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羅姨娘說完,見夜湛微微皺眉,沒有應話也沒有反駁,她心裏算是有了底。

只要江穗寧不願意退婚就好辦,若不然她少不得還要苦口婆心的多勸幾句。

「大小姐,今日的事情,你父親也聽說了,剛剛特地傳了我去問話,這會讓你過去,應該也是說這件事。

我想着你從前心裏是有小侯爺這個未婚夫的,也是一心想要嫁到侯府去,今日定然是誤會一場,所以說話都是向著你不想退婚的方向去的。

我還怕說錯了,如今看大小姐是這麼想的,我就放心了。」

羅姨娘說完,特意頓了頓,看夜湛沒有生氣,才又壓低聲音開口,一副為了夜湛着想的態度:

「今日你們是小孩間的玩鬧,鬧了也就鬧了,並不是大事,侯府也不敢以此就退婚的。

這件事,一會你去了好好跟你父親說說,你父親一定會幫你解決的,以後這性子一定要忍耐着些,若不然是要吃大虧的。」

羅姨娘一直悄悄關注着夜湛的神情,見他後面始終抿着唇沒有說話,終於放下心來。

她就說嘛,江穗寧那般喜歡小侯爺,怎麼可能退婚,而且哪怕江穗寧是嫡女,能嫁入侯府,已經是屬於高攀了。

江穗寧自己能想通就好,那她後面那一招釜底抽薪,就能起大作用。

江詮那裡,她都安排好了。

她要讓江穗寧知道,這一次犯了那麼大的錯,再想入侯府,就得乖乖聽話,同意讓江雨薇入府做平妻。

之前江穗寧不同意也就算了,但是現在她有錯在先,不同意,侯府便退婚。

這種偷換概念的話,自然瞞不過老狐狸,但是用來對付一個十多歲不經世事的小姐,綽綽有餘。

說不好江穗寧還得感恩戴德,以後加倍對江雨薇好。

而且,由江詮來開口,這件事,已經能算是板上釘釘了。

之前她還怕江穗寧真硬氣着退就退,所以早早的在這裡等着套江穗寧的話,跟她說道說道。

現在,不必了。

羅姨娘這一番試探,讓她徹底放了心,隨即便離開了。

夜湛往書房而去。

流蘇快步跟上來:

「小姐,這羅姨娘怎麼回事,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今日的事一定有問題。」

羅姨娘什麼心思,大家心知肚明,她才沒有那個好心來教江穗寧應該要如何做,而她這樣做了,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別有用心。

夜湛自然知道羅姨娘不懷好意。

原本他還不知道江詮什麼態度,不過想着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也不能躲着不去,事情總要解決,所以二話不說就來了。

但眼下有了羅姨娘這一出,他心裏便有了大概。

很明顯,羅姨娘是不願意讓這場婚事黃了的。

有了方向,他略微往細一想,就明白了緣由。

這門婚事,是江府高攀,羅姨娘既然想要江雨薇一起嫁入侯府做平妻,那麼婚事就一定要存在,若不然的話,哪怕盛元麒願意,侯府也不會同意讓江雨薇入府的。

對於她們母女來說,江穗寧就是一塊跳板。眼下,是這塊跳板最重要的時候。

夜湛眉頭皺了皺,有些想不通,盛元麒這麼一個渣渣,為什麼一個兩個都搶着往前湊?

那個破玩意兒,若他是女子,就是給他,他也不要啊。

夜湛想着這事,低頭看了看自己,表情無可奈何。

算了算了,既然羅姨娘也不想這門婚事黃了,已經在前面鋪了路,他便借坡下驢,讓這件事過去了再說。

離婚期還有兩個月,邊境的人怎麼也回來了,沒準現在已經在路上了。

若他的猜測沒錯,「自己」現在就是江穗寧,那麼她也一定會以最快的速度來見他。

夜湛如此想着,抬步便往書房而去。

書房在主院的東面,門口守着一個小廝,江詮已經在屋子裡等着了。

流蘇送夜湛到門口,沒有再進去,等在門外一側。

夜湛一進屋,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首位上的江詮。

江詮今年三十多歲,臉上有些歲月的痕迹,但是看起來依舊一副人模人樣的。

夜湛覺得他雖然人品不咋樣,但是外貌確實生得不錯,當初衛家嫡女心甘情願的嫁他,想來這副容貌也起了一定的作用。

江詮見着夜湛來,刻意的擺出了一副嚴肅的姿態:「來了。」

夜湛應了一聲,沒有行禮,也沒有稱呼,直接就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一是江詮不配,二是江詮他看不上。

江詮見了,眉頭皺起,臉上露出不悅的表情。

腦中想到羅姨娘說的話,正事要緊,也就自動忽略了這些細節,放到了一邊。

「聽聞今日,小侯爺來了。」

夜湛:「嗯。」

江詮:「你們吵起來了?」

夜湛:「 嗯。」

江詮:「胡鬧。

先不說侯府是什麼身份,我們是什麼身份。就說你一個女子和男子大吵一架,就不成體統。」

夜湛沒有說話。

江詮眉頭皺緊,看向夜湛,他這個女兒,今天怎麼怪怪的?

「這件事,先看看侯府那邊是什麼態度,若有需要,為父會替你跑一趟。

最近你就別和小侯爺見面了。明日的賞花宴,也不要去,就在家裡好好反省。」

夜湛瞥了他一眼,嗯了一聲。

他原本也是想就此保住婚事的,現在有江詮去出頭,正好也不用他出面去和盛元麒打交道,如此再好不過。

江詮見他雖然禮儀不夠周全,但是還算聽話,繼續開口說道:

「今日這件事,是你不對,為父可以去替你周旋一二,但是,你妹妹隨你嫁去侯府做平妻的事,你也別從中作梗。

這件事對於咱們江府來說是好事。而且你們姐妹同時嫁入侯府,也能互相幫襯,不至於以後便宜了別人。」

關於這件事,羅姨娘已經跟他分析了利弊。

盛元麒喜歡江雨薇,他把江雨薇送過去,算是投其所好。

而且兩個女兒入了侯府,在別人眼中他跟侯府便徹底綁定在一起了。如此一來,對自己在仕途上也能有所助益,無論如何一定比現在會更好。

自從衛家離開了京城,他在京中孤家寡人一個,無所依傍,上升無望。

他現在只領了個翰林院的閑職,若是不為自己籌謀,怕是永難再進一步。

現在有這個機會,他自然不想放過。

盛元麒既然願意給江雨薇一個平妻的名份,想來對江雨薇是很喜歡看重的,一個庶女而已,他投其所好怎麼也不會錯。

若不然,依江雨薇的身份,以後也只能配個庶子,對他沒有任何益處,所以眼下這樣的安排投資是最划算的。

夜湛眼中閃過鄙夷,原來羅姨娘是打着這個主意。

他半點沒有拐彎抹角,當即表態:

「我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