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卧室里的四件套,是這個家裡最貴的東西了。
那是周越亭拿了第一筆工資後瞞着我買的,那時他紅着眼睛。
對我說:「桑桑,我一定會給你更好的生活。」
想到這裡,我輕嘆一聲,也不知道周越亭現在過的怎麼樣。
我沒法離開這裡,很久都沒有看到人了。
說來奇怪,這裡房租不高房子也不差,這麼些年,竟沒有一個租客。
我一面慶幸沒人來毀了我跟周越亭的曾經,一面又覺得很是寂寞。
直到第四年,周越亭回來了。
他西裝革履,戴的表是百達翡麗的定製款,曾散落在額前的碎發一絲不苟的梳了上去,顯得骨相越發優越。
我看着他,一種陌生之感油然而生。
他跟我記憶里的模樣相差太多了。
一個看起來很精明的男人從他身後走出。
「宋總買下這裡,應該是有很多美好的回憶吧。」
我聽見這話,有些怔愣。
當年我跟周越亭不算和平分手,更準確的說,是我單方面甩了周越亭。
房子里揚起的灰塵在陽光下浮浮沉沉。
明明我只是個靈魂,此刻卻好像聽見了自己心跳的聲音。
周越亭側臉,半張臉露在陽光下,卻沒有絲毫暖意。
「不,這裡只有恥辱。」
我愣住,瘋狂跳動的心臟在這一刻,咚的一聲落了地。
半晌,我苦笑:陸笙笙,分手鬧的那麼難看,你還在期待什麼……周越亭說完,就在這間簡陋的屋子裡轉悠。
他經過廚房,浴室,卧室,像是在懷念什麼。
可我看得清楚,他漆黑的眼裡,沒有半分溫情。
屋子不大,周越亭沒一會就看完了,他踏出門口。
我靜靜站在牆角,看着他的背影,覺得有些難過。
故事的最後,我也只能這樣看他一眼。
門被關上,房間里又恢復寂靜。
我剛要轉身,整個人就被扯了出去。
再睜眼時,我看到周越亭坐在車窗邊,以手支頭,如同一尊希臘雕塑。
我不可置信的看了看他,又回頭看着那棟房子。
我可以走出那棟房子了?
我貪婪的湊近車窗,看着外面的一切。
我突然想起了我媽媽,她現在過的好嗎?
我迫不及待的飄出車外,準備循着記憶里的方向去。
可不過三秒,我再度回到了周越亭身邊。
我皺着眉又試了一遍,最後頹然的發現,我只能待在周越亭身邊。
我滿心不解,卻聽周越亭開口。
「去查一下陸笙笙的近況。」
我茫然的看着他,卻沒人能給我答案。
我跟着周越亭回了家,一棟二層的獨棟別墅。
他推開門走進去,院子里的裝飾讓我不禁呆了一下。
花圃里的白玫瑰,角落的鞦韆,是他曾承諾過我的東西。
我鼻尖一酸,不禁看向別墅里。
除了客廳那面背景牆是冷色調,其他的,全都跟我與他說過的新房一模一樣。
我看向周越亭,心裏冒出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他是不是還喜歡我?
光是這樣一想,我眼睛像是被針扎了一下。
我走到周越亭面前,仰頭看他:「傻子,你別喜歡我了。」
可我的聲音,只能散在風裡。
晚上,周越亭坐在書房看股市圖,我在一旁百無聊賴。
直到他手機上響起一條語音——宋總,溫小姐的近況,我已經發在您郵箱。
我心裏倏然一緊,我不能讓周越亭知道我死了的事。
我急急湊過去,周越亭剛好點開郵件。
映入眼帘的第一行字就是:陸笙笙,已婚。
下面,正是我的結婚照。
第2章書房裡寂靜,屏幕透出的光照讓周越亭眉眼都是紅的。
我也愣在了那裡。
我只想着不要讓周越亭知道我死了,可我卻忘了,我更不想讓他知道,我結婚了。
許久,周越亭才往下滑動了一下鼠標。
下面寫着我的結婚日期——2021年5月20日。
我無措的垂下眼,然後聽見周越亭似乎極輕的笑了聲。
一股無言的愧疚和難堪彷彿潮水瞬間吞沒我。
那是……跟他分手的第二個月。
等我再抬頭時,周越亭已經關了電腦,朝卧室走。
我沒臉跟進去,停飄在了在卧室門外。
跟周越亭分手的第二個月,我就跟青梅竹馬的段君言結婚了。
不過半年,段君言的白月光回來,就跟我提出了離婚。
他說:「陸笙笙,我玩膩了,不想繼續了。」
我什麼都沒說,也什麼都沒要,自覺搬出了段家。
如果不是今天看到那張結婚照,我幾乎要想不起還有個這麼個人。
我就這樣,站到了天明。
第二天周越亭走出卧室時,一切如常。
他邊吃早餐邊處理公務,認真的神情很是迷人。
就在這時,他手機響起,他扭頭看,然後就頓在了那裡。
我好奇的湊上去,一串熟悉的號碼映入我眼帘,勾動我久遠的記憶。
是我媽。
我不由緊張起來,只是還沒等周越亭接起,我媽又掛斷了。
周越亭盯着手機看了許久,也沒有回撥。
也是,哪怕我媽曾經對他再好,也是我的家人。
如今在周越亭心裏,我已有丈夫,跟我媽再有交集,實屬沒有必要。
我跟着周越亭出了門。
看着窗外飛逝的風景,我不由想起以前的事來。
我爸因為車禍早逝,留下我媽撐着公司,獨自撫養我。
得知我跟周越亭在一起時,她沒有反對,反而對周越亭好的出奇。
我表達不滿的時候,我媽嗔怒的瞪我:「小宋是個懂得感恩的孩子,媽現在對他好點,婚後他就會對你更好。」
那時我笑着朝她豎起大拇指:「姜還是老的辣。」
可是後來,我跟周越亭沒有以後,她真正的女婿也沒有好好對我。
我這樣想着,心裏滿是遺憾。
遺憾與周越亭的曾經,也遺憾我媽的一片苦心撲了空。
我偏頭看周越亭,不知他在手機上按着什麼。
我沒有窺探的意思,偏偏手機傳出我媽的聲音。
小宋,阿姨本來不想麻煩你,但眼下除了你,阿姨也找不到別的人幫忙了。
我眼皮狂跳起來,我媽遇到了麻煩?
小宋,如果你願意來找阿姨,就來這個地址吧。
平安養老院我看見那個地址時,心臟不禁緊縮。
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