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你在幹什麼?

第十章 死變態

  「想什麼呢?」
  「沒,沒想什麼。」我緊了緊手中的信封,說:「還是太多了,媽,要不你拿回去點。」
  「外面不同家裡,需要錢的地方多了,你都收着。」媽媽搖了搖頭。
  我又問了問姥姥的病情,一提到這個,媽媽便嘆了口氣,說年輕的時候沒多陪陪他們,現在陪他們的時間總覺得不夠用了,覺得很愧疚。
  媽媽在這個家過的辛苦,老人又生病,哪怕她很少提她的辛苦,我也能聽的出來。
  我聽到這話,心裏也難受,低聲安慰了媽媽。
  「在外面小心點,遇事……」
  「遇見事我一定忍,媽你就放心吧,我什麼樣你還不知道么?」我勉強笑着拍了拍她的手。
  媽媽看向我,眼裡忽然浮現几絲愧疚,然後就聽到她說:「這些年也苦了你了,一直受欺負,可遇見事情不忍的話,會引發更大的衝突,你爸就那樣去世的,我不想你和他的下場一樣,你能明白么?」
  「明白,我明白。」我點了點頭。
  「總之,遇到事情千萬別衝動,媽媽就你這一個兒子。」媽媽說。
  「去了學校要好好學習,這樣以後才有出息。」
  「我一定好好學習,以後多賺錢,帶着你離開這個地方,我們選一個喜歡的地方生活。」我說。
  「說這個做什麼,你後爸雖然有些毛病,但他人其實不壞。」
  我媽人好,對旁人的一些毛病包容心很大,也很有責任心,也不會說旁人壞話,但我後爸怎麼樣,我自己心裏清楚,我就想要反駁,就聽到我媽說:「不早了,你明天還要上車,早點休息。」
  我聽到這話,頓時將之前的話吞了回去:「好,那媽你也早點休息。」
  媽媽回到了房間,我躺在沙發上看着天花板有些睡不着。
  馬上就要離開這裡,但我對這個地方卻沒有絲毫的不舍,畢竟這個地方唯一讓我不舍的只是我媽。
  我和她很少分開,這一次估計要分開個半年了。
  我想着很多事,心裏很亂,也會想到我和林媚發生的事。
  就在我強迫着自己,想讓自己睡着時,忽然聽到砰的一聲。
  就看到我那屋子的房門被人從裏面打開……
  張妙琪搖搖晃晃的往外面走。
  她今天喝了很多,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一個女孩的酒量竟然會那麼好。
  不過酒量再好也會喝醉,當時她就醉着回去睡的。
  現在她卻出來了。
  我依舊躺在那裡。
  過了一會,我發現張妙琪來到我的身邊。
  「廁所,廁所……嘔……」她說著說著忽然嘔了一下。
  我一愣,然後覺得有些不妙。
  她長時間沒來過這了,喝醉了又迷迷糊糊的找不到廁所……
  看她的樣子,她難道不會在這裡吐了吧?
  我趕忙坐了起來,可還是晚了,張妙琪哇的一聲嘔吐了起來。
  吐到了沙發上,當然……也吐到了沒有離開沙發的我的身上。
  我當時就懵了,也覺得噁心,趕忙站了起來硬抱着張妙琪。
  張妙琪還在嘔吐,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把她弄到衛生間的,也不知道我的身上沾了多少的嘔吐物……
  我拍這張妙琪的背,她嘔吐了很久之後,終於吐乾淨了。
  我拿了毛巾給她擦了嘴,又拿了水給她漱口。
  她迷迷糊糊的,但也知道漱口,將水吐了出去後,她身子一軟,站不住了。
  我嘆了口氣,一把將張妙琪抱了起來往屋裡走。
  張妙琪眯着眼睛,喃喃的說著什麼,我也聽不清楚,就聽見一個人名,似乎叫做沈生。
  我也不想聽清楚,不想管那麼多。
  廢了很大的勁給她抱到了床邊,我沒給她直接扔在床上,而是先將她放下,讓她靠在我的身上,我先脫了自己的上衣,然後就開始脫她的外衣。
  不是我要對她做些什麼,而是我的衣服上有着太多嘔吐物,她的身上也有。
  而她因為喝醉了被送回房間的,所以外衣還穿在身上。
  我脫掉之後就扔在了地上,那上面全是嘔吐物。
  然後將她再次抱起。
  這次抱她的時候,我覺得手下一片光滑,將她放在床上的時候我才看清楚,她裏面竟然只穿着黑色內衣……
  大片的風景出現在我的眼前,在燈光下,她那小麥色的皮膚顯得十分誘人,燈光讓她的皮膚色發亮了一些。
  左邊的肩帶脫離了她的香肩,讓她左邊的胸露出的地方更多,我忽然很想捏一把,感受一下……
  我很快搖了搖頭,想給她蓋上被子,將這個少女露出的風情掩蓋上。
  但就在這時,她的喃喃聲越來越大,我也終於聽了清楚。
  「沈生,你為什麼和那個婊子在一塊,為什麼……」她喃喃的說。
  我的動作立刻停頓了一下,在我停頓的時候,發現她忽然伸出了手抓住了我的手。
  「沈生,是你么?是你么?」她喃喃的問。
  我知道她是喝醉了抓到了我就將我當成了那個叫做沈生的人了。
  我沒有接話,她就繼續說著:「你,你別走好不好,那個婊子不是好東西,你別走好不好。」
  我一邊溫和的說好好好,一邊想讓她把手放開。
  「嘻,不走了,不走了,真好。」她笑了一下,一副很滿足的樣子。
  我心中一松,就在這時,她的手忽然用力,我沒什麼防備,也根本沒想着她要拽我。
  腳絆了一下,加上她的用力,我頓時撲在了床上。
  床上就是她,這一撲,就將她壓在了身下。
  她眯眯着眼睛,到現在都沒發現是我,反倒將我認成了她口中說的那個男人。
  她猛的一摟我,我門兩人貼的更近,我的臉都貼在了她的胸口。
  柔軟中帶着彈性,很緊實,和林媚的感覺不同……
  這是我的第一想法,我就要起身,我根本沒想着占她便宜。
  可我越是要起身,她的手就越用力,還喃喃的說著不要走……
  就在這時,我聽到了吱呦的一聲。
  似乎是別的房間開門的聲音……
  「妙琪,睡覺門怎麼不關啊……孟宇,你在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