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都卡在了喉嚨里,目光直直釘在春桃捧着的牌位上。
——沈氏女傾顏之靈位!
第11章陸墨塵的心臟重重一顫!
直到雪花飄揚,落在他臉上,冰冷才刺激他回過神來。
他看向春桃,嗓音森寒,帶着迫人至極的殺意。
「沈傾顏讓你陪她演戲?
你可知欺瞞本王,會有什麼下場?」
春桃臉色慘白不已,卻仍抱緊懷中靈位,重重磕下頭去。
她帶着哭腔道:「奴婢怎敢欺瞞王爺,王妃她……真的去了!」
陸墨塵咬緊牙關,大步衝到棺木旁。
那拿着鎚子的下人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繼續敲下去。
可陸墨塵卻狠聲道:「來人,開棺!」
院中眾人皆是一震,不可置信的看向那個身穿玄色蟒袍的男人,一時死寂無聲。
陸墨塵帶來的侍衛對視一眼,終究是狠下心來,走上前去。
陸墨塵站在那裡,看着被敲下去的釘子一點點被**,只覺得心臟直直下沉。
他在心裏告訴自己:不可能的,明明昨日沈傾顏還在跟自己說話,怎會今日就天人永隔?
這太荒謬了!
可他又不受控制的想起昨日,沈傾顏那副蒼白羸弱的模樣,一時間眼裡唯余複雜。
終於,八顆鐵釘齊齊落在地上,發出清脆聲響。
0陸墨塵看着那死氣沉沉的棺木,走上前去。
他的手搭在棺蓋上,卻罕見的遲疑一瞬,但最後,他還是將之推開,視線朝里看去。
下一刻,沈傾顏那張熟悉的臉,驟然映入眼帘!
她眉眼安寧,嘴角卻殘留一點黑色的血跡!
陸墨塵只覺得呼吸在這一刻都困難起來。
他心中有驚顫,有怒火,更有一瞬濃郁到化不開的哀痛!
沈傾顏,竟是服毒自盡?
陸墨塵下意識掃視一圈,卻根本看不到能給他答案的半個人。
是啊,沈家一脈,盡皆死絕!
最後,他的目光落在春桃身上,死死從喉間擠出一句話。
「回王府,將你知道的一切,都老老實實說給本王聽!」
春桃抖如篩糠,她伏在那裡,上下牙關都在打顫:「還請王爺,准奴婢辦完這場喪事。」
「不必!」
陸墨塵眼中狠厲陡生,他想起春桃懷裡抱着的那塊靈位,聲音冰冷。
「沈傾顏上了皇家玉牒便是陸家人,本王自會為她刻碑下葬。」
他手指緊緊扣住棺木,心裏湧起一股狠意。
沈傾顏,你想做回沈氏女,跟本王撇清關係?
絕無可能!
他大手一揮:「抬棺,回府。」
侍衛齊齊上前將棺材抬起。
陸墨塵率先朝外走去,這時,春桃猛地撲上去攔住了他的腳步!
「王爺,王妃臨走前說過,想要跟大小姐合葬,還請王爺成全她的遺願!」
陸墨塵臉色沉寂,他薄唇開合:「她還說了什麼?」
春桃身子一顫,那些大逆不道的話,卻是說不出口。
陸墨塵停下腳步等了她許久,看着春桃垂眸不語的樣子,竟是沒有發火。
他看向身後的棺木,發出一聲讓人覺得心寒的笑。
「本王可以允許她與沈清央一同合葬,但她若想以沈家人的身份入土為安……」「痴心妄想!」
第12章長街兩側,人頭攢動。
陸墨塵騎在馬上,緩步前行,在他身後,六個侍衛抬着一口棺木,再無其他。
這樣的場景,在旁人看來,簡直怪異至極。
可陸墨塵積威已久,一時間除了馬蹄聲踢踏,竟再無其他聲音。
一行人緩緩朝王府走去。
這時,人群中有人眼中閃動異色,悄無聲息的離開,將此事回報給背後的人去了。
林雪舞看着眼前逐漸冷卻的飯菜,看向屋外,她喊來侍女:「去前門看看,王爺怎的還沒回來。」
那侍女應聲轉身,卻聽到門外有下人的聲音:「林夫人,王爺回來了。」
林雪舞連忙站起身來朝外走去。
剛到門口,卻是一愣。
她看着那口黑漆漆的棺材,心裏驚懼不已,下意識後退一步。
好半天,她才朝陸墨塵出聲:「王爺,這是……」陸墨塵眉心一皺:「你出來做什麼?」
林雪舞幾乎是一瞬間就察覺到了陸墨塵不同往常的冷淡,她心臟猛地一沉。
2她努力扯開一抹帶着溫柔的笑:「王爺別生氣,我見你遲遲未歸,心裏擔憂,我這就回去。」
說完,她便轉身,往自己的院子里走。
陸墨塵掃了一眼她離去的背影,眼神冷淡,他對趕來的管家開口:「準備靈堂,迎接王妃。」
管家被他這句話砸的一懵,靈堂?
王妃?
