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日屍潮:罪魁禍首竟是我第1章 現在喪屍這麼弱在線免費閱讀

末日屍潮:罪魁禍首竟是我第2章 被當成舔狗在線免費閱讀

陰暗潮濕的走廊盡頭,燈光忽明忽暗,烏泱泱的人手持尚在滴血的刀具,面露猙獰可怖,眼中閃爍着嗜血的光芒,一步步朝着葉玄走來。

「我救你們,為何要害我!」

望着往日朝夕相處的同伴,葉玄不斷後退,難以置信大聲質問。

「只有H市才是人類最後的避難所!你不過是想將大夥圈養在這座孤樓里,讓每個人成為你的奴僕!」

女人冷厲的聲音從人群背後傳來。

嘩啦……

一時間,所有人紛紛朝着兩旁退去,讓出一條路來。

「林雅媛!」

葉玄瞪大雙眼,難以置信。

「物資庫的鑰匙就在他身上!拿到物資大夥就去H市!」

林雅媛眼神帶有一絲戲謔與冰冷,絲毫沒有往日柔情。

話音一落,兩旁眾人一擁而上,手中閃着寒芒的刀具棍棒頓時朝着葉玄身上劈砍而去。

「啊……」

絕望不甘的慘叫聲響徹走廊,血光四濺,白森森的骨頭裸露出來,腕骨鑽心的刺痛刺激着葉玄的每一條神經。

「林雅媛,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

「砰!」

狹小的出租屋內,瀰漫著濃重的煙味,葉玄點上一支雙爆珠555,癱軟在椅子上,貪婪的深吸一口。

撲街七年,他不知太監了多少本小說,這本發表在西紅柿小說網,以他名字為主角的《末日屍潮》要再撲街,他就打算工地搬磚。

一看時間已經到了凌晨兩點,葉玄直接倒在床上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窗外轟的一聲巨響將他驚醒。

透過窗帘,只見漆黑的夜空閃爍着刺眼紅芒。

「他媽的,誰晚上放煙花,必須舉報一波!」

剛拿起手機,又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從窗外傳來,就連整棟樓都在顫抖,天花板上的牆皮紛紛墜落。

緊接着,嘟嘟嘟……樓下車子警報聲此起彼伏,瞬間吞噬整座大樓。

「草,大晚上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就在他打開窗戶準備怒罵之時,映入眼帘的一幕讓他徹底驚呆了。

只見遠處火光衝天,爆炸升騰起的蘑菇雲點燃整個夜空,刺眼奪目,整個城市陷入一片火海。

葉玄第一反應是打仗了。

「一定是小日子,瑪德,都2025年了,小日子還能反了天不成!」

讓葉玄懟編輯,他肯定不敢。

但讓他揍小日子,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

一時間,銘刻在靈魂深處的出廠設置被激活,葉玄怒火中燒,作勢要尋找傢伙。

他是個孤兒,不求族譜留名,但一想到以後英雄紀念碑里有他一份,就熱血沸騰。

就在準備大幹一場之時,卻見樓下,一個光頭男子正伸開雙手,以詭異的姿勢追趕住同住一幢樓的空姐李真真。

李真真是出了名的小區第一美女,兩個大糧袋,走起路一晃一晃,再加上大長腿,性感火辣,那叫一個美。

每天穿着**上下班時,葉玄都會趴在窗帘後偷看,經常幻想以後寫出個爆款就向李真真表白。

「老王!」

同一時間,葉玄認出了背對着他的光頭男子,便是隔壁老王。

這老光棍平日就猥瑣的很,經常偷妹子晾曬的貼身物件和鞋子。

如今竟敢渾水摸魚,簡直色膽包天!

往日性感迷人,身材火辣的李真真此刻花容失色,剛逃到路對面,便一個趔趄,倒在地上。

瞪大的雙眼滿是恐懼,渾身猶如篩糠般顫抖,顯然驚懼到了極點,讓人心疼!

