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門派中的女魔頭第九章 謝謝你,虞宣希在線免費閱讀

門派中的女魔頭第十章 取天絕在線免費閱讀

虞宣希不再去想那些,她壓下憤怒,對着琴幽微微一笑,然後就毫不猶豫地朝他攻去。

在快要碰到他的時候,手中玉笛,瞬間變成一根棍子,毫不客氣地給了他一棍。

可惜,被躲掉了。

琴幽飛到屋檐上,抬手輕輕一彈,無數音波朝着眾人襲去。眾人這才堪堪回神,進入到戰鬥狀態。

當所有人都在拚命抵禦琴幽的攻擊時,虞宣希卻毫不在意打在自己身上的攻擊,她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琴幽。不論是打傷他還是打死他,都無所謂,只要他不是毫髮無損就行。

池妄塵看到虞宣希如此瘋狂的舉動後,臉色一沉,暗罵了一句:「真是瘋了。」

然後提劍就跟了上去,雖然可以不管,但是他還沒聽夠她吹的曲子呢,所以虞宣希她不能死。

琴幽大概也沒想到虞宣希會如此瘋狂,瘋狂到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性命。

虞宣希的速度很快,快到根本看不到人影。

琴幽有些驚訝,但卻也不得不承認虞宣希的速度的確很快,快到他根本來不及反應。

可就算這樣,虞宣希依舊沒能傷到他。畢竟如果就這樣輕易的傷害到了他,那琴幽這個魔君的位置也可以讓給別人了。

琴幽之所以能坐穩魔君之位,還有一個至關重要的原因,他有着絕對的防禦,不論誰都不能輕易傷害到他。

就在虞宣希在想該怎麼辦的時候,池妄塵趕到了,鎏引劍在他的手中散發著微光,一劍下去,琴幽的防禦就破了。

虞宣希當機立斷給了琴幽好幾棍,直接將他給打飛了。

琴幽被狠狠地甩到樹榦上,力道太大,樹直接裂開了。「轟隆」一聲,樹倒了,琴幽輕咳了一聲,他微微抬眸,眼眸中染上幾分怒意。

「我還真是小瞧你們了啊,本來只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態的,可現在我又不想了。」琴幽緩緩站起身,嘴角勾起一抹嘲笑,「虞宣希,溯笙的死是她自己的選擇,是她心甘情願的。在搞不清真相之前,就來恨別人,還真是可笑。」

虞宣希被這段話激怒了,腦子裡那根名為理智的弦差點就斷了,她深呼吸一口氣,咬牙切齒開口道:「琴幽,別覺得自己清高,若不是你設局,母親又怎麼會丟失性命。當年的事情,你比誰都清楚!只是你不願意去承認罷了!」

琴幽像是觸及到逆鱗一般,憤怒地吼道:「夠了!你又懂什麼?!你以為我想她死嗎?!我比任何一個人都希望她活着!」

話落,琴音起。

這一次朝他們襲來的不是音波,而是絲線,速度快力道狠,很明顯這次他動了殺心。

池妄塵挑了一下眉,一隻手攬過虞宣希的腰,一隻手握着鎏引劍攔住這些絲線。

在防守的同時,也在悄悄撤退。

琴幽一下就看破了池妄塵的意圖,直接把他的後路給堵了,讓他無路可逃。

池妄塵不爽地「嘖」了一聲,將虞宣希放好,自己直接提劍就攻了上去。虞宣希還沒來得及攔,就已經看不見他的人影了。

她在心裏默默翻了一個白眼,邊躲避絲線的攻擊,邊看向其他人的方向。

其他人還在和音波鬥智斗勇呢,雖然琴幽只是個元嬰,卻也足以壓着他們打,畢竟在座的各位最高的也只是金丹巔峰而已。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他們遲早會敗的。如果敗了,那所有人都會死在這裡的。其他人虞宣希無所謂,但是晏辭和池妄塵絕對不能死,畢竟他們對她來說還是很有用的。

這樣想着,虞宣希從儲物鐲里拿出虞景曜給她用來求救的東西,用力碾碎。

那現在,只需要拖延時間等待救援了。

虞宣希拿出玉笛,呼出一口氣,輕輕吹響笛子。凄涼的笛音響起,讓眾人都恍惚了一下,這種一聽就感覺很難過的音樂,最容易讓人陷進去。

直接讓琴幽略過池妄塵朝着虞宣希攻去。絲線又密又多,且速度極快,哪怕虞宣希的反應能力已然不錯,依舊受了點傷。

他想打斷她的笛音,因為這是母親最喜歡的曲子之一,往往她心情低落時會吹奏,這也是她死前吹奏的最後一曲。

他越急,破綻就越多,那時間便能拖得越久。

池妄塵想要幫忙,卻發現絲線攔住了他的去路。他剛想要用項鏈過去,一把鐮刀憑空出現在他眼前,還好池妄塵反應快,直接躲開了。

「喲,不愧是被譽為『絕世天才』的人啊,這反應力可以啊。」

池妄塵抬頭看向聲音來源處,就看見大殿上憑空出現了一個人,看他胸前掛着的令牌,便就能知道他是七大魔君之一。

身後突然響起嘈雜的腳步聲,池妄塵迅速朝後看去,就看到了一大批魔兵正朝着這邊趕來。他瞳孔微縮,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

