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話落只聽家丁敲門,道:「老爺小姐,郎中已經到前廳候着了。」
洛父看向女兒,勸道:「汐兒,就讓他為你看上一看,說不定真的能夠治好呢?」
洛汐眠無奈應下,她很少去拂爹爹的意思,那日拒絕相看還是頭一次。
……洛府前廳花團錦簇,雕花窗桕中射進細碎的陽光。
有一欣長的黑色人影立於前廳**,仙氣凜然。
「這些都是咱家小姐做的,她平日里愛做這些。」
接候的小童見這位郎中如此注意這花草,主動解釋。
正說完這話,便見長廊中家主領着小姐走來。
洛汐眠見到這背影時,還十分恍惚。
這人實是像極了那晚見到的人。
待他轉身看她,洛汐眠嚇得差點又咳出血來。
她拿着帕子掩面,像是要將自己藏起來,叫謝荀雲看得好不有趣。
與家主打過招呼後,謝荀雲走上前,道:「洛汐眠,洛姑娘。」
洛汐眠微怔,不知為何聽他叫自己的名字,只覺得心中抵觸之意更甚。
她沒應,單垂下眼眸,斂去心中思緒。
謝荀雲又道:「洛姑娘,可否讓謝某看看脈象?」
洛汐眠微微點頭,小步坐上雕花紅木椅,月牙色的衣袖露出細小白皙的手肘。
下一瞬,便感受到謝荀雲溫熱的指尖觸碰。
謝荀雲斂眸,嘴角勾出一抹不經意的笑。
然而在接觸到洛汐眠的脈象後,他清冷的眼眸閃過一絲詫異。
緊接着,冷峻的臉龐變得愈來愈凝重。
洛汐眠錯開眼,倒也談不上失望,畢竟她一向知道自己的病好不了。
所以恐怕又要讓爹爹失望了,只是她覺着爹爹請謝荀雲過來應不只是看病這麼簡單。
「洛姑娘無需憂心,你的病謝某一定儘力。」
謝荀雲看她,縱容心中無底,但眼眸中的堅定得讓洛汐眠徹底慌了神。
像,實在是像。
像極了近日夢裡傷害自己的那人。
她抽出手,帶着疏離:「謝公子,我的病我自己知道,您回去吧。」
「你是要趕我走?」
謝荀雲又抓回她的手,眼眸中的神色驟然冷卻。
他又道:「洛姑娘,你可知洛家主請謝某來還有另一層含義。」
洛汐眠抬眸看他,喉嚨中彷彿有根刺卡得身體僵硬。
謝荀雲俯身,溫涼的氣息打在她的脖頸:「聽聞洛姑娘已到及笄之年,可知洛家主中意的是哪家的公子?」
======第17章======前廳兩側,花團錦簇,日光氤氳。
謝荀雲俯身而起,拱手向另一側端坐的洛家主,道:「洛姑娘的病在下能治,但有一藥引尚不可或缺。」
聞言,洛家主大喜:「謝公子要的是什麼葯?」
「魔血草。」
謝荀雲長發如墨般散落在黑衣上,舉手投足間透着天然的高貴與優雅:「謝某願與洛家主一同前往血魔淵,為洛姑娘取來魔血草。」
「不可!」
洛汐眠猛地站起身,氣血因焦急湧上喉間,引得她咳嗽不止。
謝荀雲轉身握拳看她,漆黑眼底閃過一絲晦暗,洛汐眠掩帕微咳:「謝公子,那魔血草長於血魔淵深處,裡頭何其兇險,洛女受不住謝公子如此大恩。」
她的身體她十分清楚,又怎是一個魔血草能治的。
謝荀元再忍不下扶住了她的背,掌心隱隱向她傳遞溫和的靈力。
「你受得住。」
嗓音低沉。
洛汐眠偏頭看他,卻被他眼裡的熾熱微楞。
四目相對,空氣倏然靜謐。
謝荀雲盯她盯得極緊,洛汐眠只覺得心中的抵觸越發強烈。
她錯開他的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