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柳渡江春第九章 一點小傷而已在線免費閱讀

梅柳渡江春第十章 臨時上陣 做紅娘在線免費閱讀

晚膳過後,朔風樓二樓東廂房內。

冬籬沏了一壺花茶放置在桌案上便退了下去。

林晚意自斟自酌,聚精會神執一書卷閱覽。

室內依舊如新婚之夜,那對花燭已重燃燭火,大紅色刺繡錦被上兩隻鳳凰流光溢彩。

步青顏坐於林晚意身側,覺得心跳愈發加速,她還無法適應與眼前的年輕男子共處一室。她手指撥了撥披散的長髮遮掩發燙的面龐。

燭火昏紅的光線猶如一層薄霧彌散開來,籠罩着整個室內,襯得佳人臉龐平添幾分柔美。

洗漱後的林晚意一身白色中衣,一支白玉簪子鬆鬆綰了半束髮。燭光下,他的側臉完美的無可挑剔,竟有些撩人心神。步青顏瞄了他幾眼,目光忙偏向一邊。

林晚意好似覺察出步青顏的拘束,遂擱下書卷,對步青顏道:「我們林府,沒有那麼多的規矩,不必拘着。」

步青顏聞言,淺淺一笑,點點頭。

林晚意連飲了兩盞花茶,抬頭看了看漏壺,側頭對步青顏道:「時辰不早了,你歇息吧,你便睡這床……」

「不,你睡床上,我睡地上即可。」步青顏打斷他的話推辭。卻對上他的明亮眼眸。

「怎能讓你睡地鋪,我去隔間,隔間有床榻。」林晚意一邊說一邊邁步至卧室後面的隔間。

步青顏有些過意不去,便隨他來到隔間。看看隔間的環境。隔間的床鋪小些,鋪了一床墊被。可容一人就寢。

林晚意從檀木櫃中抱了一床被褥,攤開鋪設在床。

絲錦被褥,被上的鳥獸花紋繡的尤為精緻,尤其是那隻金光溢彩的鳳鳥,欲展翅高飛,步青顏不覺多看了兩眼。

她發現鳳尾羽翼刺繡有些脫線,便隨口一問:「這被子綉線是蠶絲的吧。」

林晚意鋪設好被衾,轉頭回道:「正是。」

「我看到有一處脫線,我將它縫好吧。」

林晚意聞言,想起來什麼,略略蹙了一下劍眉,隨口道:「這個桃枝,秋日晒被衾時,就叫她讓綉娘修補,她又給忘了。」

「我來吧,有絲線嗎?」步青顏問他。

「有,」林晚意說著便起身,走到檀木櫃旁,從旁邊的抽屜中取來一個匣子。

針線活原是府內綉娘們做的活計。但林晚意早聞步青顏綉功了得,所以沒有拒絕她的好意。

二人坐在床沿邊,相距一尺之遙的距離。

林晚意看她一針一線埋頭綉着,雙眸低垂,黑色細密睫毛微翹,纖細的手指,動作極快,一炷香的功夫,她便將鳳羽修補完好。

「好了,」她說著便用剪子將絲線一剪,便完工了。

「你看看?」步青顏將被褥稍微拉了過去。

林晚意身子斜斜的靠近,側頭去瞧。修長的手指輕輕摩挲過鳳羽。

他讚許的點了點頭,唇角微揚,呈現一個極其好看的笑容,「嗯,繡得甚好,絲毫看不出縫補過的痕迹。」

二人側頭專註望着鳳鳥,忘乎彼此已經靠攏在一起,步青顏感覺右肩膀有些溫熱感,才回神,一抬眸,對上他澄澈的雙眸。她望向他的俊顏,林晚意像是被攝魂般也望着她,二人呆了一瞬,林晚意也意識到了尷尬,二人像被雷電劈開似的快速分離。

「我,我去睡了。」步青顏迅速起身,腳步亦有些凌亂。

林晚意望向她忙亂的背影,勾起唇角笑了笑,目送她離開。

月明星稀,夜色朦朧,萬籟俱寂。

許是乏力,或許認床,步青顏翻來覆去,輾轉難眠,她側身躺着,雙手抱着錦被,總算是進入夢鄉。

「青兒,我的女兒,阿娘來看你了。」

「阿娘,別走……阿娘……等等我……阿娘。」

她伸手想去抓住阿娘的手,可總是差一點,差一點……

倏然,她抓到了一隻手,那隻手白皙且骨節分明,溫暖而寬大。

窗外月色如霜,透過窗欞灑滿整個房間。林晚意只着一件單衣,黑髮如墨披散着,屈身坐在床沿邊,右手任憑步青顏抓住不放,她抓得愈來愈緊,他隱忍默不作聲,濃眉漸漸蹙起……

不知過了多時,視線里的她終於平復夢境。她的雙手鬆松撒開,林晚意輕輕抽出自己的手掌,見她修長的手指靜靜覆在錦被上,黑而彎曲的睫毛覆蓋著雙目,白皙的臉頰平靜自然,呼吸均勻,唇角微揚起似有似無的笑意。林晚意動作極輕,幫她蓋好被子,掖了掖被角,折身離開。

翌日,膳廳,清早,桃枝端了早膳進來。

一碗白粥,一碗菠菜豬肉湯餅,一碟醋腌蘿蔔,一碟銀魚乾。

「哎呀,公子,您的手受傷了!」林晚意手上的傷痕被眼尖的桃枝發現了。

林晚意似乎並不在意手上的的傷痕,淡淡道了句無礙,便端起碗勺自顧自食粥。

步青顏對坐的桌案離他約一丈遠,是以看不清他的傷勢如何。

隔着桌案遙遙詢問:「你這傷怎麼來的,確定無礙嗎?」

「一點小傷,昨兒被貓兒抓了。」

一提貓,林晚意頗為後悔,原本是隨口胡謅的玩笑話,怪自己出口太快。為何不說是樹枝劃的呢?

果然,桃枝開始咋咋呼呼,被哪只貓抓的,我得揍它一頓,主人也敢下手,被貓抓了可大可小,話未了,噔噔噔跑上樓去取藥膏了。

林晚意撫額道:「天太黑,看不清。」

冬籬疑惑不解,「那些貓兒素來聽話乖巧,怎的變得如此猖狂起來了,這也未到叫喚的時節。」

冬籬又遲疑了一下,「難道是,那些外面的野貓跑到府中來了。」

步青顏不明所以,看到林晚意麵色似笑非笑。愈加捉摸不透。

但還是關切望着他的手道:「這幾日你可千萬別沾水。」

林晚意抬頭望了一眼步青顏,又低下頭,頓了頓,道了聲嗯便不再言語,埋頭食用菠菜豬肉湯餅。

桃枝取了膏藥下樓,預備為公子敷藥,林晚意忙勸住,「且慢,還是勞煩夫人親手來吧。」

「我?」步青顏自問。

步青顏可從未給男子上過任何膏藥什麼的。

步青顏雖感詫異,但還是親自動手為林晚意的手背上輕輕的塗抹了膏藥。

一旁的冬籬與桃枝看着夫人埋頭為自家公子上藥,二人皆情不自禁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