這些動靜也吸引了虞宣希和琴幽的注意。

在虞宣希看到另一個七大魔君的時候,心都涼了半截,想要撐到虞景曜趕來,怕是有點難了。

琴幽看到自己同事的時候,直接張嘴罵道:「靠!肅蘭你又來搶我功勞!」

肅蘭聽到這話,直接送給琴幽一個大大的白眼,道:「誰稀罕和你搶功勞,是魔尊臨時改變了主意,要他們所有人的命。」

琴幽:「可……之前不是說,只殺池妄塵一個嗎?」

「你也知道那是之前啊。不過我也猜不透魔尊到底在想什麼,就突然就改變了主意。」肅蘭無奈地聳了聳肩,「行了,有什麼事之後再聊,先幹事吧。」

聽到二人的對話,其他人都有些絕望了。一個魔君他們都只能勉強對抗,現在又加上了一個魔君和一群魔兵,怕是……九死一生了。

有的人已經在小聲抽泣了,有的人雖然瑟瑟發抖卻再強裝鎮定,有的人想要求救,卻發現求救信號根本發不出去,而有的人已經做出了一副決絕的模樣,要和魔族死戰到底。

肅蘭看到他們的反應,很滿意地笑了笑,正想着要先殺誰來讓他們更憤恨絕望一點的時候。池妄塵直接來了個偷襲,給了他一劍。

肅蘭看了一眼自己被劃破的衣袖,不悅地「嘖」了一聲,「誇你一句你還上天了?真覺得自己無所不能了?那我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差距。」

