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8章(2)

,就要看道行深淺來分勝負了。

如果正面硬剛的話,他們肯定必輸無疑。

畢竟我們這邊有五個人,對方就算把狗加上也只有三個,誰輸誰贏一目了然。

不過船夫他們二人既然選擇在這裡動手,那他們肯定是做了萬全的準備,而且也不打算和自己這一方的人正面剛。

吳邪覺得自己很有必要『善意』的提醒了船夫他們一聲。

「大叔,你聽過『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這句話嗎?」

船夫有一瞬間的愣怔,他以為面前這位年輕人是看出了什麼才這樣的敲打他。

可是看他的表情又不太像,這麼一個小年輕怎麼可能會發現他的意圖?

船夫裝傻充愣,他以往的計劃都沒失敗過,怎麼可能會被一個小年輕的幾句話給嚇退縮。

「小兄弟有話不妨直說,老漢我沒讀過什麼書,不懂你們這些文縐縐的話。」

「那我就直說了,大叔你別見怪啊!」

吳邪露出了一抹笑容,看起來無害又純真。

「大叔,難道你沒感覺到你的身體好像和之前有點不一樣了嗎?」

「是不是少了點什麼?或者說多了點什麼?」

吳邪的話讓船夫一頭霧水,隨後他感受了一下身體的變化,突然臉色驟變。

他的身體與正常人有些不同,體溫常年處於冰冷之中。

之前他的身體慢慢的回暖,他沒太在意,也沒往那方面想。

現如今被這年輕人一提醒,他總算知道自己身體突然間回暖的原因了。

心裏不免有些打鼓,也有些擔憂了起來。

畢竟這裡的環境….

不過船夫還是強撐着,死不認賬。

他對這裡太熟悉了,就算沒有了陰氣的遮掩,應該也可以脫身。

「我的身體很好,也沒少什麼,有勞小兄弟掛心了。」

吳邪看的船夫,似笑非笑。

「是嗎?我不管你是真清楚還是假糊塗,想要活命的話,最好不要輕舉妄動。」

「不然….」

「你會死得很慘的,相信我,這絕對不是危言聳聽!」

除了張起靈,全部人都很驚訝的看着吳邪。

不明白他說這些話的意思。

而且今天的吳邪給他們的感覺都不太一樣。

好像突然他變得有點邪性。

正在這時!

一直都很『獨立』的張起靈突然擺手,示意大家安靜。

他聽到了很多悉悉索索的聲音慢慢的由遠而近,剛開始的聲音雖然很小,但還是被他敏銳的聽聽覺給捕捉到了。

看到張起靈的手勢,全部人都下意識的噤聲了,整個空間頓時就安靜了。

也是在這時!

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清晰的傳入了吳邪他們的耳中。

吳邪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給吸引住了。

這個突然出現的聲音,好像是有很多人在低聲竊竊私語一樣,也很像是成千上萬的小動物在快速的爬行一般。

聲音太過於密集,根本就聽不清到底是些什麼聲音。

這種聲音讓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如果是有密集恐懼症的人聽到的話,或許會立刻犯病也不一定。

聽了一會兒,吳邪就猜出了個大概。

應該是有大量的屍蟞從四周湧向虛與委蛇了他們這個方向。

張起靈剛想要提醒眾人小心。

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