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魔力的我只好用火影技能感受絕望,一起絕望在線免費閱讀

身為作渣在是太可惜了,腦子不太夠用——下面就設置一個

腦子寄存處((˵¯͒〰¯͒˵)請偉大的讀者們賜予我智慧~)

「滴!滴!噠噠噠……」手指在瘋狂竄動,鼠標在左右搖晃。

文件上的紙與筆尖正進行激烈的交鋒……

「葉北明!等等我!」一位單手拿着西裝的帥小伙拍了拍一位大叔的肩膀。

「洪韶佑?」

「呼呼呼……」小伙喘着氣,艱難地說道:「你……不累的嗎?明……明明……那麼趕?」

葉北明掏出一根煙,點燃吸了一口,用深重的黑眼圈看着他,說:「習慣了,就不累了,當然,如果幹不下去也可以直接離開,不用像我這樣。」

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唉,說的也是,工作哪有輕鬆的道理,等等我啊!老大哥!」

兩人走在路上,看着來往的車輛,穿過斑馬線來到了共享單車面前。

「新人,跟得上嗎?要是跟不上就去和老闆申請換個搭檔吧。」葉北明騎上共享單車身形遠去。

「月入過萬的工作工資也不太好拿啊……」洪韶佑苦笑着跟了上去。

「呼——」

「喂!葉大哥,我們去哪裡?剛剛投入太多沒聽清老闆的話。」洪韶佑問。

葉北明眉頭一皺:「信息不會看?」

「啊?原來老闆有發信息的。」

「真不知道你怎麼干到現在的。」

……

「這裡是,機場!我還是第一次來這裡,大哥,我們要做什麼?」洪韶佑左顧右盼。

「票和手續公司都辦理好了,我們先到那家餐館吃點東西,然後去不列顛。」葉北明說著走向那家餐館。

「卧槽!要出國!怎麼辦?我的英語考完後就丟了。」洪韶佑慌了。

「……」葉北明搖搖頭。

閑暇之時——

「家貓塞錢!」

「散腦呼!」

「嗚啊!」

「苟延殘喘而又不肯認輸的模樣真是醜陋。」

……

「瓦力瓦力哇佩因,扛米!」

「腥辣填塞!」

「你該不會想着戰勝我吧?」

「笑死!」

「太他媽噁心了……」葉北明暗暗問候着對面全家,一邊瘋狂摸頭。

「還有這操作?」葉北明看了看自己的V15和連敗的場數陷入沉思。

「哦,吃什麼的呀?那麼秀?媽肯定沒了。」

「為什麼你摸獎次次都中我?活不久了吧?」

「真是的!你也有熊貓!」

「早知道我也帶這個忍者了,好幾把噁心。」

「國服?沒事了,你媽安好。」

「嗯,主播?沒事了,我剛剛什麼也沒有說。」

洪韶佑湊過來:「原來你也打遊戲啊?」

葉北明淡淡道:「不陪女朋友,不養家糊口,圖個樂呵。」

洪韶佑:樂呵?剛剛是要殺人了吧?

「不來把王者?」

「不了,比起被隊友氣,我更願意受敵人折磨。」葉北明盯着屏幕說。

「而且,火之意志怎麼會被區區熱度影響到,沒時間,所以我繼續這個我以前就喜歡的漫畫的那類。」

「動畫沒看過?」

「看過那麼幾次,但還沒追完,工作那麼忙。」

「收勒里!碰——」

「唉,又只能虐人機玩了。」

……

「我的青春沒有後悔!」

「上菜了。」葉北明收起了手機,拿起碗筷與洪韶佑飽餐一頓。

飛機起飛,洪韶佑就跟個好奇寶寶似的,東張西望。

……

「在黑暗中賜予我等恩典的主!」

一群黑袍人在朝拜着一座雕塑。

「崩壞世間萬物!吞噬光明!吞噬偽善!」

「獻祭!」

「獻祭!」

「獻祭!」

……

「呼嘯——」飛機飛在空中,一隻從黑雲層里飛出一隻翅膀僵直的鳥撞到了飛機。

飛機劇烈搖晃,打鼾中的葉北明驚醒。

周圍的乘客也明顯慌了。

「怎麼辦?飛機好像出事了?」洪韶佑慌了。

葉北明拿出香煙,表情淡定,說:「以後再也不用為工作煩惱了。」他吸了口煙,打開隨身電腦網路雲盤,開啟了一堆亂七八糟的字母、數字流動的界面,刪除某些東西。

還打開手機選中一些大家都喜歡的視頻,刪除,並利用電腦空餘刪除服務記錄。

洪韶佑瞥見,露出似乎錯過萬億資產般的表情:「額……最後再看看不好嗎?明明裏面那麼多有意思的東西。」

「你還年輕,不需要這些。」

「……」

「至少在最後,使你的靈魂少受點污染。」

「我懂我懂……」洪韶佑無奈地閉上眼睛。

等待着命運的審判。

葉北明看着窗外,心想:這輩子,除了沒吃過蟹黃堡之外應該沒有什麼遺憾了。

「大叔,最後的時刻,我們不如放縱一把吧?」一個嫵媚多姿的女人來到他們座位旁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