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魔力的我只好用火影技能第五章 第一個委託在線免費閱讀

沒有魔力的我只好用火影技能第6 章 招募隊員在線免費閱讀

「你還好嗎?霍普金斯先生?」

霍普金斯抬起頭,看着稍稍帶着擔憂之色的小羅婭,無力道:「還好,已經習慣了。」

「這種情況多久了?」

「已經半年了,我懷疑是詛咒,但我的大多數錢都因為這個不太友好的運氣給丟了,使我根本連見咒術師的機會都沒有,更別說要解除詛咒。」

「額,你的貨物運輸成功過多少次?」

「這半年來,沒有哪次可以全送齊,運氣好點有1%到達目的地,然後被扣了違約金。」

「後面還發生了什麼?」

「怎麼說呢?充滿悲劇,但又有一點有意思。」霍普金斯開始敘述他半個月之前的一些事情:「之後我和我的家人還被抓去做了幾天的奴隸,結果,我剛去一天,我的女兒霍麗和妻子莎拉被那邊的少爺侮辱,當時我想死的心都有了,結果,那幾個操蛋的傢伙第二天那個地方被狗咬掉了!哈哈哈哈!你想想看,想像他們一下那個表情。」

「聽着就很痛。」葉北明回憶起了,當時被丘比特掏的那裡之後的痛感,不禁為那幾個少爺默哀起來。

「接下來裏面那些的姥爺們一個個的都離奇的死去,一個吃牛排時被噎死,一個出去鬼混的時候被魅魔吸干,一個騎馬時被馬踢了出去,把公主撞翻,頭還挨在了不碰一碰的地方,然後就被砍頭了,還有一個在會場講解魔法時,魔法突然失控把他自己弄死,而且你敢信?一個魔法博士被自己釋放的生活魔法給弄死!這個威力就是來打嬰兒都打不死,他居然能夠把自己弄死,真是倒霉到家了,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這些死法花樣還挺多。」

「最後他們想要處刑我,結果下場都不怎麼樣……最後他們只能把我丟到邊境,我最後來到了這裡,這些東西都是我在運氣沒那麼差的段時間攢起來的……」

「你是想說,你倒霉了大半年,期間與你接觸的人也會倒霉,但想害你的會死,是吧?」

「嗯,差不多吧,但我失去了一切,直到現在,我的妻子和女兒還生死未卜。」霍普金斯看向馬車:「還好,今天沒怎麼出事。」

結果馬不知道怎麼突然受驚了,好在葉北明用寫輪眼控制住了它們。

「哦,神明保佑,還好有你在,還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損失。」霍普金斯鬆了口氣。

「轟隆隆——」

「是要下雨了。」

「你這裡有沒有一個看起來像面具的東西?它的特徵是很古怪。」葉北明直接問,這個東西繼續放他身上,指不定會有大事發生。

「這個……是我的一個死去的朋友臨時託付給我的……」霍普金斯拿出了一張巴掌大的多色玉石,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古怪的小面具,但身為華夏人的他認出了,這是華夏古時祭祀活動,巫師會戴的儺面。

