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結果卻有了驚人的發現……思緒收回,他目光落在孟寒尋的心臟處,試探開口問:「表哥,蘇馨是三年前突然出現的嗎?
在你……心臟手術結束後?」
聽寧澤提及蘇馨,孟寒尋擰起眉頭,還是點頭:「是,你問這個做什麼?」
心裏的猜測得到確認。
寧澤恍然大驚,看孟寒尋的眼神變了味兒。
咬咬牙,他直接問:「那你知道,她有個前男友嗎?」
第11章孟寒尋一愣,鷹眸微眯:「她的前男友跟我有什麼關係?」
寧澤卻自知失言,忙搖頭:「大概是我想多了!
別放在心上,反正你要結婚了,現在和蘇馨應該也已經分了吧?」
孟寒尋沉默着,冷冷看着寧澤。
寧澤在這樣的目光下,幾乎是落荒而逃:「表哥,那我就先走了!
醫院還有事。」
在寧澤離開後。
孟寒尋臉色瞬間黑下來。
他徑直把給助理叫進辦公室:「給我查查蘇馨前男友是怎麼回事!」
「是,歷總。」
不過一天,孟寒尋就收到了回復。
「歷總,桑小姐確實有個前男友,不過三年前已經車禍身亡。」
助理說著,偷眼去看孟寒尋的神色,欲言又止的開口:「另外還查到,其實桑小姐這幾年在照顧的並不是她的親弟弟,而是……她前男友的弟弟。」
孟寒尋隱約察覺出什麼,憤怒從心底深處滋生。
他臉色黑沉得過分,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話來:「那男人叫什麼?」
感受着風雨欲來的低氣壓,助理心跟着提起,支吾着將那兩個字說出口。
「季洲。」
當這兩個字入耳,孟寒尋臉色倏然鐵青。
腦海中倏地浮現出蘇馨在醫院給孩子取名的記憶!
——「我只有一個條件,孩子的名字由我定。」
——「我希望孩子的名字叫……記洲。」
當時那些疑惑不解,在這一刻真相大白!
孟寒尋怒極反笑。
記洲。
很好,記住季洲。
她懷着他的孩子,卻要永遠記住她的前男友!
助理只覺周遭氣氛仿若一瞬降至冰點,他下意識屏息,頭皮桑名發麻。
下一刻,就見孟寒尋蹭的站起身,徑直朝外走去。
「備車!
去找蘇馨!」
一路上。
孟寒尋想過各種要跟蘇馨當面質問的場景。
然而在推開門時,整間屋子空空蕩蕩,找不到一個人!
「您所撥打的號碼無人接聽……」打過去的電話那頭,回應他的也只有機械的女音。
蘇馨不見了!
6孟寒尋沉着臉,轉而去往她的畫室。
畫室門鎖着。
因為蘇馨家一直用他的生日當密碼,所以此刻孟寒尋也直接輸入自己的四位數生日。
下一刻,刺耳鳴叫響起:密碼錯誤!
指尖一頓,孟寒尋眉頭輕蹙,隨即又重新輸入自己的年份。
密碼錯誤!
孟寒尋嗡嗡作響,腦子閃過助理給他看過一眼的季洲資料,他們的生日數字一樣,只有年份不同,眸色驟然冷沉下來,他攥了下指尖,繼而輸入季洲的出生年份。
密碼正確!
請進咔噠一聲,門開了。
一瞬間。
孟寒尋指尖都是發麻的。
他走進去,這間新的畫室還沒有完全收拾好,滿屋的畫到處堆放。
所有的人物畫,都畫著同一個男人。
曾經,孟寒尋毫不懷疑畫上的人是自己。
但此刻,他站在那副跟拍賣畫相似的雨中撐傘畫前,久久凝視着畫中的男人。
隨即,他目光一滯。
倏地注意到畫中撐傘男人的手腕上戴着手環。
記憶中閃過初見蘇馨的場景,當時她手上就戴着同樣的手環。
那是……她和季洲的情侶手環!
前所未有的震怒席捲而來。
孟寒尋猩紅雙眼,他朝身邊的助理幾近咬牙切齒吩咐——「立刻、馬上,給我找到她!」
「用盡一切手段都要把她給我抓回來!!」
這一刻,他恨不得要殺了她!
