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暮光所及第2章 一舉一動在線免費閱讀

暮光所及第3章 情緒頂點在線免費閱讀

文冬的熱情讓徐思木變得有些拘謹,她喜歡與人相處時保持一定的距離,這樣才能在最後分離的時候不那麼難過。

相識第一天的晚上文冬主動挽着徐思木的胳膊往宿舍樓的方向走,這些細小的動作,在其她女生眼裡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但是徐思木看着文冬的手遲疑了片刻。

在徐思木遲疑的那幾秒鐘里文冬的臉上出現了疑惑的表情,她問「怎麼了?」

許是因為不想澆滅文冬的熱情,徐思木趕忙搖搖頭,並借口說自己想找個本子帶回宿舍,在書包里翻了許久,最後拿了一個新的筆記本。

文冬並沒有察覺到徐思木在這期間表現出來的不對勁和不自然,她只是靜靜的等待着。

回宿舍的路上文冬一直在說話,說她跟路遇的關係,說她為什麼選擇理科,說她來這所學校的理由,在她說的所有話題中,徐思木最感興趣的就是和路遇有關的一切。

她還是期待着,這個路遇就是初二時遇到的那個路遇,也是一直活在夢中的路遇。

在文冬的介紹中,路遇是一個玩世不恭的世家子弟,並不是什麼路遇不平拔刀相助的少俠。

徐思木全程就問了一個問題「你說你是因為一個人來這個學校的,那個人是路遇嗎?」

文冬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笑得前仰後翻,彷彿再聽什麼天大的笑話「怎麼可能,我要是為了他,那我詛咒我下輩子孤寡到死。」

言至於此,徐思木可以確定一件事情,如果以後自己跟文冬成為了好朋友,他們一定不會上演喜歡上同一個男生的戲碼。

後來的很長一段時間,徐思木也感謝那時的自己沒有推開文冬,讓她往後的人生變得不一樣。

文冬搬進了徐思木所在的六人間,剛好宿舍有一個女生去了文科班,在文冬的眼裡看來,這是上天賜予她們的緣分,成為同桌,成為室友,最後也會成為無話不說的好朋友。

九月,太陽還沒升起的早晨,高二的他們帶着朦朧的困意出早操,就像是剛剛吸食完毒品的癮君子睜不開眼睛,不停地調整呼吸,在早操結束之後精神抖擻。

徐思木按照往常的慣例很早來到教室背單詞,等到第一縷陽光打在她的桌子上的時候,教室裏面的人開始慢慢變多,值日生們開始打掃衛生,那些不想學習的人開始抄作業,還有那麼幾個不習慣學校的床,就來教室裏面睡覺。

就比如在她之後來到教室的路遇,行屍走肉般地跟她打了一個招呼,書包一扔,屁股一坐,腦袋一趴,下一秒就進入夢鄉。

中途徐思木不小心弄響文具盒,她心中一顫,轉頭看路遇,他依然是熟睡的狀態。

在那之後,她會小聲的背單詞,直到教室裏面開始有除了他們兩個以外的人,她才確定,自己身後的人已經睡死,她完全不用擔心,自己弄出來的那一點點的聲響會造成什麼影響。

路遇一直睡到早自習開始,旁邊的柳辰江叫醒了他。

徐思木能感受到路遇的一舉一動,他懶散而又帶點力量地往後靠,不耐煩地從書包裏面找出書,文具盒被撒氣地扔在桌子上,此時她忽然想起昨天晚上文冬說「路遇這個人永遠長不大,高二了,還跟個小孩子似的。」

徐思木覺得有點好笑,又覺得心裏堵堵的,他們這樣的關係一定非常不一般吧。

而文冬進教室的第一句話就是「班長,你怎麼這麼早,我回籠覺睡醒的時候,她們說,你早就來教室了!」

看得出來文冬的表情是真的震驚,不摻雜着一點點的指責,更沒有帶着「作為同桌,或者說新朋友,你為什麼不等我一起來教室」的質問。

這一點讓徐思木很是開心,她最煩的就是跟別人解釋自己的行為,她回答「我每天都要背單詞,所以早上就不等你了。」

文冬表示理解,還調侃「等哪天我也想逆襲一下,就跟着你的作息走,說不定下一個第一名就是我。」

徐思木有點不好意思,去年期末的時候發揮超常,之前一直卡在第五到第十名之間,去年一下子衝到了第一名,老師在分析成績的時候,特意誇獎了徐思木,說她擅長總結自己存在的問題,知道怎麼提升成績。

她雖不驕傲,但是在被誇獎的時候還是會下意識的接受大家的眾星捧月「班長好厲害,早說了第一名早晚是班長的!」

這句話並不全是讚賞的意思,也有一絲絲的酸味夾雜着嘲諷,你都這樣學習了,巴不得一天二十五個小時都撲在書上,這第一名要還不是你的你得有多笨。

徐思木知道有些人話里話外的意思,但是她在心裏篤定,自己一定要優秀,不只是優秀,是成為佼佼者。

所以那些話外的意思,她就自動總結為「你那麼努力,這是你應得的。」

之後的課,文冬的基本操作就是,打開筆記本準備好筆,把書工工整整地放在筆記本的旁邊,然後雙手拖着下巴開始打瞌睡,老師聲音稍大一點她就會驚醒,然後看一下四周繼續打瞌睡。

還有一點就是在看到路遇熟睡的時候,會故意拍醒路遇,然後裝作一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的樣子。

此時,徐思木的心中產生了一種老母親的心理「真是兩個活寶!」

等到了課間,兩個人就開始有聊不完的話題,從動漫到電視劇再到喜歡的歌星,兩個人的話密到讓徐思木有點學不進去。

但是她又不能直接說「你們能不能別聊了!」這是下課時間,要做什麼都是他們的自由。

終於在晚飯過後準備迎接晚自習的時候,徐思木加入了群聊,只不過是被動加入的。

「班長,你有喜歡的人嗎?」文冬開啟了一個大家在那個時候悄悄討論的話題。

路遇也看向了徐思木,就連一旁,一直在低頭刷試卷的柳辰江也投來了期待的目光,突然徐思木就紅了臉搖搖頭。

「沒有你為什麼臉紅?」路遇像村口那個抓住八卦的口子不依不饒的大媽。

「太熱了。」

徐思木這個借口勉強過關,九月的榕城依然有一種陷入蒸籠的感覺,就算是到了下午空氣中還是存留着些許的燥熱。

太陽落山之後,他們關於愛情的話題結束,柳辰江的加入只是為了勸解他們不要早戀會影響學習。

這一點倒是跟徐思木的媽媽很像。

她忽然意識到,好像路遇是不是路遇並不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只要他們是她的同學,他們就可以成為朋友,他的一舉一動他也會知道。

這個有多動症的後桌後來也成為了她青春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