「拿來吧你!」葉北明一把奪過,然後跑路。

「喂!那是很重要東西!還給我!」霍普金斯怎麼也想不明白,羅婭為什麼搶走它,但這個東西對他而言很重要,他忙追上去。

…… 青春を燃やしなさい……

「呼呼……還給我……」

「你有沒有發現你開始不倒霉了?」

「咦?這麼說來……」霍普金斯仔細想想,這半個月以來,他走路都要小心翼翼,不然就可能原地滑倒,更不用說跑了。

「諾。」葉北明把玉儺面還他, 結果他接過玉儺面的瞬間雨水瞬間集中他身上,牛頓看了都得把他研究一下才能回棺蓋蓋。

轟隆……

葉北明把玉儺面取回,周圍恢復了正常。

「除非你有暗元素或者是大魔法師的實力,不然這個東西就不要再碰了。」葉北明看着這儺面。

「原來是這樣,自從好像就是在那之後,我就開始倒霉了。」霍普金斯眉頭一皺,似乎在回憶什麼。

「怎麼了霍普金斯先生?」

「我那位朋友曾經說過,要把它交給一位有緣人。」

「而那位有緣人,是我。」葉北明開口,但同時,一個不知道何時出現的黑袍人也跟着她說著同樣的話。

「你是哪位?」葉北明問。

霍普金斯見到他後露出厭惡之色,他不耐煩道:「怎麼想他都不可能會把這樣的東西交給暗邪神教的。」

「我送你一個好消息,你的妻子和女兒有下落了。」

「!」

「哈哈,現在你連唯一可靠的金錢,也被厄運吞噬了大多部分,你只有好好配合。」

「三天後,我會在目的地的等你。」

【獲得烏龜貼紙】

不用想,直接貼到那個人的後背。葉北明直接猜到了系統想做什麼。

那個暗邪神教的使徒顯然沒有發覺,直接消失了。

真不愧是你啊系統,然後是不是把我傳送到他們的老巢,讓我大殺四方?

【你想多了,贊吾只是無聊了】

葉北明:……

「暗邪神教,是信仰魔族邪神的教派,他們想要獲取這個東西,背後應該有很大的陰謀,它就交給你了。」霍普金斯抬頭看天:「她們估計已經被我的厄運害死了。」

「現在還不是放棄的時候,相信我,畢竟,所謂的有緣人,應該有能力讓你擺脫苦難。」葉北明拍拍他的肩膀,然後從大石塊上跳下。

「現在就出發,畢竟晚一步多一分惡性變化,動起來!」

……

馬車極速前進——

「這次沒有出意外呢,沒有劫匪,沒有魔物,一路都很順暢,不過,你帶着它真的沒問題嗎?」霍普金斯有點擔心,接下來羅婭會不會變得倒霉。

葉北明拿出玉儺面,看着它說:「這個東西是帝朝的一件祭祀用具,激活時可以吸引鬼魂。」

「額……難怪這半個月來淨髮生活見鬼的事情。」霍普金斯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但他又想起了暗邪神教的黑袍人:「他們是想利用鬼魂去做什麼壞事吧?」

