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暮光所及第3章 情緒頂點在線免費閱讀

暮光所及第4章 成為一個有出息的人在線免費閱讀

開學後的第二個星期徐思木終於見到了文冬口中那個,因為他才來到這所學校的男生。

那是一個星期二的中午,午休過後下午的課開始前的十分鐘,她們剛坐下,就聽到前排的同學大喊「文冬,有人找你。」

文冬光是看到一個背影就激動不已,還拿出抽屜里的小鏡子扒拉了一下劉海才起身出去。

徐思木本來並不關心這些事情,但是文冬說得越多,徐思木的內心就越是想知道那個人的具體樣子。

文冬出去之後門口的男生轉回了身,在看到臉的那一刻,徐思木的心臟驟停了兩秒,隨後吐出三個字「王——時——豐」。

記憶被拉回初中,王時豐對於她應該是一個咋樣的存在,同學?朋友?還是多管閑事的路人甲?

她說不清也道不明,他們是在初二的時候認識的,因為並列第一,一起站在人群的最**拿着獎狀有了他們人生中的第一張合照。

人與人之間的緣分是那樣的巧妙,在那之後他們經常會在辦公室碰見,偶爾也會在器材室碰見。

只是兩個不同的場景,徐思木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

在辦公室徐思木和王時豐一樣是老師面前的紅人,所有的老師都是笑臉相迎;在器材室徐思木一個落荒而逃的懦夫。

他們之間的見面也總是那樣的微妙,每一次徐思木在對上王時豐的眼神時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自卑,王時豐的優秀讓他高高在上,而徐思木的優秀讓她卑微到塵埃。

徐思木不想再繼續回憶下去,那些不美好的記憶早就應該封存,那些不相關的人早就應該死在過去。

可她越是這樣想,下一秒再看到文冬的笑臉時,就越覺得刺痛,她的人生到底是拿了什麼樣的爛劇本才會讓她強顏歡笑都那麼難。

王時豐和文冬在上課鈴聲結束的時候才依依不捨的回教室,短短十分鐘的時間,徐思木調整了無數遍自己的呼吸,讓自己保持平穩,不能被別人看出異常。

也沒有人會在一個平平無奇的中午特意觀察徐思木臉上的變化,知道她的心情不好,大家只是擦肩而過,然後沉浸在自己的情緒里。

回到教室的文冬也一樣,她依然沉浸在剛剛的甜蜜里,根本沒有注意到徐思木臉上難以形容的悲傷。

未了,那一天徐思木都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聽着文冬開始講述王時豐的光輝戰績,比如「初中的時候連續三年拿了第一,參加了數學競賽,作文也拿過獎,還有還有,最牛的是他初中時就在雜誌社發表了文章……」

文冬說的這些徐思木不但知道而且知道的更清楚,那三年的第一,她一直緊跟其後,她每次參加的數學競賽,她也在,只是她沒有拿到很好的成績就被淹沒在了人群中。

還有作文競賽,王時豐只是拿過獎,但是徐思木是「特等獎」,就連那個雜誌社的文章發表中間都有她的功勞。

外人眼中他們應該是活在緋聞中郎才女貌的一對「學習搭子」!

可是他們之間就像是兩根平行線,就在對岸,卻永遠也不會相交。

想着想着徐思木就出了神,命運是何等的捉弄人,畢業那天王時豐發來短訊「你要報考哪個學校?」

明明只是一個普通的詢問,但是徐思木把王時豐拉進了黑名單。

如果之後他們遇上,她該如何解釋,也或許根本沒有解釋的必要,因為徐思木的事在榕城一中人盡皆知,既然他知道,就應該別進入到她的世界中來。

這樣複雜的情緒,被路遇一個響指驚醒,身後的路遇看到徐思木終於有了反應小聲說「老師讓你上講台發一下資料!」

徐思木抬頭看向科任老師,老師面色凝重,沒有出聲責罵,也沒有講課,只是看着徐思木,在等徐思木給出一個反應。

片刻之後全班同學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她知道自己失態了,趕忙走到講台拿起桌子上的試卷開始分發。

全程無聲,但是卻震耳欲聾,不敢看任何一個同學的眼睛,也不敢看老師,此時不管是什麼樣的眼神,都對她具備一定的殺傷力。

文冬的疑惑在下課之後提出「你是不是認識王時豐,你們之前同校。」

徐思木看着文冬真誠的發問,她只覺得鼻子開始泛酸,眼睛裏面好像進了什麼東西,情緒也抑制不住爆發,下一秒就像是一隻被攻擊的小兔子,瞬間紅了眼。

這樣失態的徐思木讓身後的路遇和柳辰江以為她們鬧矛盾了,路遇甚至起身把文冬拖出教室,問文冬發生了什麼。

文冬拚命解釋,發現自己找不到一個可以解釋的地方,到底是從哪一個時刻開始徐思木的情緒開始不對勁,又是哪一刻徐思木一直在憋着不說。

最後這個致命的問題是因為她之前和王時豐有糾葛嗎?可是她從來沒有聽王時豐提起過徐思木這個名字。

她不知道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教室里的柳辰江看到落水如珍珠一滴一滴落下的徐思木慌亂地掏出紙,放在徐思木的桌子上。

他想問點什麼,但是問不出口,化解女生矛盾是一件比登天還難的事情。

詢問無果,文冬回到教室的時候像一個犯錯的孩子,輕聲問徐思木「木木,是不是王時豐那小子之前對你犯渾了,所以你才反映那麼大?」

除了這個文冬真的想不到更好的理由,可徐思木只是搖搖頭「不是,是我家裡發生了點小事,中午老師說我媽媽給她打電話,我一直沒說話,可能剛剛是想跟你說話的,但是沒有忍住哭了。」

聽到徐思木的解釋文冬終於鬆了一口氣,不是自己所猜測的那樣,也不是因為王時豐。

但是她說家裡發生了一點事,什麼樣的事讓她哭了出來,文冬繼續問「嚴重嗎?」

「爺爺住院了!」

徐思木不是撒謊,在來到教室之前,她悄悄看了手機,媽媽的消息明晃晃地在屏幕上閃爍着「你爺爺住院了,周末回來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