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己母親這般的區別對待,有心疼小姑娘的心思,但也想對她好一點,這樣才能讓小姑娘心軟,以此包容他的腿疾。
  不過他只是厚着臉皮湊了過去,那濕熱的氣息撲在了她的耳廓上,聲音又沉又磁地道:「那我是不是應該討要一些獎勵。」
  簡竹懶洋洋地瞥了他一眼,脫口就道:「獎勵你和你的小青梅去聚會,如何?」
  說完之後,她才猛地反應過來,眼神有些僵。
  厲時征此時也怔了下,忽地輕笑了起來,「你吃醋了?」
  簡竹沉默了半秒,然後神色不變地坐在那裡,道:「沒有。」
  但厲時征卻伸手,摟住了她的腰間,很是肯定地笑道:「你就是吃醋了。」
  簡竹沒什麼情緒地再次否認,「沒有。」
  可厲時征卻還在繼續道:「你肯定吃醋了,你……」  他還想再說。
  結果被簡竹一記帶着警告的眼神飛了過來。
  顯然這是即將要炸毛的意思。
  某人這下不敢再繼續說下去了。
  只不過就算不說,也難掩他心中的愉悅之色,他將下巴埋在簡竹的脖頸處,「好吧,你沒吃醋,是我吃醋了,我看到你身邊又是師兄,又是師弟,還有莫名電話,心裏的危機感可大了。」
  說到最後,聲音竟變得有些悶悶地起來。
  簡竹揚了揚眉,「那就大着吧。」
  厲時征眯了眯眼,看着小姑娘的側顏,「就這樣?」
  簡竹嗯了一聲,「就這樣。」
  這話讓厲時征不由得危險的眯了眯眼。
  真是個小沒良心的。
  當下忍不住低頭,輕咬了一口她的耳垂。
  沒有絲毫防備的簡竹在感覺到的瞬間,頓時渾身一顫,如同像是觸電了似的。
  沒想到會有如此大反應的厲時征漸漸露出了深意的笑。
  簡竹當下冷聲警告:「再亂動,我讓你下半身好了,上半身廢了。」
  此時的厲時徵發現了她另外一處小秘密,絲毫不怵,「你捨得?」
  簡竹這次也露出一個陰測測地笑,「你可以試試。」
  這下厲時征是真老實了。
  一路都是規規矩矩的。
  回到家後,簡竹就直接上樓進房間洗澡去了,全程沒有看厲時征一眼。
  不過某人也不生氣。
  反而一臉笑意地看着人進了房間。
  等人關上了房門後,他才對着身後的衛北淡淡吩咐了一句,「和老宅那邊的人說一聲,以後謝知寧從訪客名單上划去。」
  以前讓謝知寧進家門純粹是因為自己母親喜歡音樂,他也就睜一眼閉一眼。
  如今小姑娘明顯醋了,那他肯定得把這件事抹殺在搖籃里了。
  站在身後的衛北立刻點頭,「是。」
  厲時征在處理完這件事後,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去休息去了。
  而渾然不知道這件事的簡竹這時正在泡澡,聽着流水的「嘩嘩嘩」聲,腦海中時不時的回蕩起謝知寧那一口一個阿錚。
  簡竹眉心微擰着,只覺得全身都帶着幾分冷躁。
  呵。
  阿錚。
  叫得還挺親熱。
  簡竹越想下去,渾身的氣壓也低了下來。
  這低氣壓一直持續到了第二天去厲宅。
  厲母一眼就察覺到了她的情緒,趁着她沒注意,就把自己兒子拉到一旁,揪着他的耳朵道:「你什麼情況!
小竹怎麼一臉不高興?
昨晚上你惹她生氣了?」
  厲時征勾唇,「算是吧。」
  看自家兒子把人惹生氣了還笑,厲母頓時怒了,「你是不是膽子肥了,居然敢惹她不高興?
當初是誰說非要娶她的,結果這才幾個月啊,就讓小姑娘這樣了?」
  厲時征正要解釋:「不是的……」  結果被厲母直接打斷道:「不是什麼不是!
你要不想要,就趁早說,我好趕緊給人家找個好人家!
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兒子的份上,我是真一點都不願意這樣坑人家小姑娘。」
  厲時征扶額,有些心累道:「媽,你能不能聽我解釋?」
  但厲母卻根本不想聽,「解釋個屁!
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事實!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反正你要解決不了,我就給她找個更好的,白家老頭雖然和我不對付,幾個孫子輩還是不錯的,還有明家那個小兒子也可以。」
  看自己母親是打算來真的,甚至連人選都想好了,當下那張臉就沉冷了下來,「你想都別想!」
  說罷就轉身離開了。
  見自己的激將法有用,自己兒子這會兒朝着簡竹的方向而去,厲母這才露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