「說不準,不過……我覺得會遇到些什麼。」葉北明總感覺有什麼事快發生了,自己最好過去。

……拿腎肝……

「在黑暗中賜予我等恩典的主!」

「崩壞世間萬物!吞噬光明!吞噬偽善!」

一個小伙看着身邊的美女被奇怪的黑袍人台上高處的一個地方。

「獻祭!」

「獻祭!」

「獻祭!」

「啊!啊——」女人的尖叫聲響起,一段時間後歸於平靜。

小伙直接深紅色的水順着階梯慢慢流下,他很慌,害怕下一個就是自己。

「媽的,醉雞Ms,娛協獎,嘿嘿嘿,嘿嘿嘿……」小伙開始瘋了。

「讚頌邪神!」

「讚頌邪神!」×10000

「讚頌邪神!」×N

「你們這群瘋子!你知道你們在幹什麼嗎?我可是克萊門大公爵的長子!」

「獻祭!」

「獻祭!」

「獻祭!」

「啊啊啊!你們不會有好下場!啊——」

小伙又聽到了一個男人的慘叫,不過這一次比較長。

「讚頌邪神!」

「讚頌邪神!」×10000

「讚頌邪神!」×N

小伙傻傻的笑了:「讚頌邪神……」

接着,小伙被抬出去了,他坐到了一個椅子上。

「你的名字是什麼?」一個黑袍老頭坐在他對面問。

「紅燒肉。」小伙回答。

黑袍老人疑惑:「嗯?你為什麼要道歉?」

「嘿嘿嘿,我有罪,有了女友還沾花惹草……」少年傻笑着說。

「他說的是什麼話?我怎麼聽不懂?愛麗,你聽得懂嗎?」黑袍老頭看向一旁蒙眼女人。

「寫下你的名字。」蒙眼女放紙筆在桌面上。

小伙拿起筆,寫了「洪韶佑」三個漢字。

「!」

……

葉北明和霍普金斯仍在路上,他們趕車狂奔,發現前方有一群綠色小人設置障礙。

「是哥布林!」霍普金斯咬咬牙,照這個速度停下也差不多停在它們面前了。

「火盾豪火球の術!」

葉北明直接釋放一個大一點點豪火球過去,一道蘑菇雲升起。

然後對馬施展幻術,不讓其受驚亂竄。

「好厲害,你真的是C級?」霍普金斯估算着這威力估計都A級冒險者的技能強度了。

「對呀,怎麼了,今天才上任的。」羅婭坐在馬車上擺動小腿。

「嗯,沒事了,只是感慨我今天會那麼走運。」

「哈哈,難道今天還是你的生日啊。」

「確實,你猜的真准!」

「呀!那我把你的妻子,女兒救出來,是不是也可以參加你的生日派對了?」

「哈哈,準備到地方了。」霍普金斯開始讓馬減速,慢慢靠近城門。

「例行檢查!」一位騎士喊到。

葉北明展示冒險之證,騎士只是點點頭。

霍普金斯停下馬車,打開後車棚的門,裏面有一堆箱子。

「這都是一些零散的小玩意,有酒、香料、寶石瑪瑙、捲軸、精礦之類的東西。」霍普金斯說著塞了一個銀閃閃的東西到他的手裡 。

騎士點點頭,說:「可以了。」

然後回到城門前喊道:「放行!」

進到城內,霍普金斯找了家不錯的旅館安頓一下馬車。

「所以說,你的資金還有多少?」葉北明眼角一抽。

「只剩下一點點了,不多,也就幾萬白金幣。」霍普金斯沮喪道。

葉北明看着手上的麵包,一枚銅幣可以換一個這個麵包,這一個麵包的品質放在地球華夏也有兩塊錢的價格了。

一枚白金幣等於100金幣,1,000銀幣,100,000銅幣,也就是說……

你TM有幾十萬啊,放在這種封建時代也算是大人物了吧?經營一個小國家都沒問題,畢竟,有一些國家裏面連白金幣沒有。

霍普金斯與葉北明進入旅館,有一個黑袍人在櫃檯旁看着他們。

「這兩位客人,請隨我們走一趟。」黑袍人攔在了他們身前。

霍普金斯大喊:「又是你們,衛兵呢?怎麼放任這種危險的傢伙在這裡亂逛?」

周圍的人都目光獃滯,沒有人理睬他們。

霍普金絲有一點慌了,他問:「發生了什麼?怎麼沒有人起反應?」

「他們全部都中幻術了。」葉北明淡淡開口。

「怎麼辦?」

「暗邪神教,我倒是覺得可以先和他們溝通溝通,也許前面的不是威脅你的意思。」

「啊?」

「你看看,這是我剛剛隨手在牆邊撕來的。」葉北明塞了兩張泛黃的紙。

「通緝令」:發佈人,達克城城主羅伯特,通緝逃亡奴隸霍麗與莎拉,有發現者重賞。

「……」

「所以,你們說知道我老婆和妻子的下落是什麼意思?」

「跟我來你就知道了。」黑袍人揮手,櫃檯的影子出現向下的階梯。

「請。」他做了個邀請的手勢。

霍普金斯看向小蘿莉,徵詢意見。

「下去吧,看看他們能玩出什麼花樣。」葉北明直接第一個走了進去,霍普金斯也隨後。

下去之後是一個走廊,出來後是一個很大的地下空間,**有個祭台,上面有駁雜的血跡。

葉北明突然覺得自己做出了愚蠢的決定。

這下是不是要完犢子了?