「老王,你個畜牲,小日子都來了,還欺負同胞!」

激憤之下,葉玄破口大罵,順勢抄起桌上的煙灰缸,朝着老王頭上狠狠砸去。

玻璃制的煙灰缸再加上葉玄拼勁全力一扔,不偏不倚,正中老王光頭。

一時間,血花四濺,殷紅的鮮血順着泛白的腦門流下,極為刺眼。

原本以為老王會放棄李真真,找自己麻煩。

可出乎意料的是,老王只是頓了下身子,便繼續朝着李真真走去。

「救我!」

看到二樓的葉玄,原本絕望的李真真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好,我這就下來!」

路見不平一聲吼,該出手時就出手。

情急之下,葉玄也顧不了那麼多,直接從窗戶一躍而下。

所幸二樓只有六七米高,再加上摔在樓下的廢紙板堆上,除了身上有點疼,並沒有其他大礙。

「老畜牲,欺負女人算什麼本事!有本事去打小日子!」

爬起的葉玄怒罵一聲。

被吸引注意的老王頓住身子,旋即嗓子眼擠出一陣猶如怪物尖銳刺耳的嘶吼:

「吼!」

下一秒,他緩緩轉身,全身竟傳來骨頭相互擠壓,摩擦碰撞的詭異聲音。

等到徹底轉過身,葉玄頓時傻眼了。

只見前者嘴角和胸前殘留着尚未乾涸的血跡,雙眼滿是死氣,皮膚破裂,如同放了十幾天的腐肉,隨時都要從臉上脫落,恐怖至極,讓人毛骨悚然。

「我尼瑪!喪屍!」

葉玄心臟差點跳出來,後背一陣發涼。

被吸引注意的老王放棄李真真,一晃一晃的扭動着軀體朝着葉玄追來。

葉玄大腦空白,唯一的念頭就是跑。

剛邁開右腿,背後又傳來李真真絕望的哀求聲:「求求你,不要丟下我。」

「草,我怎麼能置同胞安危於不顧,一個人逃命呢!」

葉玄剛剛邁出的右腿停頓在半空中。

猶豫間,面目猙獰可怖的老王已經到了背後。

葉玄急中生智,順勢朝着地上一滾,這才躲過。

驚魂未定的他,心臟幾乎要從胸膛炸裂出來。

難以言喻的腐臭幾乎快讓他喘不過氣。

「看來並未小日子來了,應該是城市發生了屍變,再耽擱下去,不知道要吸引多少喪屍!」

鎮定下來的葉玄四處搜尋起順手的武器。

此時,老王再次撲來,接連的失手徹底將他激怒,揮舞的雙手如同兩把明晃晃的尖刀,似乎下一秒就要將葉玄撕成碎片。

只可惜,周圍壓根就沒任何趁手的武器。

退無可退的葉玄只能以命相博。

同一時間,老王也到了面前,一聲吼叫後,兩隻手死死捏住葉玄的肩膀,血盆大口對着後者脖子狠狠咬來。

後者只覺肩膀骨頭都要被捏碎了,劇烈的疼痛讓他眼淚花子都快冒出來。

絕望的念頭在腦海閃過。

「完了,我要被感染變成喪屍了!」

「老子一輩子窩囊,在編輯面前唯唯諾諾,撲街六七年,今天就算是死,也要揍喪屍一次!」

帶着必死的念頭,和對往日編輯催稿的怨恨,葉玄緊握的右拳擊出。

擊中老王的剎那,後者嘶吼一聲,軀體猶如觸電般顫抖,身上冒出的黑煙參雜着像是肉被烤焦一樣的難聞氣味,滿是死氣的眼珠子也閃過恐懼,最終頭也不回的消失在街角。

「嗯?現在喪屍都這麼弱嗎?」

葉玄頓時一愣,畢竟電影里的喪屍可連花生米都不怕?

他沒注意到的是,右拳閃過了一陣稍縱即逝的微弱藍色電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