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7章(2)

「小哥哥,你們住在幾層?」

我趕忙收回心神,幾句話大致介紹了一下,我是從15層一直殺上來的。

女孩聽到我說從15層一直清除行屍到28層,一把抱住我的胳膊搖晃,直誇我厲害。

感受着胳膊傳來柔軟的碰撞感覺,我心神不由得蕩漾起來。

正準備再跟這美女聊幾句時,突然聽得陳哥低喝一聲,我猛地驚醒過來,沖向2804號房。

只見陳哥已經退到了門口附近,他前面三隻行屍正在撲近。

陳哥且戰且退的急聲說到:「汪挺快跑,行屍很多!」

我不退反進,將逼近的最前面一隻女性行屍砍倒,掩護陳哥一起後退,但我隨即發現,這三隻行屍後面,影影綽綽的全是行屍。

在我觀察的這會功夫,又有一隻行屍撲上來,被陳哥推着胸脯,一鎬釘在對方太陽穴上。

但我們殺掉兩隻行屍這麼一耽擱,幾隻行屍從糾纏陳哥的行屍身後竄出後,封住了通向樓梯的門。

我沒辦法,只有一腳蹬倒撲向陳哥的一隻行屍。一把拉住陳哥,向唯一的退路,2803室的門口疾步而去。

住在03的女孩早在看到行屍出門的第一時間就奔進了房間關上了門。

我瞥見身邊走廊上有一輛單車,連忙抓起,橫在我和陳哥身前充當盾牌,抵擋着衝來的行屍,然後喊道:「陳哥!敲門!」

陳哥速衝到03門邊大力拍了幾下門,然後轉過身來,一手幫我穩定着單車,一手拿着冰鎬猛擊最前的行屍。

兩人砍倒三四隻行屍,我扭頭望去,發現門還沒開,就說:「陳哥你抵一陣,我再去敲下門!」

陳響東接管單車後,我迅速又跑到門口,用斧柄大力敲擊了幾下大門後回身繼續迎戰,但門始終未開。

我心一沉,看來這個女孩顯然是不準備開門了。

看着一波波衝上來的行屍,我咬緊牙關和陳哥一斧斧、一鎬鎬的向行屍頭上招呼。

好在行屍不懂合作,雖然輪番上前,但並沒有形成向前推擠的合力。我們兩人兩手居然也堪堪推住了單車,擋住了行屍們的前進腳步。

我們一人抓在單車前叉,一人抓在單車後叉,行屍恐怖的面孔隔着單車輻條,張着血盆大口對着我們嘶吼。

那些嘴巴一張一合的被隔在單車輪胎之後,始終無法咬到我們的手。而被我們砍殺而倒斃在地上的行屍也成為了一道天然的障礙。

再加上新裝備野營斧以及冰鎬也十分順手,讓我們們二人能夠有點底氣,打起精神並肩奮戰。

我們從縫隙中用尖銳的一頭釘進行屍眼窩;用斧頭、鎬頭劈砍在上方露頭的行屍腦側;用腳踹倒想從下方擠進來的行屍並補刀……

我們在這一戰中既動手又動腦,一方面要花精力對付我們直面的行屍群,還要時時注意腳下,防止可能有趴倒的行屍攻擊我們的腿腳,其間經歷了多少兇險當真無法細言。

在我們的努力劈砍之下,行屍一隻只的倒了下去,現在只剩下兩隻還在我們身前。

一張血盆大口正張得大大的,對着我「嗬嗬」嘶吼着。

這張嘴巴里的牙齒上血肉模糊,不只是哪位鄰居的半條小指,還嵌在這張嘴巴上顎,缺了一顆門牙的地方。

我一斧從對面行屍的太陽穴劈入,對方渾身一震之下,便軟軟倒在了地上。

扭頭望去,陳響東的冰鎬也釘在了最後一隻行屍的太陽穴中。

我們倆這一番戰鬥,都有點脫力的感覺,所以背靠着走廊的牆壁大口喘着粗氣。

不過這一戰之後,我們的目標已經達成,我可以到樓頂去,觀察這個城市已經變成什麼樣子了。

