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第1章

隨即,就見她腿上一個用力。

「啊!」

程楓的尖叫聲響徹整個樹林,隨後重重的摔在了周芙面前。

卧槽,我只能說驚呆了,這啥啊這是??

居然是程楓,他竟然能有這個膽子?

我好像都聽到了程楓骨頭的聲音。

媽呀,這要是被周姐踹一腳,我會直接半身不遂吧?!

上一次這麼震驚的時候還是她直接風化了塑料球。

程楓也真是作死,惹誰不好非得惹周姐?

好像周姐沒得吃,他能有的吃一樣。

你永遠不能質疑周姐的力量。

我懂了為什麼只有周芙有女友粉。

徐逸,你確定你還要喜歡她嗎?我真怕你以後床都下不來。

卧槽??這破路你也能開車?

等程楓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只覺得疼!

本來拉着繩子是想讓他倆踢到然後摔一跤,他是真的沒想到,他自己竟然能被拉過來。

周芙蹲下身子,「這麼細皮嫩肉,怎麼就非得找死?」

媽媽,周芙好嚇人啊!

攝影師你要不要去勸勸?

還是別了,我頭一次看到周姐這麼生氣,保命要緊。

賭一把,我覺得是因為徐逸!

確實,畢竟想也想的到剛剛我崽的腿也是程楓做的好事。

但是我要是周芙,我估計我也想揍程楓!

就是,也不知道他抽什麼瘋,突然就來找麻煩,而且芙芙都忍了一路了。

還能為什麼,為了周沫沫唄,鬼知道他倆腦迴路咋回事。

徐逸也以為她是為了自己,但是下一秒他跟彈幕都破功了。

「還沒有人能把我已經到手的獵物給弄丟,程楓,你真是頭一個。」

???是我想的那個意思嗎?

所以周姐這麼生氣,只是為了一隻兔子?

徐逸:我還不如一隻兔子?

救命,這個真的讓我破大防了!我崽也太慘了吧。

徐逸教授創下歷史新低。

周姐,能不能不要這麼直球啊,真的很傷人誒!

我一直以為,周姐情商跟珠穆朗瑪峰一個高度,現在發現,原來大家都一樣。

在周芙看來,這可不是一隻兔子的事,這是尊嚴的問題。

之前還沒抓到也就罷了,但是現在只能說程楓真是撞槍口了。

「打人犯法嗎?」

程楓也瞪大了眼睛,「周芙,我警告你,你別亂來,不然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說著,他就瘋狂想爬起來趕緊跑,但是很顯然他做不到。

攝影師都愣住了,他在想自己要不要去攔着。

但是還沒等他有動作,周芙的聲音又傳了出來,「犯法也打。」

「別打臉!啊!」

殺豬般的叫聲瘋狂的在樹林里回蕩。

這下攝影師是真的不敢勸了,徐逸也有些不忍的移開了目光。

卧槽!小孩子不要觀看!

啊啊啊啊,媽媽,快遮住遮住,太暴力了!

周姐威武!

程楓胳膊被卸了,腿也被卸了!

雖然但是,打人不太好吧?!

別雖然但是了,你就說爽不爽?

是我我也打,程楓自找的,怪得了誰?

換你你不生氣?頂着大太陽給大家找食物,結果旁邊有個人瘋狂搗亂,好不容易抓住一隻,還因為他給放走了。

就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芙粉的三觀都沒了嗎??打人也能叫好?

為了一隻兔子打人,周芙真牛啊,還有這麼一群煞筆粉絲,就說她怎麼這麼拽,被慣的!

我的天,你們都是一群邪教吧!我要報警!

周芙的速度之快,程楓的胳膊和腿幾分鐘就進行了個重組。

他疼得滿頭大汗,連嚎都嚎不出來了。

「再有下次,頭給你擰掉。」

媽呀,周姐真的好歪!

我還小,周姐你別嚇我,媽媽說了,要做噩夢!

我竟然覺得這事她不一定做不出來…

所以這件事情告訴我們,輕易不要惹周芙。

咳,彈幕上罵過周姐的都注意點,小心她哪天順着網線去鯊了你。

今晚就上周姐的暗鯊名單。

自信點,我估計已經不用暗了,可以明鯊。

導演這時帶着其他人也尋聲趕了過來,一眼就看見程楓趴在地上,神情痛苦。

「怎,怎麼了這是?」

他下意識看向了攝影,但是攝影哪敢說話?

周芙輕描淡寫的說道,「沒什麼大事,他摔得有些厲害,我不確定他哪根骨頭有事,所以就全都卸了然後重裝。」

說著,她看向了程楓,「不用感謝我。」

阿這,我竟然找不出來周姐這番話有什麼錯處,畢竟摔成那樣,有骨折什麼的,也很正常吧?

我差點都以為她是真的為了程楓好。

程楓:我真的謝。

這叫什麼,這就叫自作自受。

周姐還是手下留情了,只讓他痛了這麼一會。

如果不是我看完了全過程,我甚至想說,程楓,打錢,醫藥費。

謝謝安利,堪比爽文。

說想報警的那個,來看看,有證據嗎?

程楓簡直想一口老血噴出來。

感謝你大爺!

「芙芙,你不是醫生,這樣不太好吧?萬一有什麼事情…」

「這件事,不如你問問你旁邊的林墨硯?」

周沫沫當然知道她是什麼意思,這件事情被翻出來,對她自己絕對沒有好處。

林墨硯抿了抿唇,目光有些複雜。

周芙沒再理會他們,看向徐逸,「走吧,今天中午的伙食還沒着落。」

導演則是把攝影拉到了一邊,「怎麼回事?」

攝影將來龍去脈都說了一遍,導演只覺得有些無語。

他也想知道程楓在抽什麼瘋,非得在老虎頭上拔毛?

這不是純純找揍嗎?

這種自作自受,就算程曄來了,也沒辦法說什麼。

最關鍵,人周芙跟程曄的關係好像,也還行不是?

導演嘆了口氣,揮了揮手,讓人把程楓趕緊扶了回去。

鍾嵐眸子微閃,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周芙的背影,隨後收回目光。

看樣子,她比她想像中的難纏。

沒有了程楓的搗亂,不多時,周芙和徐逸就帶着獵物回到了營地。

只是還沒安穩一會,兔子又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