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墨衍拒絕思考,也拒絕回答:「沈卓,我以後不想聽到這麼愚蠢的問題。」
他抽回手,沒再讓他處理手背的咬傷,自己拿了紗布,草草纏上,同時,邁步出了雪泉宮。
沈卓急忙跟上,低聲認了錯,心裏則想:一提姬姑娘,反應這麼大,不像是不喜歡啊!唉,殿下心思真難猜!
姬小卿也覺得狗男人心思難猜——明明對她動了欲,何苦咬着自己?信仰的力量就這麼大?
她是個沒信仰的,或者說信仰金錢,看他一心求佛,都要感動了呢。
還要繼續撩下去嗎?
她有些動搖,但晚上躁動的身體折磨着她,讓她渴求着狗男人的身體。
翌日。
她打扮得妖艷,去給狗男人送早膳,想着狗男人不禁撩了,合該再接再厲,一舉拿下。
不想理想很豐滿,現實很殘酷。
沈卓遠遠見了她,便冷聲阻止了:「姬姑娘,殿下有令,禁止你入內。」
姬小卿聽多了類似的話,一點不放在心上,拎着食盒,挺着胸脯,就要硬闖——
一柄寒光凜凜的長劍立時直刺向她的肩膀,鋒利的劍尖甚至割破了她的衣服。
她感覺到絲絲痛意,低頭一看,一團鮮血從肩膀處湧出來。
沈卓是來真的,也許不會殺她,但絕不會讓她好過。
這是狗男人的意思?
夠狠啊!
她咬着牙,壓着怒氣,詢問原因:「殿下為何不肯見我?」
沈卓回道:「姬姑娘,吾等不敢揣摩上意。」
姬小卿揣摩個明白:狗男人心虛了,不禁撩了,不敢見她了!哼!懦夫!
她拎着食盒,氣哼哼回了住處。待扯下衣服看傷口,還好是皮肉傷,傷口不深,一道細長的紅痕,已經不流血了。
狗男人!狗男人!狗男人!
她一邊罵,一邊給自己抹葯,完事後躺到床上,開始想辦法:狗男人顯然是不給她撩他的機會了,她也不想撩了,覺得沒意思,但如何才能讓他答應去國子監呢?
一直想到日落西山,也沒想出個辦法。
她心裏煩得厲害,索性下了床,出去走走,一走就走到了浣衣局,便去看了眼葉蟬,她的燒已經退了,只臀傷還沒好,一時半會下不了床。
你有心事?葉蟬咿咿呀呀伸手比劃。
姬小卿看不懂手語,跟她溝通很困難,因為心情不好,也沒什麼耐心,便丟下幾顆糖,摸摸她的頭,離開了。
葉蟬趴在髒兮兮的床鋪上,目送她離開,眼神痴迷而傷感。
如果姬小卿看到了,或許會嚇一跳:她也沒做什麼,她一個小姑娘怎麼用那種痴迷的眼光看她?
但她沒看到,也沒把葉蟬太放在心上。她在皇宮亂逛,不知不覺逛到了御醫院,便找了段玉卿聊天。
「太子殿下在躲我。」
「我能感覺他對我有想法,或者說有慾望,但他一直在壓抑自己。」
「我覺得他在捍衛自己的信仰,老實說,我這麼撩着人家,感覺在墮佛,心裏很有負罪感。」
她穿越這些天,太寂寞了,就把段玉卿當男閨蜜聊了。
段玉卿明顯不是個合格的男閨蜜,一直沉默地擺弄自己的草藥。他對姬小卿的撩撥心得沒有興趣,只想她說夠了離開。
姬小卿看出他的敷衍,心裏很難過,暗諷自己:熱臉貼冷屁股貼出習慣了嗎?竟然在這裡跟個御醫浪費時間!
但她真的太寂寞了,心裏難過又委屈:「段御醫,你就不能說幾句話安慰安慰我嗎?你的醫者仁心呢?」
她知道自己有道德綁架的嫌疑,但也真的人生懷疑:她的女性魅力這麼差的嗎?狗男人一次次拒絕她,沈卓還拿劍刺她,連段御醫都不愛搭理她,嗚嗚嗚,不可以,如果不能活在男人的目光里,她會死掉的。
眼淚落下來。
她戲精一樣,看着他,美眸落淚,可憐兮兮:「段御醫——」
段玉卿心軟了,深深嘆了口氣,走進藥房,取出一個白色小瓶,遞給她,低聲說:「姬姑娘,這個送你。」
姬小卿接過來,打開瓶口,瞧一眼,見是幾顆白色小藥丸,就很不解:「這是什麼?」
段玉卿說:「春日歡。」
姬小卿聽得皺眉:「聽起來不太正經呀。」
段玉卿點頭:「確實不正經。催情用的。」
他這是讓她給狗男人下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