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書房裡寂靜,屏幕透出的光照讓周越亭眉眼都是紅的。
我也愣在了那裡。
我只想着不要讓周越亭知道我死了,可我卻忘了,我更不想讓他知道,我結婚了。
許久,周越亭才往下滑動了一下鼠標。
下面寫着我的結婚日期——2021年5月20日。
我無措的垂下眼,然後聽見周越亭似乎極輕的笑了聲。
一股無言的愧疚和難堪彷彿潮水瞬間吞沒我。
那是……跟他分手的第二個月。
等我再抬頭時,周越亭已經關了電腦,朝卧室走。
我沒臉跟進去,停飄在了在卧室門外。
跟周越亭分手的第二個月,我就跟青梅竹馬的段君言結婚了。
不過半年,段君言的白月光回來,就跟我提出了離婚。
他說:「陸笙笙,我玩膩了,不想繼續了。」
我什麼都沒說,也什麼都沒要,自覺搬出了段家。
如果不是今天看到那張結婚照,我幾乎要想不起還有個這麼個人。
我就這樣,站到了天明。
第二天周越亭走出卧室時,一切如常。
他邊吃早餐邊處理公務,認真的神情很是迷人。
就在這時,他手機響起,他扭頭看,然後就頓在了那裡。
我好奇的湊上去,一串熟悉的號碼映入我眼帘,勾動我久遠的記憶。
是我媽。
我不由緊張起來,只是還沒等周越亭接起,我媽又掛斷了。
周越亭盯着手機看了許久,也沒有回撥。
也是,哪怕我媽曾經對他再好,也是我的家人。
如今在周越亭心裏,我已有丈夫,跟我媽再有交集,實屬沒有必要。
我跟着周越亭出了門。
看着窗外飛逝的風景,我不由想起以前的事來。
我爸因為車禍早逝,留下我媽撐着公司,獨自撫養我。
得知我跟周越亭在一起時,她沒有反對,反而對周越亭好的出奇。
我表達不滿的時候,我媽嗔怒的瞪我:「小宋是個懂得感恩的孩子,媽現在對他好點,婚後他就會對你更好。」
那時我笑着朝她豎起大拇指:「姜還是老的辣。」
可是後來,我跟周越亭沒有以後,她真正的女婿也沒有好好對我。我這樣想着,心裏滿是遺憾。
遺憾與周越亭的曾經,也遺憾我媽的一片苦心撲了空。
我偏頭看周越亭,不知他在手機上按着什麼。
我沒有窺探的意思,偏偏手機傳出我媽的聲音。
小宋,阿姨本來不想麻煩你,但眼下除了你,阿姨也找不到別的人幫忙了。
我眼皮狂跳起來,我媽遇到了麻煩?
小宋,如果你願意來找阿姨,就來這個地址吧。
平安養老院
我看見那個地址時,心臟不禁緊縮。
怎麼會,明明我死前我媽還好好的,怎麼會去養老院?
我焦急的看着周越亭,想求他去看我媽一眼。
可我也知道,我沒有這個資格。
車廂里安靜了大概有五分鐘,周越亭才動了動唇。
「去這個地址。」
半小時後,車子緩緩停在養老院門口。
這裡又破又舊,院子里雜草叢生,透過生鏽的欄杆看去,一片暮氣沉沉。
我在院子里看見我媽的身影時,幾乎不敢相信。
她保養極好的皮膚上布滿細紋,曾養尊處優的手也顯出乾瘦。
她一直往門口望着,手指捏在一起又分開,像是焦灼,又像是緊張。
周越亭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門邊時,我媽的眼睛亮了起來。
她快步走過來,我忍不住想撲進她懷裡。
可我忘了我是個靈魂,我媽穿過我的身體,想拉周越亭的手又不敢,一時有些尷尬。
半晌,她像是下定了決心,朝周越亭說:「小宋,你能幫我找找桑桑嗎?」
「自從她結婚後,我已經兩年多沒有見過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