肅蘭不喜歡留有餘力,從來都是全力以對。所以池妄塵被打的有些狼狽,但對於他來說,肅蘭還是差了點,畢竟自己經常遭受大長老的毒打,反而習慣跟比自己強的人對打。

除了狼狽點,也沒啥。但問題就是,他自己一個人可以逃走,然後去求救。

可現在魔族虎視眈眈,他不能走,也走不了,因為一旦他走了,這些人就都活不了了,所以他必須堅持下去。

另一邊,虞宣希已經快要堅持不下去了,元嬰和金丹之間,終究是差了一大截。絲線將虞宣希狠狠纏繞住,令她無法動彈。

琴幽冷漠地看着她,語氣里卻全是惋惜,「虞宣希,你畢竟是溯笙的孩子,我不會殺你,還會向魔尊求情放過你的。只是可惜從那以後你再也不能修鍊了。」

虞宣希冷笑,她才不要呢,現在好戲才剛剛開始呢。

她深吸一口氣,然後大聲喊道:「琴幽!收起你這幅假惺惺的模樣!我不稀罕!有本事就殺了我!」

琴幽直接無視了虞宣希,可肅蘭不會無視她啊。

肅蘭直接給了池妄塵狠厲一擊,將他打傷,讓他無法來幫忙。

然後就朝着虞宣希攻去,速度快到琴幽都沒反應過來,那一刀就直接砍在虞宣希身上,將琴幽的絲線都給砍斷了。

這樣似乎還不夠,肅蘭又給了虞宣希一腳,她直接飛了出去,狠狠摔在地上。

一時間,呼喊聲、尖叫聲和怒罵聲此起彼伏的響起,讓虞宣希覺得腦子嗡嗡的。還沒等虞宣希緩過來,就有人狠狠拽住她的頭髮,迫使她抬頭。

肅蘭:「你就是那女人的女兒?長得倒是不錯,可惜和她一樣,看到就令人心煩。」

虞宣希冷笑:「呵。」

肅蘭:「喲,還有力氣冷笑啊,看樣子我打得都是輕的。」

話落,那隻拽着她頭髮的手,直接下移到她的脖頸處,然後狠狠掐住。

肅蘭:「既然你都主動送上門了,那就先殺你來解解乏吧。」

「你……也……配?」

虞宣希艱難地說出這句話,雖然被掐着脖子,但雙眸卻冷得嚇人。

肅蘭直接氣得將人再次丟了出去,這次虞宣希被狠狠地甩到了樹榦上,她劇烈地咳嗽了幾聲,咳出了一大口血。

看到這樣的虞宣希,琴幽有些不忍,他剛想要開口,就被肅蘭一個眼神給嚇得咽了回去。

肅蘭緩步朝着虞宣希走去,面上帶着戲弄,語氣嘲弄,「虞宣希,就憑你這個樣子,誰給你的勇氣不甘的?你也配罵琴幽?」

虞宣希緩緩抬起頭,朝着肅蘭微微一笑,眼神卻冷得像寒風一樣,「肅蘭,就算你再怎麼為琴幽抱不平,他心裏也不會有你的。」

這句話虞宣希說的很輕很輕,所以琴幽根本聽不到,但肅蘭卻能聽到。

肅蘭腳步一頓,眼神瞬間變得犀利起來,看向虞宣希時像是在審視她一樣。

虞宣希閉了閉眼,心裏算着時間似乎差不多了,然後就聽到了劍劃破空氣的聲音,有人顫抖着抱住了自己。

聞到熟悉的味道,虞宣希徹底放鬆了下來,過重的傷勢令她直接昏迷了過去。在昏迷前的最後一秒,她聽見父親那溫柔的令人安心的聲音。

「沒事了希兒,現在父親來了。」

等醒來,已經是三天後。

虞景曜正在給虞宣希喂葯喝,他眉宇間儘是心疼,語氣柔和的不像話,「希兒,都是為父不好,沒有調查清楚,害得你受了這麼重的傷,都是我的錯。」

虞宣希笑着搖了搖頭,「這怎麼是父親的錯呢?還不都是因為魔族狡詐,而且宣希這些不過都是小傷,只要大家都沒事就好了。」

聽到這番話,虞景曜更是一陣心疼,他將葯碗放下,輕輕抱住虞宣希,輕聲說道:「可是希兒,我倒是希望你自私一點,以保護自己為重。」

虞宣希輕輕拍了拍虞景曜的背,安慰道:「我那是有把握才會那麼做的,宣希不會傻到連自己性命都不顧的。」

「希兒,下次別再受這麼重的傷了,我……真的受不了。希兒,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長大啊。」

虞宣希沒有說話,她只能抱緊一些虞景曜,讓他不要那麼擔心了。

過了一會兒後,虞景曜想讓她好好休息,便離開了。

虞景曜離開沒一會兒,池妄塵就來了,他手裡拿着好幾個小白瓷瓶,見虞宣希在看,便笑着解釋道:「是師弟師妹們非要塞給我的,說是為了謝謝你的。」

虞宣希點了點頭,意識池妄塵將東西放在桌子上就行。

池妄塵將東西放好之後,猶豫了一下,他還是開口了:「你是什麼放出求救信號的?師弟告訴我,當他想放出求救信號的時候,發現已經根本送不出去了。」

虞宣希:「我是在……你和琴幽對打的時候,放出的求救信號。」

池妄塵疑惑:「為什麼在那個時候放出求救信號?你已經猜到他有後援了?」

虞宣希:「沒有,當時沒想那麼多,只是覺得我們敗只是時間問題。如果我們敗了,我們就會死,但是我不想死,也不想你死,畢竟你還欠我一個人情呢,那時我就覺得必須有人來救我們,所以就放出求救信號了。」

池妄塵一愣,他怎麼都沒想到虞宣希會是因為這個理由,他輕咳了一聲,道:「不管怎麼說,你都救了我一命,所以我還是要和你說一聲謝謝。謝謝你,虞宣希。」

虞宣希微微一笑:「不用謝,反正你又欠我一個人情這件事我已經記在心上了。」

聽到這話,池妄塵也笑出了聲,「嗯,有需要我的地方就告訴我吧,我會竭盡所能幫你的。」

「那就希望你記住這句話。」

「我不會食言的。哦對了,這個項鏈還給你。」池妄塵說著就要將項鏈取下來,卻被虞宣希出聲阻止了。

「不用還給我了,這個東西留在你身上還是有用的。」

池妄塵取項鏈的手一頓,在確認虞宣希不是在開玩笑,便毫不客氣地收下了。

「那我就先帶着了,今天就說這麼多吧,你也該好好休息了。」池妄塵邊說邊起身朝着門口走去,卻在快要出去的時候停下了腳步,他轉身對着虞宣希笑了笑,「雖然最後結果如你所願了,但還是別再用那麼瘋狂的辦法,太危險了。」

說完,人就已經離開了。

虞宣希看着緊閉的門,微微一笑,可惜了,她就是瘋子。

反正這場賭局贏的是自己,過程如何又能怎樣呢?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沒能打傷琴幽和肅蘭。

真是太可惜了。

屋外,晏辭站在距離虞宣希房間不遠處,赤紅的雙眸靜靜地看着,心裏卻在想,虞宣希果然是個很危險的人。

一個瘋狂卻很聰明的人,但……也是個很厲害的人,令晏辭佩服。

至少晏辭做不到像虞宣希那樣,犧牲自己來拖延時間,讓所有人得救。如果是晏辭,他才不會那麼做。對他來說,一切以自己的性命為重,畢竟他就是如此自私。

如果晏辭知道虞宣希其實並沒有那麼大義,只是想救他和池妄塵,才選擇犧牲自己的。他一定會當場愣住,然後耳朵會微微泛紅。別問,問就是害羞了。

等虞宣希修養幾日後,眾人便啟程回去了,各回各門。

由於虞宣希救了眾人,古樺門和原樂宗送來了許多禮物,以表感謝。而流行派一事,也交由古樺門來處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