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暮光所及第6章 會越來越自信的在線免費閱讀

暮光所及第7章 機長和船長的愛情故事在線免費閱讀

從那天之後,他們之間的距離變得越來越近,徐思木慢慢的知道了張傑是一個怎麼樣的存在,也聽過很多首張傑的歌。

這是文冬的偶像,而路遇的偶像是薛之謙,比起張傑徐思木更喜歡薛之謙,因為薛之謙的歌里有太多數不盡的遺憾,似乎那才是人生常態。

漸漸的薛之謙也變成了她的偶像,別人問起的時候她就會非常認真的說,我喜歡薛之謙,那個年紀的他們,好像有一個偶像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唯有柳辰江從不覺得這種無足掛齒的小事有什麼了不起的。

在一次體育課上,柳辰江因為腳受傷沒有去打籃球,遠遠地就看見坐在樹蔭下的徐思木,他就坐到了她的身邊。

對於柳辰江,徐思木有一種說不上來的信任感,就像是鄰居家的大哥哥,讓人感到安心,不需要徐思木刻意地去找話題。

「你不打籃球嗎,不喜歡還是不會?」柳辰江轉頭看着徐思木。

徐思木搖頭「不會,也不喜歡,跟運動有關的我都不喜歡。」

徐思木對於運動的接受度只有早操還有體育課老師要求必須完成的,其餘的運動她幾乎不碰。

「我發現你跟她們很不一樣。」

霎時徐思木看向遠方空洞的眼神變得驚恐萬分,這是什麼話,應該問這話的意思是什麼?

她轉頭對視上柳辰江的時候,一種燥熱的心情突然湧上心頭,就像是霸道總裁小說裏面男主對女主說「女人,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也像是救贖文裏面,男主第一次深情告白「因為你跟她們不一樣,所以我喜歡你。」

此時的柳辰江不會說出後面的那句話,但是就前面這句就夠了,足以讓她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回應。

氣氛突然變得尷尬了起來,柳辰江也意識到自己這樣說有點唐突,移開了視線,再次開口「我的意思是你是一個很特別的女孩,不要不自信,之前聽路遇他們說你總是會不自信。」

徐思木在內心深呼吸了一口,原來自己在腦子裏面上演的幾場戲都是自己的幻想,也好在只是自己的幻想。

「其實你不用特意告訴我的,我會越來越自信的。」

徐思木在說這句的時候內心堅定了一下,她為什麼當班長,為什麼每天都在學習,為什麼在親人面前表現良好,就是想讓自己變得越來越自信。

可是這樣的自信在那些把自信刻在骨子裏面的人比起來,簡直就是跳樑小丑。

就在前段時間,老師通知每個班需要出兩個節目參加校慶,她看着周圍的人都在談論跳什麼舞,唱什麼歌,自己說出薛之的歌被否的時候,內心的挫敗感油然而生。

不止是因為插不上話,還有在大家決定好節目邀請她一起排練舞蹈的時候,她連忙拒絕,這對於她來說真的太難了。

她發現除了學習她什麼都不會,學習能給人帶來的自信只有在老師誇獎、家長用來做炫耀的資本時才能讓人產生自信的感覺。

同時在那種感覺產生之後,她並不想承認自己是自卑的。

柳辰江向後靠了一點,徹底放鬆下來,雙手枕着頭靠在大樹上,語氣悠悠然「你可以的,加油!」

這個沒頭沒腦的聊天卻讓徐思木放鬆不下來,看着操場上自信奔跑的文冬,她再次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差距,有的人生來就註定成為人群中最耀眼的那一個。

那天她嘗試着用最輕鬆的語氣問柳辰江「我們現在是好朋友嗎?」

柳辰江撲通一下彈射了起來,這次該換他換上震驚的表情「這麼久了我都去看望過爺爺了,你說我們是不是好朋友!」

徐思木有點不好意思,在她的認知里,柳辰江他們這種富家子弟是不會跟她成為朋友的,先前她也只覺得是因為文冬他們的關係,柳辰江才會去的。

你看,一個不自信的人,連朋友都需要三番五次的確認。

下課鈴聲響起時,徐思木的身邊又多了兩個人,看着他們打鬧還有聽着柳辰江告狀,某一個瞬間,她居然有一種如果可以讓時間停留的感覺。

就停留在這一刻,初中的記憶沒有湧現,家裡的瑣事暫時擱置,風暖暖地吹着,太陽為他們打上金色的光,唯有她,是這個世界上最幸運的人,可以在高二的時候遇到三個可信的朋友。

因為是他們,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文冬、路遇、柳辰江,所以她是最幸運的人。

十月份迎來了他們去學校的第一個小長假,文冬早就跟王時豐約好出去玩,路遇一家人也早在上半年的時候就已經確定好了旅遊行程,柳辰江必須得去補習班。

只有徐思木國慶節不得不做的事情就是去給爺爺守夜。

說來可笑,在爺爺接回家之後,她的姑媽姑爹終於拿出了存款中的一小部分表示自己的孝心,小舅也拿出了存款說是一定要讓爺爺多活一段時間。

這就好像是PlanB,雖不是最好的選擇,但是已經很不錯了。

而大人之間的談話永遠離不開小孩,徐思木到那邊之後就被拿出來「誇獎」,在他們的語氣中,這個別人家的孩子聽話懂事,以後一定會非常有出息。

小舅家那個比她小一歲的兒子自然就變成了不成器的那一個,高中沒有考上在讀大專,回家只知道打遊戲。

可是徐思木很喜歡小舅家的那個壞小孩,他走路的時候總是帶着風的,就好像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與他無關。

他是那樣的自信不羈,同時他也是那樣的聰明,在大家快把他貶入塵埃的時候,他當著眾人的面,塞了一千塊給奶奶,說是他兼職賺的。

上一秒還在討論乖巧的徐思木,下一秒就開始討論那個弟弟有能力,即使不讀書也能成大事,大人就是這樣,張口就來的話取決於他們的心情,徐思木早就習慣了。

習慣了之後心中雖還是會有不舒服,但是那種不平衡的感覺已經慢慢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