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清晨,傅氏大廈頂樓,總裁休息室。
冷風擠開窗戶,吹散旖旎。
林兮扶着酸軟的腰,小心下床,生怕吵醒睡着的傅澤川。
然而床上的男人還是忽然睜開了眼,銳利的視線擒住她的臉,不愉蹙眉:「我說過,白天不想看到你還在這裡。」
林兮的心跳頓了瞬,咬唇低喃:「對不起,我睡過頭了,下次我一定——」
「出去。」
暗啞的驅逐,不留情面。
林兮攥緊掌心,努力壓着心頭的澀痛,鼓足勇氣問:「澤川,我這次……能不吃事後葯嗎?」
冷風裹上她白的發光的肌膚,她一直顫。
「你覺得呢?」
傅澤川掀開被子起身,眼眸警告。
林兮不敢和他對視,十指緊張纏繞:「我已經吃四年的葯,醫生說我的身體已經承受不了藥物的副作……」
「要我提醒,昨晚是你自己纏着要?」
話落,男人冷睨了她一眼,板著臉走向浴室。
林兮怔看着他,慢慢收緊了泛白的手。
明明是夫妻,她卻過得像是個賣的。
因為傅澤川不允許她被提及,外界沒人知道她是他的妻子。
可當初結婚,明明是傅澤川開的口。
她喜歡他,第一次見面就喜歡,高考結束那天她把告白信悄悄塞進他的書包,但卻一直沒有了下文。
直到四年前的一次同學聚會,她終於再次見到了他,還聽說他和女朋友分了手。
她鼓起勇氣上前打招呼,誰知他看了她一會兒,竟直接問:「你要不要和我結婚?」
至今……
她依舊記得當初眩暈般的激動,但她沒料到,四年婚姻是這麼個形式……
穿上衣服,林兮狼狽離開。
剛抵達電梯口,手機忽然響了一聲。
林兮打開一看,卻是系統推送的一條生日祝福。
苦澀一笑,今天是她二十六歲的生日,可自己甚至來不及跟傅澤川提一個字,就被趕出來。
斂去眼底的落寞,抬頭間,正見一個穿着米色大衣的女人迎面從電梯內走出。
看清對方的臉,林兮猛然一震。
許明薇!傅澤川的前女友!
她不是已經出國了嗎?
相比林兮的錯愕,許明薇就從容多了:「好久不見啊,林小姐。」
「你怎麼在這兒?」
林兮知道,四年前許明薇因為醜聞被傅伯父遏令辭退,永不得入傅氏。
許明薇面上仍笑着,目光卻帶着絲得意:「澤川沒告訴你嗎?他親自邀請我回來任職傅氏公關總監。」
這話像冷水迎頭澆在林兮身上,不安莫名散開。
許明薇晃了晃手機:「不好意思,澤川着急見我,以後再聊。」
手機屏幕上,只有短短三個字——
我想你
林兮頓覺有無數根針刺在心臟,密密麻麻的痛順着血液在四肢流動。
她再也呆不下去,逃一般離開。
屋外,天空飄起了雪。
林兮站在路邊,凝着八十八層的傅氏大廈。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一個上午過去了,依舊不見傅澤川出來。
心一點點涼透。
這段從一開始就不對等的婚姻,當初也被母親堅決反對,她卻不聽勸阻,母親一氣之下便和她斷絕了關係……
眼眶泛酸,林兮頭一次自問,自己的堅持真的對嗎?
不知不覺,雪花已經落了她滿頭。
她深吸口氣,翻開手機。
除了系統的祝福,依舊沒有任何人的消息。
看着通訊錄備註為「澤川」的置頂號碼,她鬼使神差地按下撥通鍵。
等回過神,林兮慌忙要掛斷,可電話已經接通。
隨後,那邊竟然傳來許明薇的聲音:「你打算什麼時候跟林兮說離婚的事?」
林兮瞳孔一緊,喉嚨頓覺被只大手死死捏住。
下一秒,傅澤川低卻清晰的回答如雷在她大腦震響。
「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