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實正和黎小鴨的父女關係不太好,但也沒想到溫實正能狠心到這種地步。
他看了會所的監控,溫實正是和宋仁一起來的,但事發之後,他卻一個人走了,完全不顧黎小鴨的死活。
如果不是自己及時趕到,那麼現在的黎小鴨,後果不堪想像。
見他都已經知道,黎小鴨也不再瞞着。
諷刺地笑了一聲後表示:「如你所見。」
「所以我母親的事,不管怎樣我都要討回公道。」
盛玉霄暗自點頭,心裏有了想法。
但他看向黎小鴨的時候,目光柔和幾分,叮囑她好好休息,並沒有說過多的話。
黎小鴨本以為他要詢問自己,關於會所的事情,但沒想到他一句話都沒有問。
至於宋仁現在怎麼樣了,黎小鴨也不知道。
直到次日下午,有人入侵了溫氏集團的官網,並且黑了集團微.博,用微.博大號放出了兩張照片。
照片上能夠清楚的看到黎小鴨和宋仁兩人坐在一起,這個角度拍的,兩人似乎很親密。
還有一張,則是黎小鴨被宋仁摟在懷中,往包間的小房間走去。
配圖的文案,更令人炸裂。
直言黎小鴨竟然給盛玉霄戴了綠帽子,和宋仁這半百的老男人有一腿,關係匪淺,私生活極為混亂。
黎小鴨才因為節目的播放而名聲大噪,一下子曝出這種有理有據的花邊新聞,一時間以極快的速度占上了熱搜。
但所有人都已經經歷過黎小鴨被潑髒水的言論,這下那些人不急着站隊,反而開始質疑。
僅憑兩張找角度的圖片就妄下定論,謠言就這麼來的。
我呵呵了,她如果私生活不混亂,怎麼可能以平民之姿攀上薄家,她手段可比你們所有人想像都厲害。
樓上的是黑子嗎?
笑死,真以為薄家那麼好惹的,他們難道能忍這個兒媳婦出軌?
拜託你動腦子好好想想,之前被打臉的教訓還不夠嗎?
薄家又不傻,再說,最近溫小姐是實火啊,幹啥都能上熱搜,都比得過女明星了!
光是這兩張照片還掀不起什麼風浪來,頂多讓人當成笑話一樣看了下。
大部分人還是很理智的,並沒有覺得黎小鴨會真和這個老男人有一腿。
畢竟……宋仁和盛玉霄兩個,一個天一個地,只要不傻的人,就不會做出傻事。
她沒有理由。
可是後來又有人放出了兩張圖片。
這一次,更為清楚。
黎小鴨整個身體伏在宋仁的肩膀上,兩人儼然就是擁抱的姿勢,她眼神迷離,宋仁也是一臉不懷好意。
照片像是有人用長焦鏡頭偷拍,小窗戶口的窗帘半拉,甚至黎小鴨的裙子一側都被拉了下去,露出大半個香肩。
這下那些人噤聲了,同時也徹底拉開了這件事的熱度。
黎小鴨自然也看到了這些照片。
想到這是宋仁故意為之,蓄意已久,自己被生生利用,心裏的怒火猶如即將噴發的火山,如數堆積到了嗓子口。
她猩紅雙眼,目光一如數九的寒風,扯着被角壓下那些憤怒。
宋仁和溫實正打的就是這主意是吧?
溫實正想榨乾掉她最後一點價值,把她當作**賣給宋仁。
宋仁又設了計中計,想要套路自己,徹底毀了自己。
既然都做到這份上了,黎小鴨也沒了最後的底線!
她目光沉下,開始盤算着如何應對。
但出乎意料的轉折很快出現,溫實正以黎小鴨生父的身份第一個站了出來,實名拍攝視頻,控訴宋仁。
他在視頻里大罵特罵。
「這事不可能是真的!!
宋仁這人太不要臉了!
雖然我和懷書沒大家想的那麼親密,但她始終也是我的女兒,你把這種如此齷齪的主意打到她身上真是太沒人性了!!」
他的突然出現,還是以站在黎小鴨這邊的方式,着實出人意料。
第七十五章不可思議緊接着,他在視頻的後半段,還提到了一個重要信息。
他直接喊話宋仁:「宋仁,當年你和知爾瞞着我在一起,我受夠了沒有搭理,你就算看在懷書母親的份上,也不該對她做出這種事來!!
你可真是喪盡天良,毫無人性啊!
這件事我會報警處理,我也相信懷書不是自願的,一定是宋仁這個王八蛋做了不好的事,玷污了我女兒!」
視頻上,溫實正就像一個維護自己女兒尊嚴的憤怒父親,字裡行間都在指控宋仁,一副勢必要和他對抗到底的樣子。
可是聽到這些話後,黎小鴨被氣笑了。
她緊捏着手機屏幕,忍不住地笑出了聲。
忽然反應過來,所以這就是溫實正的真實目的嗎?
