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聽見熟悉的聲音,病房裡的穆沉心一頓,下意識出聲:「瑜安?」
親昵的呼喚讓姜淺語和於英楠都變了臉。
姜淺語抿抿唇,頂着於英楠剜人似的眼神走了進去。
抬眼望去,穆沉坐在病床上,他似乎是一夜沒睡,眼睛裏都是血絲,下眼瞼也有些泛清。
而他的目光就像火炬,又像深不見底的汪洋,牢牢地貼在了她身上。
姜淺語很不自在,但還是走過去把水果放在桌上:「陸政委,昨天太匆忙,沒來得及給買什麼,別嫌棄……」穆沉望着她,無數記憶再次上涌。
他控制不住地想去牽起她的手,卻還是硬生生壓了下去。
不行,現在的姜淺語跟自己只是一面之緣,他不能嚇着她。
看她滿頭的汗,臉也被曬得紅撲撲的,穆沉心不覺一軟:「謝謝,坐着歇會兒吧。」
姜淺語瞄了眼門外,緩緩坐下。
那個女人好像走了……「你……在哪兒上學?」
穆沉輕聲問,試探的語氣透着微不可察的小心。
現在的姜淺語,他很想了解。
姜淺語短促的啊了一聲:「我是濟北大學的,學的播音主持。」
穆沉眸光閃爍,她上了大學,學的還是她喜歡的……頓了頓,他又問:「你是濟北人?
還是考到這兒的?」
「考到這兒的,我父母都是蘇市人。」
姜淺語回答地很認真,可回過神,卻又感覺對方好像有意在了解自己。
氣氛有些微妙。
正當穆沉猶豫着要不要繼續問時,去打飯的通信員回來了。
姜淺語暗自鬆了口氣,連忙起身:「那陸政委,我先走了,真的很感謝您救了我,改天我再來看您。」
說著,微微鞠了一躬後轉身離開。
她走的很快,像是着急逃離一樣。
穆沉挽留的話都沒來及說出口,人就已經走遠了。
他皺起眉,眼底划過抹失落。
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自己跟姜淺語之間有了種說不出的隔閡,他想靠近,她卻想遠離。
可轉念一想,他們現在還不熟,自己不能操之過急。
通訊員像是看出了什麼,膽大地問:「政委,您是不是對那位女同志有意思?」
穆沉沒說話。
通訊員暗自發笑,政委經常解決部隊里大齡戰士的婚姻問題,可他自己至今都還沒着落呢……穆沉看向桌上姜淺語送來水果,深沉的眼眸漸漸堅定。
這輩子,他一定要好好對姜淺語!
第21章凌晨。
江沐澤回到家,剛推開家門,就看見江母披着衣服從房間出來。
「媽,這麼晚了您還沒睡?」
江母打了個哈欠:「起來喝口水,倒是你,怎麼現在每天都忙到一兩點才回來。」
「有樁案子要查。」
江沐澤倒了杯熱水,給江母遞了過去。
江母接過,剛要喝,想起了什麼似的朝準備回房洗澡的他招招手坐下:「對了,你過來,我有件事兒跟你說。」
連熬了兩個通宵,江沐澤已經很困了,但還是坐了過去:「怎麼了?」
「我之前不是跟你提過一個小學同學的女兒嗎?
她在濟北大學讀書,正好開學她來了,你們見一見,就在明天……」頓了頓,江母看了眼掛鐘:「呦,都不是明天,應該是今天下午,你請個假,我帶你去見見她。」
聽到這兒,江沐澤頓時喪失了耐心。
他揉着眉心,緩解着疲憊:「媽,這事兒您就別操心了。」
「我怎麼能不操心啊?
你都二十七了,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你都上小學了。」
江母憂心忡忡地拍了拍他的手臂,「這回就聽媽的,就算你不想成家,也跟我去見見她,咱不能沒禮貌。」
江沐澤舌尖掃過上顎,隨便敷衍了兩句:「再說吧,這幾天我得忙着案子,媽,您早點睡。」
說完,直接起身回了房間。
見兒子又是副油米不進的模樣,江母無奈嘆了口氣。
洗完澡,江沐澤躺在床上,思緒又開始在案子中遊走。
五個被害人都有個共性,二十歲到二十三歲之間,長得漂亮,性格也很都很溫柔……這是不是說明兇手又某種癖好,專挑這種類型的女孩下手?
忽然間,他不由想起姜淺語。
他只見過她兩面,她還總是臉紅。
她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