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長公主一進門就發出了巨大的躁動聲,瞬間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宮內所有人的目光都集聚到了她的身上。
皇帝看着他的乖女兒,忍不住的笑了笑,二話不說,直接賞賜了一對玉鐲子。
皇后在旁邊看得樂不思蜀,臉上洋溢着笑容,讓人看上去多麼像和藹可親的一家人。
林相則坐在離他最近的位置,在他對面的是另外一個丞相,也是玉貴妃的娘家人。
而她的兒子就是那個五皇子殿下。
兩位丞相下面坐着一排,全部都是皇帝的子嗣,按照年齡和輩分依次排列。
緊接着便是各位大臣。
今日也算是一個家宴,各路人馬全部都匯聚在此地。
尉遲簡此刻有些鬱鬱寡歡的,昨天晚上他知道張柔柔出了事後,便連忙趕去,卻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她臉色鐵青地躺在人群當中,任人觀賞,當時他看到後,頓時一陣心靈暴擊,現在還沒緩過來。
張柔柔當時拼盡全力的想要握住他的手,但是他卻因為膽怯不敢靠近,現如今想來還是一陣噩夢作祟。
昨夜,他連續做了一整晚的噩夢,現在還有些萎靡不振的樣子。
九皇子尉遲衍看着尉遲簡那一副生不如死的樣子,就忍不住的恥笑。
「真是出息,一個女人就把你逼成這副樣子了。」
「上不得檯面的東西。」
尉遲簡聽見了他的那些話,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關你什麼事,一個女人都找不到,還有臉來說我?」
尉遲衍笑了笑,撐着手指摸了摸自己中指上的那玫紅色戒指。
尉遲簡頓時氣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這是象徵榮譽的戒指,這傢伙是在炫耀。
尉遲衍:「有什麼地方不能去,非得去那麼丟人現眼的地方,真不愧是貴妃教出來的,只知道嘩眾取寵。」
尉遲簡氣得直接拍案而起,瞬間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大家只看見了他站起來,一臉怨恨的瞪着他。
尉遲衍瞬間一副得逞了的樣子。
兩人氣焰怒拔了起來,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腳步聲。。
是林曉瑩和林辰。
尉遲衍笑着看着尉遲簡,冷嘲熱諷道:「看樣子已經沒有機會了!」
尉遲簡氣得牙痒痒,又是這個小白臉。
林辰一臉無辜,她哪裡知道這裏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剛進來就被他們這樣盯着。
林曉瑩也有些不太明白此刻的狀況,看着她爹詢問。
林相心裏是有些氣的,早就交代過不要讓他們兩個來往,現在居然又碰在一起,同時進來,這不是讓他的話開不了口嗎?
他並沒有開口說話。
林曉瑩尷尬的站在那裡,林曉雪連忙起身,讓出了位置,讓自家姐姐過來坐着。
她這舉動瞬間吸引了不少好感,就連九皇子這麼氣焰囂張的人都對她都有了些許好感,忍不住讚歎一聲:「四小姐脾氣可真不錯,位置都捨得讓。」
林曉雪笑着接受了他的表揚,一邊督促着自家姐姐快點,不要不識抬舉了。
林曉瑩有些厭惡這個四妹,平時就她和那個張柔柔關係不錯,沒準心思早就打到了她的身上。
張柔柔昨天晚上在外面乾的那些事情如今傳得沸沸揚揚,張家都已經準備把她給處決了,也不知道那個尉遲簡做何打算?
要不要把她收入宮中?
她找了個位置坐下,獨留林辰一人。
林辰笑着對着各位大人行禮,然後便找了個位置坐下,極為偏僻。
皇帝也沒有在意那麼多,對於他來說,這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小人。
所有人都到齊後,家宴正式開始。
每個人的餐桌前都擺着一樣食物,旁邊還放着筆墨,準備讓他們寫下自己心中所許的願望。
尉遲衍看着林辰就忍不住的想要研究。
這是一個怎樣的人,能夠如此輕易的把他五哥的婚事給攪黃了?
林辰感覺到了他的目光,但是不敢回過頭去跟他對視,要是引起了他的注意,那可就麻煩大了。
尉遲衍一邊喝着小酒,一邊饒有興趣的盯着她看,林辰總覺得有些後背發涼,明明已經很努力的掩飾自己的存在感了。
宴會開始,眾人輪番獻禮獻酒,兩位丞相大人都準備了一份好禮,林相遞上去的是一副山河壯闊圖,寓意開疆擴土!
周相則是遞上了兩壺酒,寓意和和美美,希國泰民安,萬事共鳴。
其餘個個獻上了自己的禮物,有的獻舞曲,有的獻詩情畫意……原以為這只不過就是個送禮環節,並不需要大費周章,結果卻被九皇子這個礙事的給引起了熱波。
尉遲衍眉眼彎彎,滿臉笑意,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小郡爺很久沒有來宮裡了,這次進宮可是給陛下送了什麼好禮呢?」
這突如其來的點名讓人有些措手不及,原本絲毫沒有準備的賓客也都瞬間慌張了起來!
林辰只是出乎意料的平靜面對,一臉冷靜地觀察着周圍的一切,一臉笑意地看着陛下,然後兩手作揖。
「臣祝陛下吉祥安康,聖體永安。」
「哈哈哈,好好好,來賞賜……」皇帝喜笑顏開,還未來得及就被九皇子給打斷了。
「哎,父皇,別這麼著急啊!
郡爺他還沒說自己帶來的是什麼禮物呢?
以前他每一次進宮的時候都會帶上一份厚禮,我真想看看這次又是什麼好東西?」
尉遲衍一邊說一邊漫不經心地瞥向她,林辰內心暗暗吐槽:這傢伙是故意找茬的吧!
皇帝一聽,瞬間來了興趣,他也有點想知道,這孩子又準備了什麼好東西!
他看着林辰,笑着問:「小黔啊,這一次又準備了什麼好東西啊?
給大家展示展示吧。」
林辰無可奈何,只能點頭應下。
但是他要了些許時間,美曰:為了準備其他東西。
尉遲衍冷笑,看了林辰一眼,隨後又看向他五哥。
尉遲簡頓時一個機靈,這傢伙不會又想要拉他出來幹啥事吧?
果不奇然,他又把魔爪伸向了他。
「唔,我聽說五哥昨天在忙着尋花問柳呢,不知道他給準備了怎樣的禮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