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方誠的手:「阿誠,是楚修霖在騷擾我,我求求你了,你幫幫我!」
可是此刻方誠看向她的神色,卻很陌生。
那眼裡的哀傷逐漸轉為困惑,困惑又轉為疲憊,疲憊最後對上孟朝晚濕潤的眼睛,就是厭惡了。
他將孟朝晚的手推開:「朝晚,你說楚修霖騷擾你,可他又為什麼要騷擾你?」
孟朝晚耳邊挽着的碎發掉落下兩根,她眸子顫着:「阿誠,你這是什麼意思?」
方誠苦笑:「楚氏企業現在是國內頂尖的龍頭企業,楚修霖身為楚氏企業的總裁,為什麼要騷擾一個有未婚夫的女人呢?」
說到這兒,方誠的情緒也穩定了一些,他摸了摸孟朝晚的頭。
哪怕此刻他覺得他已經被孟朝晚感情上背叛了,他還在儘力將最後的溫柔留給孟朝晚:「所以我才說,我祝福你和楚總在一起。
既然是互相喜歡,就沒必要隱瞞我。」
======第36章======說完,方誠就轉身離開了。
孟朝晚渾身顫抖。
互相喜歡?
什麼時候互相喜歡了?
上輩子是她單戀楚修霖,現在是楚修霖單方面騷擾她。
什麼時候互相喜歡過了!
孟朝晚要追上去,但是楚修霖一下子拉住她。
楚修霖一把拽過孟朝晚,孟朝晚紅紅的眼睛就對上楚修霖的眼睛。
孟朝晚瞪大眼,一行淚從眼角滑落:「楚修霖,你滿意了是吧?
把我和方誠拆散,你滿意了是吧?」
楚修霖面色平靜:「孟朝晚,你冷靜一下吧。」
孟朝晚一把甩開楚修霖的手,她抹着自己的淚。
說著說著,她鼻子也變得通紅起來。
她一邊哽咽一邊把心中壓抑許久對楚修霖的不滿說出:「楚修霖,你從來眼裡只有自己。
傷害到誰你都無所謂,你只要自己開心就行!」
說完這些,孟朝晚特別想要大哭一次。
可是她不想在楚修霖面前這麼狼狽。
她不理解,楚修霖現在怎麼就這麼不肯放過自己?
上輩子對自己不是很冷漠的嗎?
誰知楚修霖在聽到孟朝晚這番話後,居然直接轉身就走。
孟朝晚驚訝地看着楚修霖離開的背影。
楚修霖這是……放過她了?
可是她現在心裏卻是鑽心得痛。
她已經失去方誠了,她身邊一個人都沒了!
……孟朝晚又在公寓昏昏沉沉睡了一整天。
等到傍晚,她才有力氣去打開微信。
她打字發送給方誠,但消息發不出去,只有紅色感嘆號。
孟朝晚又哭起來,楚修霖,我好恨你!
現在方誠把她拉黑,她又該怎麼跟方誠解釋?
孟朝晚猛地又想起,她記得安小琪的電話。
如果拜託安小琪去方誠那裡解釋一下她和楚修霖才是一對,那麼誤會不就解除了嗎?
孟朝晚嘗試去撥打記憶里安小琪的電話,誰知還真的打通。
電話那頭是安小琪的聲音:「喂?
誰啊?」
孟朝晚開口:「是我,孟朝晚。」
電話那頭的安小琪顯然很是慌亂:「你是誰?
怎麼會有我電話?
還跟我以前的朋友一個名字!」
孟朝晚頓了一下,她盡量用一種安小琪能夠接受的語氣:「小琪,你不用管我為什麼會有你電話,我現在只希望你能幫我個忙。」
「什麼忙?」
「幫我去跟方誠說,你和楚修霖才是一對,我和他沒關係。」
這下,是輪到電話那頭的安小琪沉默了。
隨後,她才大笑開口:「我不知道你是哪個孟朝晚,但我現在告訴你,我早就跟楚修霖分手了。
所以不僅你跟楚修霖沒關係,我跟他也沒半毛錢關係。
就這樣,掛了,別煩我。」
孟朝晚驚訝:「分手?」
什麼時候的事?
明明她靈魂消散前,安小琪和楚修霖還在一起的……原來之前在墓地,楚修霖說他和安小琪沒關係,是已經分手了的意思。
孟朝晚苦笑,原來三年過去,很多事早已改變了。
……接下來的一周,孟朝晚在家裡不分晝夜地打遊戲。
失去了方誠,楚修霖也消失。
這苦悶的現實,唯有沉浸在虛擬世界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