「在右邊的房間。」一個蒙眼女人指路。

「好的,謝謝。」霍普金斯點點頭,往右邊走,葉北明也跟上。

「吱呀——」門打開了,裏面漆黑一片……

霍普金斯和葉北明緊張地走了進去,突然,門關了。

難道說……葉北明準備開始戰鬥……

這裏面是——

「驚喜!」

「生日快樂!爸爸(親愛的)!」燈突然亮起,中間有個圓形的桌子,上面放着大大的蛋糕,一個少女和一位婦人站在旁邊,還有一個大叔坐在旁邊。

霍普金斯愣住了。

【任務完成,評級S,獎勵千鳥】

葉北明也愣住了,這神馬情況?

【獲得道具:茅台酒(贈送專用)】

葉北明拿出茅台,說:「我這邊沒什麼好東西,就隨便送送了。」

說完把酒給霍普金斯。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霍麗,莎拉。」霍普金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本在腦補自己的妻女受到怎麼樣的虐待,結果看起來過的似乎還很不錯,還能閑着沒事給他辦生日派對。

「外面有許多壞人想要抓我們,好在遇到了一個好心的叔叔讓我們躲在這裡。」霍麗微笑着回答。

霍普金斯點點頭,莎拉過來給了他一個擁抱:「這段時間你辛苦了,親愛的。」

「姐姐,可不可以告訴我,這幾天有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比如你的媽媽有沒有和這位叔叔到床上打過架?」葉北明湊到霍麗耳邊問。

「你……你把查爾斯先生當什麼人啦?雖然他看上去很猥瑣,但是個好人!」霍麗顯然生氣了。

後邊坐着的那位:你就不能小點聲說嗎?我感覺我沒臉。

「額……好吧,是我冒犯了。」葉北明轉過身去看霍普金斯他們。

「哦,這不是『死人』查爾斯嗎?你或許要為我這半個月以來的倒霉負責任。」霍普金斯憤怒地說著。

「這就是那個臨終把詛咒之物託付給你的朋友。」葉北明問。

「關於這一點,那時我確實差不多是該死了,但暗邪神教救了我。」查爾斯剛想說什麼。

「今天和我們碰面的那個人是你吧?」葉北明冒泡。

「你是怎麼……」他驚訝地沒有說完,另一道聲音響起:

「哈哈哈哈哈哈!查爾斯叔叔,你的背後有小烏龜!」

查爾斯:???

「他就是今天早上要『威脅』我們的人。」葉北明對霍普金斯說。

「那個只是我覺得好玩而已,那一個東西,這位小姑娘看起來似乎可以駕馭,那就送給她吧。」查爾斯笑着點點頭,然後換了嚴肅的表情:

「近段時間你們最好一直待在這裡,畢竟在外面你們已經被通緝了,當然,除了那位小姑娘。」

「額……」想想也對,反正自己沒有被通緝。葉北明覺得這沒毛病。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黑皮倍絲逮兔喲!Hey, peoples day to you! 」

「呼——」

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我現在正在懷疑是敵人的據點內參加生日排隊。葉北明心中低語,看着僱主吹生日蠟燭。

【記得切一塊大的】

啊?葉北明不是很理解,這個系統為什麼要說要切塊大的?

霍麗餵了霍普金斯第一塊蛋糕後,分了一塊大的給了羅婭。

然後蛋糕瞬間不見了。

葉北明:?

【哎呀媽呀,真香啊!】

系統需要吃東西的嗎?葉北明很是懷疑,這個系統該不就是她腦海中的那個看着像嬰兒一樣大小的神明。

【怎麼可能?贊吾不是那種想着把你送給其他狗男人的傢伙】

【畢竟你都變成這麼漂亮的小姐姐了……】

葉北明:難道說……

【把你搞得厲害一點,再召喚出一個更厲害的男人鎮壓你,世紀之戰你敗了就懷孕,想想多刺激】

好,那我擺爛。

【你那麼相信丘比特?萬一他給你整個丑傢伙,至少贊吾會保證給你一個帥哥,你看了都想擊劍的那種。】

葉北明:(メ`ロ´)吃個鳥!