幾分鐘後,03的門打開,美女鄰居一手拿着兩瓶礦泉水,一臉關切的走到我們身邊:「二位哥哥都沒事吧,快喝點水!」

但這關切的神情沒有撐多久,她被撲面而來的血腥氣和滿地鮮血腦漿的刺激之下,捂着胸口吐了起來。

我和陳哥沒有答話,更沒有接女孩手上的水,只是站起身來走向了2804房間內。

房間內再沒有行屍,我發現2804陽台也沒有封閉,卧室的陽台門也是大開,大致推測出為什麼有這麼多行屍在04號房裡了。

想來剛才播放音樂引屍時,聲音從28樓陽台傳進來,又從大開的入戶門中傳到走廊、樓梯間,所以引得這幾層的行屍都集中到了2804室。

我們沒有在這裡多待,也沒再管站在03室門口,對着一地屍體拚命嘔吐的美女鄰居,向著樓頂天台行進。

通向頂樓的安全門常年被一把掛鎖鎖住,我一斧砍掉掛鎖的門環,拉開了通向天台的大門。

滿地倒斃的行屍都是頭部受創,所以現在樓梯間里充斥着一股難聞的腥臭氣息。

這讓我急需走到天台呼吸一點新鮮空氣。

正待走到天台圍欄前向下查探,我們卻聽到逃生樓梯間傳來了腳步聲,我們都沒有戒備,因為能聽得出這些腳步和行屍那種雜亂無規則的腳步聲的不同之處,況且也沒有恐怖的「嗬嗬」嘶吼。

幾個身影陸陸續續的從天台安全門走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剛才1803的美女也在其中,大多數人的神情都摻雜着恐懼、落寞、木然的複雜情感。

大家不約而同的望向西邊的落日。

我很清楚的知道,即便世界末日了,太陽依然會照常升起、落下。

我很希望在末日中能夠找到能並肩作戰的夥伴,甚至親密陪伴愛人,來陪伴我繼續在這個世界中活下去。

但我很清楚,能夠讓自己放心的交出後背,也能夠讓我毫無防備的和他共同欣賞夕陽的,一定不是背後的這些人。

今天白天的天氣一直都很好,萬里無雲。

所以,到了傍晚之後,遠掛在天邊的夕陽,將晚霞染得火紅一片。

要是在三天之前的任何一個傍晚看到這一幕,我會愜意的專心欣賞這美麗的遠景,體會自然的壯美。

但現在我卻提不起一點欣賞的興趣,因為只要一低頭,就能看到樓下的所有街道上,都滿是遊盪着的可怖身影。

車輛橫七豎八的停在路面上,到處都留有鮮紅色的血跡。

偶爾,四面還會傳來,不知從哪裡發出的慘叫聲。

剛才那一場與十來只行屍殊死搏殺的場景,又一次的出現在了腦海中,提醒我這才是現在的真實世界。

怔怔的望着樓下遊盪着的行屍,我終於接受了現實——世界終究是變了。

今後我必須與這些醜陋、可怖、兇殘、貪食,但卻曾經是同類的行屍共存於世間,和它們周旋、躲避、戰鬥,才能讓自己好好活下去。

我面對着夕陽呆站了一會,回想了這三天的經歷,剛才被十幾隻行屍圍攻所帶來的緊張情緒似乎也慢慢的得到緩解。

我輕拍陳響東胳膊,說:「陳哥,咱們去接葉子上來吧。」

經過美女身旁時,她剛大吐特吐了一番,現在臉色慘白,但依舊強撐着笑顏如花的掛住我手臂說:「小哥哥,我能加入你們嗎?你可以保護我嗎?」

這回我沒有看她那張漂亮的臉,輕輕抽回手,一邊向樓下走一邊說:「我保護不了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