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暮光所及第1章 記了一年又一年的名字在線免費閱讀

暮光所及第2章 一舉一動在線免費閱讀

從徐思木入學的第一天開始,她的媽媽就一直在跟她說一句話「只有好好讀書才不會被人看低。」

於是這句話變成了她學習的動力,每一天,每一分鐘,她都爭分奪秒的學習,名列前茅的她被大家都嚮往的榕城第一中學破格錄取了。

伴隨眾人羨慕的眼光,她走進了傳聞中的「貴族學校」。

很長一段時間她都不願意再回憶起有關於初中的事情,而她始終記得,初二下學期,她曾經遇見過一個人。

她逆着光朝着自己的方向走來,幫她驅趕走圍在身邊的人,在他伸手想要拉自己起來的時候,自己卻不敢抬頭。

最後的最後他說「不要跟那群人有任何的牽扯,他們就是錢多沒事找事。」

在暖黃色的路燈下,她猛吸了兩口,身體的顫抖慢慢停止,她點點頭,等到他轉身離開,她才抬頭。

她輕喚「路遇」,聲音很小很小,夾雜着哭聲,直到他的背影在黑暗中消失,她才收拾好破碎的心情從地下起來回家。

從那之後她總是會夢到他,在她被欺負的時候他變身為超級英雄,在城市中充滿怪獸的時候他變身奧特曼。

沒有人會聽她講述一個「英雄救美」的故事,因為她不是美女,也沒有朋友,初中畢業之後這個故事就徹底的爛在了肚子里。

她也不會再做關於超級英雄和奧特曼的夢,漸漸地她開始明白,這個世界上唯一可以救人的方式就是自救。

初中結束的那個暑假,她拚命自救,想要逃離榕城一中,以及再也不想看到和那裡有關的任何一個人。

即使她的成績可以直升本校的高中,還可以獲得補助,她也義無反顧地填了其他學校的志願。

在收到錄取通知書的那一刻,她和媽媽方蘭花抱頭痛哭,他們終於不用再忍受那些人的欺辱。

但是她清楚的知道方蘭花的激動和她的激動並不是同一回事,她終於要離開那個讓她抑鬱了三年的地方。

高中開學競選班委的那一天,她舉起了手,或許只有這樣她才能在班上有一席之地,她再也不想普通透明。

高一那一年她似乎學會了一些人情世故,在同學有矛盾的時候做一個笑面虎調節同學的矛盾,在老師是一個優秀十足無可挑剔的好學生,在家長面前更是一個乖孩子。

她就帶着那些標籤,唯有做到所有人都喜歡她,她才能說服自己初中受的苦都是值得的。

偶爾她還是會想起初二的那個晚上,在她以為自己快要失去最後的希望時,不遠處有人大喊「路遇,你看,那邊是不是有人在打架。」

路遇兩個字清晰地落入她的耳朵,如今名字連同背影開始慢慢模糊,她也不再強求自己一定要記得。

高二文理分班之後,她依然留在理科班,沒有什麼特殊的原因,她不喜歡理科,但是也不喜歡文科,只因為理科可以做的工作更多也更賺錢,所以最後留在了理科班。

她依然是那個班的班長,在收到點名冊,瀏覽第一遍看到「路遇」的時候,她的嘴皮微微顫抖,只一瞬間,所有的回憶湧上心頭,會是他嗎?

會是那個在幫助了別人之後摟着朋友的肩膀說「我就是那個路遇不平拔刀相助的路遇」嗎?

「怎麼了徐思木?」班主任的聲音傳入她的耳朵,她才趕忙合上點名冊搖搖頭。

離開辦公室走向教室的時候,她開始在腦子裡勾畫路遇的模樣,陽光不羈或是春光明媚,這些詞好像都不足以形容初二時出現的那個路遇。

因為那個路遇是她那一段時間的精神支柱。

等到了教室,她下意識開始四處張望,看到三四張陌生的面孔,她都一一嘗試對應,可是真的太模糊了,更何況她根本就不知道他長什麼樣,他一直只活在自己的幻想中。

上課鈴聲響起,在班主任到來之前,她先點名,午後的陽光把剛打掃過的教室照耀得熠熠生輝,也讓講台下的面孔充滿了生機。

徐思木熟悉地念着每一個人的名字,她想快一點,再快一點,看看這個路遇到底是誰。

終於點到了「路遇」,跟隨着聲音的傳播她的視線落到了教室倒數第二排的位置,緩緩舉起的手在陽光中有點恍惚,看了約莫三秒鐘,正臉對應上背影的時候她似乎腦補完了一整部有關於救贖故事的青春。

慵懶的午後,不羈的少年,朦朧的雙眼,帶笑的嘴角,故事的主角……太多太多的詞,最後重疊在一起那個人叫路遇。

她不敢多看,也不敢多想,繼續下面的點名,點名結束之後班主任也來到了教室,開始新學期的致辭。

在回到自己座位的過程中,她看了好幾眼倒數第二排的路遇,因為點名讓他的瞌睡清醒,他開始跟同桌的女生說話,一整個過程都是帶笑的。

不知道他們在講什麼好笑的事情,一直到班主任的聲音響起,她落座,他們講話的聲音才停止。

回到座位上的徐思木盡量控制自己的思想,不去做出那些不該有的胡思亂想。

班主任開學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換位置,因為有同學的離開讓一些人沒有了同桌,就比如徐思木的同桌去了文科班,她現在是一個人坐。

其實在她的內心有小小的期待,希望可以把那個叫路遇的男朋友調在自己的旁邊,不管她是否是自己曾經認識的那個人,至少那個名字被她記了一年又一年。

班主任在環顧四周之後把路遇換在了最後一排,他的同桌叫柳辰江,也是文理分科之後,新加入的同學。

在她看向老師的時候,老師點了她的名字,指向了路遇剛剛坐的位置,在她看過去的時候,路遇也看向了她,只是一剎那,或許他沒有多餘的眼神,但是徐思木的心亂了。

她趕忙轉頭收拾自己的東西,搬座位的時候不敢再往路遇的方向看。

坐在她旁邊的女生叫文冬,很熱情也很有個性,在大家都只會扎一個馬尾的時候,她已經燙上了微微卷的頭髮,很像一個洋娃娃,朝她笑的時候,彷彿春天到來。

那時她一直覺得到底要一個什麼樣的人才能配得上這樣好的文冬,後來當她知道那個人的時候,她忽然覺得其實美好不美好只存在於自己的定義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