他看向那口棺材,險些一口氣沒吸上來暈厥過去。
他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還是準備依照陸墨塵的話去做。
棺木被放進陸墨塵放進他的院子里後,他便讓侍衛都退了出去。
陸墨塵坐在院內的石桌旁,看着那口棺木,恍惚間覺得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實的。
就像一場夢。
他不懂,一個人的離開怎會那麼快,更讓他害怕的是,沈傾顏似乎瞞了他很多事情。
這時,他腦海中閃過一個人影,他朝下人吩咐道:「去將春桃帶過來。」
不過一刻鐘,春桃就跪在了他面前。
陸墨塵看着她,聲音凌然:「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說出來。」
春桃幾乎要將頭埋進胸口,她聲如蚊蠅:「王爺,奴婢……奴婢不知道您想知道什麼。」
更重要的是,她完全不知道從何說起。
陸墨塵手臂擱在冰冷的石桌上,寒意慢慢滲入他的身體。
他慢慢開口:「從她的病開始說。」
春桃一愣,她仔細回憶了一下,才開口。
「王妃的咳疾是從去年入夏有徵兆的,請了大夫,卻看不出什麼,只開了葯,那時……奴婢只以為是因為林夫人進府,王妃憂思成疾。」
「可不想,這咳疾越發嚴重,王妃不願讓您擔心,便一直沒請大夫。」
「直到有一日咳血,王妃才讓奴婢去外面請了顧大夫來。」
「卻不想,被診斷出是不治之症,僅剩半年不到。」
春桃聲音哽咽:「王妃第一時間就吩咐了奴婢,千萬不要讓您知道這件事。」
「王爺,王妃從未騙過你,她是真的命不久矣,也是真的從未背叛你!」
春桃鼓足勇氣說完,帶着必死的信念磕下頭去,卻久久沒有聽到陸墨塵降罪的聲音。
不知道過了多久,春桃聽到腳步聲。
她偷偷抬眼,卻被眼前那一幕驚的不知如何是好。
只見陸墨塵走到棺木旁,竟從裏面抱起了沈傾顏的屍身!
第13章陸墨塵將沈傾顏放在床上,小心翼翼執起她的手。
他問:「怎會這麼輕?」
陸墨塵記起,大婚之日,按規矩他需要將沈傾顏從沈家背出來。
他以為自己會很抗拒,可事實上,自從沈傾顏趴在他背上的那一刻,他腦子裡唯一的想法只有:不能摔着她。
陸墨塵突然眼睛有些酸脹,明明那時他對沈傾顏還有關心和愛護的啊,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對她的蒼白與痛苦就視而不見了?
他將沈傾顏的手按在臉上,那股冰冷之氣帶着鋒利,直直刺進他心臟。
他淡淡出聲:「沈傾顏,新婚夜,合巹酒,你明明說過此生不離,你騙我。」
這是第一次,他沒有在沈傾顏面前自稱本王。
陸墨塵就這麼坐在床邊看着沈傾顏,直到夜幕徹底包裹住天地,他才站起身來。
他走出去,對還在跪在那裡的春桃開口:「以後,你就負責守着王妃的院子,本王不會虧待你。」
春桃走後,陸墨塵又走出去,對守在門口的下人開口:「將棺木重新訂好,讓人抬去靈堂。」
說罷,他徑直出了王府,朝皇宮趕去。
一個時辰後,陸墨塵回來了,他身後還跟着一群大內侍衛。
3陸墨塵一指屋內:「把東西放過去,你們可以走了。」
巨大的木箱轟的一下落在地上,發出沉悶的響聲,那些人將木板拆開,這才退出了院子。
房間里多了一張寒玉床,本就低的溫度一瞬間下降到了不可思議的溫度。
陸墨塵沒管,繞過屏風從裏面將沈傾顏抱起來放上去。
他去宮中求了皇帝,將這張外邦進貢的寒玉床拿到了手,據說這張床能有效的保證屍身不腐。
他看着沈傾顏瞬間結冰的髮絲,輕聲開口,眼睛裏難得溢出溫柔之色。
「沈傾顏,你永遠都會是攝政王府的王妃。」
說罷,他竟直接翻身上床,躺在沈傾顏身邊。
陸墨塵整個人都冷的打顫,卻還是將沈傾顏的身軀緊緊擁入懷中。
他們的懷抱如此契合,他卻從未發現過。
陸墨塵將頭埋進沈傾顏的發間,輕聲道:「沈傾顏,該睡覺了。」
與此同時,林雪舞也得到了消息,她驚的整個人站起身來,顫聲道:「你說什麼?」
那下人又重複了一遍:「聽說王爺讓管家準備靈堂,迎接王妃。」
林雪舞想到先前在陸墨塵身後見到的那口棺材,那裏面裝的竟是沈傾顏的屍體?
沈傾顏死了?!
這個認知讓她整個人瞬間被欣喜填滿。
死的好!
從今天開始,她便不再是這個勞什子林夫人,而是會成為名正言順的攝政王妃了!
她很快意識到這裡還有旁人,連忙掩蓋下臉色喜不自勝的神采,道:「突聞噩耗,我要去看看王爺,你再去外面守着,有什麼動靜第一時間告知我。」
「是。」
林雪舞腳步匆匆的衝去了陸墨塵的院子。
可剛踏進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