現在都沒什麼食慾了。

【放心,機會多的是】

葉北明不去理它了,再拿一份蛋糕享用。

「剛剛小羅婭送了我一瓶酒。」霍普金斯拿起酒瓶看到了上面的字後愣住了。

「不就是一瓶酒嘛?看你嚇的,哦!上帝!看我這該死的嘴!他不受控制了,這不是古董嗎?」查爾斯大叫。

「哇哦哇哦!」霍普金斯也被傳染了。

「帝朝有一句古話,最適合用來表達此刻的心情了,就兩個字,而且還挺順口的,我忘記了。」

「卧槽!」霍普金斯大喊。

「對!就是這個!卧槽!卧槽!槽!」霍普金斯。

「你們怎麼這麼興奮?這個音量和說好的不一樣啊。」黑袍老頭從門外進來,看到茅台酒瓶的漢字後,眼珠子都快跳出來了。

「啊!偉大的暗邪神!我看到了什麼?」

「卧槽!要用卧槽!」查爾斯和霍普金斯說:「這可是帝朝的酒,多說點家鄉話給它,讓它的香味更濃一些!卧槽!上古時期的美酒!卧槽!」

系統知道這邊的歷史嗎?我太好奇了。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黑袍老頭示意他們靜下來。

「怎麼了?」

「我今天,剛好見過一個帝朝人後裔。」黑袍老頭拿出一張紙,說:「這是他寫出來的自己的名字。」

葉北明:「!」

不會那麼巧吧?

「洪韶佑」

「能不能把他帶過來?」葉北明問,好歹是自己的小弟,既然也過來了,怎麼說也得照顧一二。

「或許,只有真正的帝朝人才知道這瓶酒的正確打開方式。」

「沒那麼誇張,直接喝就得了。」葉北明捂臉。

「你一看就知道是不識貨的,送禮哪有拿這個送的?是我就珍藏起來,留着老友聚集時拿來品鑒。」

「那我收回去?」

「唉,開玩笑的,明明是第一次見面你就送這麼大的禮,我除了在你的冒險之證上打個五星好評也不知道怎麼報答了。」

「確實,明明是第一次見,我為啥送那麼貴重的禮物呢?」葉北明深思熟慮。

查爾斯擺擺手:「這就是所謂的一見如故吧,相見就是有緣,不要在意這些。」

「嗚呼呼,你們要幹嘛?我還年輕,不想死啊卧槽……」洪韶佑哭着被一個蒙面女帶到了這裡。

「斷頭飯有那麼豐盛的嗎?」洪韶佑看着生日宴。

葉北明走到他面前,發現果然是公司那個新人搭檔,不過為什麼他啥也沒變?

「你是?」洪韶佑看着面前的蘿莉,莫名覺得安心了許多,恐懼都煙消雲散了。

「難道,這是愛的力量?」發現自己居然冷靜下來的洪韶佑看着自己面前的蘿莉說著。

「拒絕幼態審美,從你做起!」葉北明直接給他來一記下勾拳。

好傢夥,合著我身為這個前輩的好心救你,你居然想入非非了是吧?

「你在幹什麼?」黑袍老頭一驚。

「哎呀,我懂我懂,錯了。」洪韶佑捂着腦袋道歉。

「咦?他說的話,我可以聽懂了。」黑袍老頭震驚。

蒙眼女人也稍稍動容。

「好了,喝酒。」葉北明做到一邊,讓洪韶佑倒酒。

洪韶佑直接打開茅台給每人來上一杯。

「真香……」

「剛剛怎麼回事?他說的話我們可以聽懂了。」

「秘密,以後,就跟大姐我混吧,不過不要動太多歪心思,否則幸甚至哉,歌以詠志。」

「好的,大姐!」

「剛剛她念的是什麼?」

蒙面女看向老頭。

「喝吧,畢竟這樣的酒,我也不是什麼時候都可以弄到。」

「非常感謝,原神明祝福你。」

喝完酒,黑袍老頭他們不再逗留……

「關於那個帝朝人……」

「就讓他隨有緣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