他並不是要為自己說話,而是提前一步,趕在他人追究前把事情的黑鍋全部推到宋仁身上。
而他自己全身而退的同時,造謠了知爾與宋仁曾經有過婚外情,而作為女兒的黎小鴨,又在宋仁身上失去了清白。
他的話,一石激起千層浪,瞬間就將這件事情頂上了熱搜。
眾人都傻眼了,因為誰也沒想到事情會按照這個方向走去。
他們都覺得不可思議!
這鬧什麼啊??
太抓馬狗血了吧!
真的假的?
我的天,如果這是真的話,那黎小鴨也太慘了,宋仁真不是人啊。
他可是黎小鴨的親生父親,一看就知道他是氣急不過,所以才選擇這麼極端的方式直接喊話,宋仁這老逼登,怎麼就不出面了?
現在知道裝死了?
啊啊啊啊我就知道溫小姐不可能對這個老男人心悅的,竟然是這個老東西對她不利,太噁心了太噁心!!
好像很多人都相信了溫實正的喊話,紛紛開始同情黎小鴨的遭遇,也同情盛玉霄被這麼一個老男人挖了牆角。
一時間,網上熱鬧紛紛,黎小鴨的清白是直接瓦解。
宋仁也被列為人們口中的噁心猥瑣男,正義的網友們開始進行大規模討伐。
與此同時,薄家自然受到波及。
已經數不清近段時間以來,黎小鴨第幾次鬧到網上輿論上了,連帶着薄家人都受到討論,這讓薄母氣憤不已。
他直接給盛玉霄打了電話,但沒想到對方直接拒絕了她的電話。
另外一邊,盛玉霄看向病床上的黎小鴨,狹長的眼睛深不可測,一如見不到底的深淵,誰也揣測不到他此時在想什麼。
黎小鴨卻是不動聲色,壓下心裏的怒火。
就在她頭腦風暴的時候,盛玉霄起身,直接坐到病床邊,虎口卡住她的下巴,盯着她反問。
「就這麼願意當個供人欣賞的小丑?
不想說幾句?」
黎小鴨嘴角一勾,笑着掙脫他的手,雙眼澄亮地看向他。
「你難道相信溫實正的這些鬼話?」
她漸漸收攏笑容,連帶着目光變得狠厲起來,夾着一絲寒意,冷冷地看向盛玉霄。
「溫實正向來就是這樣的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在他的眼裡,我從來就不是他的女兒,只不過是他可以利用的棋子。
當初沖喜是,現在同樣是。
但當初我沒有反抗的餘地,可現在不一樣了。」
看到她眼底的從容淡定,盛玉霄饒有興趣地看過去:「如果你開口的話,我可以考慮幫你一把。」
本以為黎小鴨會拒絕,沒想到她竟然順着盛玉霄的目光,別有深意地看過來。
對視的幾秒,她抓住了盛玉霄的胳膊,非常篤定地說道。
「幫我有什麼條件嗎?
我還真需要你幫我一個忙。」
她見盛玉霄並沒有開口,心裏咯噔了一下,隨後扯出一個笑容,嬌俏地靠近他幾分。
「老公,我們現在算得上一個合作關係吧?
所以能不能幫我這個小忙,絕對只是一個小忙。」
她強調後面兩個字,盛玉霄凝視她,目光卻無意識地落到她殷紅的唇瓣上。
黎小鴨隱隱猜測着他心裏的意思,但左右都拿捏不準,索性湊上身,在他的唇上快速落下一吻,像個嬌妻似的挽住他胳膊。
「這樣夠不夠?
不夠的話我還可以答應你一個條件。」
她說過,只要對自己有利的,某些置換條件可以考慮更換。
盛玉霄可是現在自己最大的金主,也是最大的靠山,是她手裡的一張王牌。
事情發展至此,不好好的利用,豈不是白白浪費了過去的三年?
想到這,黎小鴨更是目光溫柔,在這樣的小女人注視下,盛玉霄喉頭滾動,心裏湧出一股異樣的情緒,但是他說不上來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情緒。
好像只想滿足她,因為對他來說,一個小忙而已,的確不足掛齒。
再者,在他的認知中,黎小鴨已經是自己的人。
溫實正無視自己,做出這些事情,差點讓她身陷絕境。
他本來也要給溫實正教訓。
於是看向黎小鴨,點頭答應了她的要求。
黎小鴨心中一喜,連忙開心地說了道謝,隨後俯到她的耳邊輕輕告訴了他自己要他幫得忙。
盛玉霄靜靜地聽着,他能感受到她靠過來的淡淡清香,好像清晨的森林裏,散發的潮濕清香。
也能感覺到她身體的溫度,慢慢地縈繞在身體旁側。
聽她說完後,果然覺得那只是一個小忙。
當晚,黎小鴨來到了溫家。
她第一個從車裡下來,敲響了房門。
很快管家就過來開門了,見到是她後,微微一愣,馬上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