,男人……」

車裡忽然響起了電話鈴聲,林辰瞟了一眼車載電腦屏幕,上面寫着來電者名字。

雪。

顧悅兮纖細的食指放到嘴唇邊做了個噓聲的姿勢,然後按下方向盤的接聽鍵:「姐……」

一個清冷悅耳的女聲響起:「聽說爺爺進醫院了?」

顧悅兮回答:「對,我正往醫院趕呢。」

「行,等會給我發個地址,晚些我過來看望一下。」

顧悅兮回答道:「你這老總一天忙得腳不沾地,連個談戀愛的時間都沒有,今天你不是要開股東大會嗎,忙不過來就別過來了唄,我爸他們都在那邊呢。」

女人聲音溫柔:「沒事,開完會我抽點時間過去。」

「好吧,那我等會給你發地址。」

「行,先掛了。」

林辰隨口問道:「你姐也單身啊,難怪你家裡人催了。」

顧悅兮冷哼道:「我姐那就是天上的鳳凰,人漂亮,能力又強,年紀輕輕就是公司總裁,哪個男人配得上她?」

林辰隨意回答道:「總有優秀的男人嘛。」

顧悅兮冷眼掃了林辰一眼:「反正不會是你這樣的。」

林辰啞然失笑:「我怎麼啦,我也很優秀的好不好?」

「就你?」

顧悅兮嘲諷的說道:「你可真是自信!就你,給我姐提鞋都不配,你還是去找你那連照片都不敢發一張的未婚妻吧!」

林辰被嘲諷了,笑笑也不生氣,心中卻在嘀咕,師傅說自己的未婚妻漂亮,也是個公司老總,也不知道真假。

車子駛入了平江市一院,停好車,來到住院部,進入了一個寬敞的單間病房。

病床上躺着一位白髮老者,應該便是顧悅兮的爺爺顧建軍,窗前一對夫妻,衣着華麗,是顧悅兮的父母顧洪濤和白茜。

「爺爺……」

顧建軍蒼白的臉上露出兩分笑容:「小兮來啦,這位是……」

顧悅兮伸手拉着林辰的胳膊,笑着介紹道:「爺爺,這是我男朋友林辰,今天正好過來平江,我就帶他來見見你。」

男朋友?

顧家三人眼光齊刷刷落在林辰身上,目光中充滿了打量和疑惑。

面對眾人的打量,林辰下意識的挺直了腰背。

顧建軍打量了幾眼,忽然笑道:「當過兵?」

林辰微微一驚,旋即笑道:「是的呢,剛退伍不久,老爺子你眼光真准。」

顧建軍滿意的大笑:「呵呵,我在軍隊里混了一輩子,這當過兵的和沒當過兵的,好兵和孬兵,那可都是一眼就能看出來的,小夥子身如青松,沉靜如山,想必不孬……」

林辰恍然,自己離開暗刃不久,身上這軍人氣質還挺明顯,一般人可能感覺不到,但是顧建軍混了一輩子軍隊,那自然是能看出來的。

退伍兵?

顧洪濤眼中露出了明顯的嫌棄神色,他雖然沒隨父選擇從軍,而是選擇了從商,可是他很清楚,如果真的很優秀,那勢必會留在軍隊里發展。

林辰這麼年輕就退伍,那隻能說明一個問題,他很普通!

顧建軍問道:「退伍過後做什麼呢?」

林辰猶豫了下,回答道:「剛來平江,準備在這邊找份工作。」

顧洪濤臉色又難看了兩分,連份工作都沒有?

顧悅兮也急了,不都給你編好了家庭背景嗎,你這傢伙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呢?

收了錢你不幹人事啊!

顧悅兮急歸急,但卻不敢戳穿,唯有轉頭狠狠的瞪了林辰一眼,眼中警告之意明顯。

這一眼自然也落在了顧家三人的眼裡,只是他們對於這樣這一眼的理解卻又各自不同。

顧洪濤原本對顧悅兮忽然出現的男朋友是持懷疑態度的,總覺得太突然了,像是假的,可是現在他反而有些信了。

或許就是因為這小子家裡條件差,也沒多少本事,所以女兒才藏着掖着,一直不肯帶回家吧。

這一次如果不是她爺爺病重,對她婚事念念不忘,她恐怕也不會將人帶回來吧。

這小子怎麼配得上小兮?

顧洪濤的臉色一片冰冷,條件這麼差的窮小子,也想娶小兮,也想進顧家門?

顧建軍看到了兒子的表情,靠在病床上笑道:「小兮,不要嫌棄,男人只要有本事,暫時的落魄又算什麼,爺爺我不也是一窮二白打天下,才有了今天的顧家嗎,這人啊,不能只想着享福,不想着奮鬥……」

顧悅兮無話可說,唯有順着爺爺的話說道:「我這不也是怕你們不滿意嘛。」

顧建軍笑道:「只要他對你好,像個爺們,爺爺就滿意,你啥時候把婚結了,生個孩子給爺爺看看,爺爺就算死也瞑目了。」

顧悅兮撒嬌道:「哪能那麼快啊,我才24呢,結婚,怎麼也得再等幾年……」

顧建軍眼睛一瞪:「都24了,還小啊,你……」

顧建軍的話沒說完,臉色陡然漲得通紅,像是破了的風箱,劇烈的氣喘起來,有種呼吸不上來的感覺。

「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