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6章(2)

還懸在空中,顯然無法與之匹敵。

所以我也無法進入16層,看來只能再向下攀一層,直接回我居住的出租屋裡了。

因為還隔着一層玻璃,我心下稍安,沒有看三隻面目猙獰的行屍,繼續穩步向下攀登。

但即將下降到窗檯的時候,意外又發生了。因為無處落腳,我只把腳踩在了移動玻璃窗中間。

但老化的玻璃窗不吃力,在我蹬着窗面向下移動時,一下裂了開來,連着窗框斷成幾塊。

三具行屍見狀,嘶吼着向懸在半空的我撲來。

我大驚之下,連忙收回腳,手上放鬆向下多走了幾步。腳踩住了陽台的水泥底座的部位。

那三具行屍繼續把身體探出窗檯對着我嘶吼。

這時,它們向外探出的身體,把半截連着鋒利玻璃斷面的窗戶擠出了窗外,在槓桿原理作用下,玻璃斷剛好用一個斜着翹起來的角度抵住了我的攀登繩。

而三隻行屍六隻爪子拚命的向我抓來,身體不斷的向前擠擦,也導致玻璃斷面不斷的和攀登繩相互摩擦。

這繩辮大部分是棉布組成的,雖然堅韌,但不耐磨、不耐割。

在玻璃斷面和繩子摩擦了幾次之後,與玻璃接觸的那部分迅速割裂,上下彈出兩朵布花。

我當即大驚,樓上的陳響東和葉子也叫出了聲來,因為繩辮隨着幾隻行屍的動作,眼見着繼續被緩慢切斷。

我不及多想,從記憶里搜出消防員繩降的動作,準備學着消防員的速降動作,一下跳到十五層陽台上。

我雙腳用力在水泥牆體蹬起,待身體盪開後迅速放繩。

但我低估了自由落體的速度,一下子放繩太多,我身體下落超過了十五樓的欄杆,直直朝着14層的玻璃窗撞去。

沒辦法,我只有緊抓住繩體,屈起腿,在即將接觸玻璃窗時用力一蹬,14樓的封閉陽台的移動窗戶被我一腳蹬掉。

而這時我感覺手上向上的牽引力一松,整個人向下墜去。

幸好蹬掉窗戶後,我身體大部分已經進入了14層陽台範圍,在空中迅速扭了下身體,整個人還是掉在了14層陽台之上。

14層的陽台和卧室連為一體,而且:

陽台的移動窗戶被我一腳蹬進了卧室中拍到了一張雙人床上,沒有原地下落碎裂;

而這家應該也是有孩子的,陽台上鋪着一層厚厚的爬行墊;

繩子斷裂時我已離地面只有不到兩米的距離。

所以,雖然摔落,遭到了撞擊和翻滾,難免造成了一些磕碰傷和肌肉拉傷,但終究沒有嚴重撞傷摔傷、割裂傷等大礙。

我沒敢大意,迅速站起身來,一邊活動身體檢查是否有問題,一邊戒備,防止有行屍突襲。

所幸這間房裡並沒有行屍衝上前來撕咬我。

仔細快速檢查了房間,發現1404屋裡是空的,沒有人或行屍在家,大門也緊閉。

沒有行屍的威脅,我緊繃的神經放鬆下來,也感到了後怕,雖然我身體似乎變強了一點,但從十幾層的高度掉下去,我同樣會變成肉餅。

回到陽台,探出腦袋向上望去。見我探出腦袋後,陳哥和葉子臉上的焦急表情轉變為驚喜。

向二人伸出大拇指表示沒事,我又輕輕喊話告訴二人:

「我掉到14樓了,我看有沒有吃的,先給你們弄上去。」惹得頭頂上兩個行屍「嗬嗬」直叫。

說完我轉回房間,在廚房、客廳里翻找起來。

現代社會的好處就是物資豐富。我找到了一箱蘋果,兩箱牛奶,一包小麵包,冰箱里西紅柿、黃瓜之類的東西也有一些。

於是我把東西搬到窗口,探出頭向陳響東招招手。

一條由剩下的布料接着我原本的攀登繩組成的新繩子垂了下來,上面還拴着葉子姑娘的書包。

我隨便撿着能迅速進嘴的東西,把書包裝滿,讓陳哥拉上去再放下來。

如此再三,給18樓的二人輸送了不少食物,他們把我的鋼棒也垂下來給我了。

然後我對二人說:「我想辦法把你們樓上的行屍都引下來,然後我們再匯合。」另外還約定以拉繩為號,保持聯繫。

我自己也坐下來補充了點能量,自從高燒暈倒醒後,飢餓感時常伴隨着我。

但在規律進食了一段時間之後,應該是身體機能得到了修復,器官中也有了營養儲備,不會再像剛醒那一次一樣彷彿來自靈魂的飢餓感。

吃飽歇足,我站起身來輕輕走到門口,然後稍微用力敲了敲門,等了一下沒有任何聲響。於是右手抓緊鋼棒,左手打開大門,我將身體向外緩緩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