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日屍潮:罪魁禍首竟是我第4章 這裡,我說了算在線免費閱讀

悄悄說給你聽第1章 開學第一天在線免費閱讀

為了驗證猜測,葉玄目不轉睛的盯着李真真。

要是記得不錯,李真真醒來第一句話,便會喊奧利給喪屍的名字。

「碩晨……」

面色恢復些許紅潤的李真真喃喃一聲,眼角流出一滴淚痕。

「哈哈哈,你醒了!」

葉玄壓抑住激動的心情,看來一切都會按照自己小說中的情節進行!

不出所料,往日高冷的空姐李真真在日後將會對自己死纏爛打!

葉玄裝模作樣道:「唉,事情已經發生了,你就不要再難過了。」

李真真雙眼通紅,無聲啜泣。

恰在此時,咚咚咚,門口傳來敲門聲。

李真真嚇的花容失色,從沙發上彈起,兩條玉臂摟住葉玄,如同受驚的小白兔,瑟瑟發抖。

「有我在,沒事!」

葉玄男子氣概爆棚,走到門口低聲道:「誰?」

「求求你,可以放我進去嗎?」

女人哀求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嗯?第二個妹子這就送上門來了?」

葉玄清楚的記得,小說中,第二個進入別墅尋求庇護的女人是個醫生。

他二話不說,直接開門。

只見一個穿着白大褂,模樣秀麗端莊,約莫三十歲,氣質出眾的女人站在門口,只是此刻的她明顯極為驚恐。

「我可以進來嗎?」

「當然可以!」

葉玄直接答應。

畢竟,末日來臨,醫生比黃金還要珍貴。

女人滿是感激,一進們便做起了自我介紹:「我叫趙可欣,是S市人民醫院的醫生。」

「葉玄。」

葉玄伸出手。

簡單認識之後,趙可欣仍是一副心有餘悸的模樣,不時的望着窗外。

「外面的情況怎麼樣了?」

「全市都完了,醫院裏的許多病人甚至沒來得及跑,就……」趙可欣面色慘淡,說到此處聲音已經哽咽。

「唉……」

葉玄不知如何安慰,畢竟總不能說這場末日浩劫,他就是罪魁禍首吧。

沙發上的李真真聽到兩人的聊天,一瘸一拐的走了過來,面露不悅。

看到前者腿上傷口後,趙可欣面色一變,警惕的向後退了一步。

「你放心,她沒被咬到。」

葉玄急忙解釋。

趙可欣長出一口氣:「那就好,據我觀察,人被喪屍咬到,感染病毒後,會在三小時內生發生變異。」

「我們有多少吃的?」李真真卻不接話,冷不丁來了一句。

葉玄頓時明白過來,李真真這是想逼着趙可欣走。

畢竟,末日來臨,食物極其珍貴。

趙可欣也面露尷尬,踟躕在門口。

「放心,你不用走,這裡,我說了算!」

葉玄怎麼可能放任身為醫生的趙可欣走。

此話一出,李真真頓時愣在原地,錯愕的盯着葉玄。

她清楚的記得,之前上下班,經常發現葉玄趴在窗戶上偷窺自己。

而且,昨夜,他還為了救自己,從二樓直接跳下來。

葉玄難道不應該對自己言聽計從嗎?

「你,你們這些男人都一個樣!」

李真真哇的一聲哭出來,朝着二樓的跑去。

「我還是走吧。」

趙可欣嘆了口氣,作勢就要轉身。

「我說過了,你不用走!」

葉玄擋在門口。

「可她……」

「沒事,她男朋友剛去世,情緒不太穩定。」

「我看她腿上的傷口不小,要趕緊包紮處理,否則感染可就不好辦了。」趙可欣猶豫一番從兜里掏出一卷紗布。

葉玄朝着二樓大喊一聲:「李真真,你給我下來!」

樓上傳來李真真鬼哭狼嚎的哭聲。

葉玄也不慣着她,態度強硬命令道:「我數三秒,你要再不下來,就把你扔出去喂喪屍!」

「三!」

「二!」

就在他數到一的時候,眼中閃着淚花的李真真一瘸一拐的跑了下來,怯懦道:「不要把我喂喪屍。」

「這還差不多。」葉玄冷笑一聲,對這種女人,就不能慣着!

旋即扭頭客氣道:「趙大夫,麻煩你了。」

趙可欣神色尷尬,走了上去:「李小姐,我給你包紮下傷口,否則現在缺醫少葯,一旦感染,可就麻煩了。」

等到包紮結束,三人坐在沙發上,一時陷入尷尬。

葉玄最先打破沉默:「不論我們以前是什麼職業身份,但從現在開始,我們三個要齊心協力才能在末世生活下去!」

趙可欣附和道:「我會醫術,還會做飯。」

唯有李真真沉默不語。

「這裡可不養閑人!」葉玄算是看出來了,李真真八成什麼都不會,旋即面容一冷,旁敲側擊道:「這裡食物可不多!」

李真真急忙道:「我可以打掃衛生!」

「這還差不多。」

葉玄也對李真真也沒報多大的期望,能讓一個平日養尊處優,如同眾星捧月的空姐掃地已經十分不錯了。

「你現在將奧利……不,將碩晨的屍體扔出去。」

葉玄對李真真下了第一道命令。

「我……不要!」

李真真十分抗拒。

「難道你想等到他屍體發臭嗎?」葉玄眉頭一挑。

「碩晨畢竟和我……」李真真是一萬個不願意,畢竟,碩晨如今的樣子太嚇人了。

「那就請你出去吧。」

葉玄不給她辯解的機會。

趙可欣不傻,早已聽出李真真和那個所謂的碩晨關係非比尋常。

在她看來,葉玄這麼做,多多少少有點過分。

不過礙於後者收留自己,她也不好意思爭辯,只好道:「我去吧。」

「讓她去!」

和李真真雖然接觸時間不長,葉玄卻將前者看得清清楚楚。

她之所以不願去,根本不是因為曾經和碩晨有過男女朋友關係,而是嫌臟。

空氣一時凝固,陷入沉寂。

在葉玄冰冷的注視下,李真真還是屈服,走向地下室。

幾分鐘後,碩晨被拖了上來。

葉玄趴在窗戶上觀察一番,見面外並無喪屍遊盪,從門後拿出種花的小鏟子,急忙帶着兩人沖了出去。

十幾分鐘後,一個不大不小的坑挖好,碩晨和lucky被扔了進去。

「碩晨,lucky!」

李真真哭的梨花帶雨。

一旁的趙可欣也面露悲傷。

畢竟,身處末世,短短半天時間發生太多。

「行了,趕緊將他們埋了。」

葉玄將小鏟子扔到李真真面前。

貓哭耗子假慈悲,當初口口聲聲說要殺碩晨的可是她!

趙可欣將一切都看在眼中,心中無比同情,拿起鏟子將一人一狗埋了。

葉玄則警惕的朝四周張望,生怕從哪裡竄出一隻喪屍來。

幸好,別墅區本就人少,並未有喪屍發現他們。

回到別墅後,葉玄當即下了命令:「你們兩個跟着我,將別墅內所有能用的物資全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