敢耍他的人還沒出生!
……三天後。
「歷氏總裁孟寒尋提前舉行跟超模沈嫣然的婚禮!
此刻我們就在婚禮的現場……」電視屏幕上,娛樂記者正用高昂的語氣報道着這場盛大婚宴。
而後,一雙手拿過遙控器,屏幕登時黑下來。
蘇馨轉頭看向安盛明,安盛明擰眉道:「他找了你三天,現在舉行婚禮應該就是想逼你出現。」
蘇馨眸色沉靜,沒有說話。
安盛明又問:「你想怎麼做?」
蘇馨低下頭,摸着肚子。
如今肚裏的孩子已經能感覺到心跳,連着她的心跳一起,心口扯着痛。
半響,蘇馨啞聲開口:「哥,我要去。」
婚禮現場。
身為新郎官的孟寒尋卻顯然心不在焉。
他冷聲問助理:「還沒找到人嗎?」
助理搖頭:「到處都找不到蘇馨的痕迹,從監控上看,她最後出現時,上了一輛陌生的私家車。」
「車牌號呢?」
「查不到所屬車主,有另外一股勢力在消除痕迹。」
孟寒尋臉色黑沉,他拿出手機,再度撥去電話。
這已經是他三天來給蘇馨打第二十八個電話。
耳邊傳來一如既往的等待接通聲。
就在孟寒尋以為又要無人接聽時,嘟聲戛然而止,那頭接通了!
孟寒尋一愣,隨即冷聲喝道:「你在哪?
蘇馨,你最好今天就出現在我眼前!
否則我絕對會讓你後悔!」
那頭回應他的只有沉默。
蘇馨不發一言,只有細微的呼吸聲,讓他知道她在聽。
靜默片刻,她卻掛斷了電話。
孟寒尋神色更為陰鬱,狠狠將手機砸在了地上。
半個小時後。
婚禮正式開始。
盛大華麗的婚禮現場,台上站着一身挺拔正裝的孟寒尋。
婚禮主持站在證婚台前,拿着話筒語氣高昂——「接下來讓我們歡迎美麗的新娘入場!」
話音落地,宴廳大門被推開。
聚光燈隨之落下。
沈嫣然揚起幸福微笑正要踩上紅毯。
下一刻,她身後的禮堂大門卻倏然大開!
四下嘩然聲響起!
「怎麼回事?」
「那是誰?」
心不在焉的孟寒尋抬眼看去,霎時瞳孔一縮。
剛剛才掛了他電話的蘇馨,此刻正穿着跟沈嫣然一模一樣的婚紗,赫然出現在禮堂門口!
第12章人群中討論聲窸窸窣窣響起。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離得最近的沈嫣然。
沈嫣然側過身子,看了看身旁帶來的男人,眉頭擰起:「蘇馨,你這是什麼意思?」
說話間,沈嫣然剛試圖靠近。
在蘇馨身邊的男人已經先一步擋在了面前。
「沈小姐。」
安盛明以警告的語氣喊了她的名字。
沈嫣然神色狐疑看了蘇馨一眼,腦海里記起曾經那些說蘇馨做小三的那些流言,瞬間看安盛明的眼神變了味兒,她張口正要說什麼時。
只見台上的孟寒尋已經來到了面前。
孟寒尋眯起眼眸,靜靜注視着面前這個自己找了好幾天的人。
蘇馨看起來比前幾天更消瘦了,整個人臉色蒼白不少。
孟寒尋原本以為,見到她時,他一定會狠狠掐住她的脖子質問。
如今,滿腔的怒火在胸口熊熊燃起,可他卻異常平靜。
蘇馨就這麼站在他面前,眼裡消退了過往的溫順,眼裡多了絲他看不懂的東西。
很快,她神色平靜喊出他的名字。
「孟寒尋,我給你兩個選擇,娶我還是娶她?」
這話一出,全場寂靜下來。
而後彷彿聽見了天大的笑話般,沈嫣然在旁笑了下。
「桑小姐,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
你待在盛霆身邊三年有感情正常,但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