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南宮曜被她弄得無可奈何,只能道:「抓到一個北陵國的探子,不想對他用刑,但這人油滑得緊,一個字都不肯吐露。」
  「你有法子嗎?」
  「有。」
  舒淺月這次答得很乾脆。
  她笑容中露出一絲狡黠。
  南宮曜看着她:「跟我來。」
  她跟着南宮曜來到一所空置的客房,房門口有兩個暗衛守着,見到二人躬身行禮,卻沒說話。
  因為人多口雜,最好不要露出破綻。
  南宮曜推門而入,舒淺月緊隨其後。
  掩上房門,她看到一個男人被五花大綁着捆在椅子上,嘴裏堵着破布,神色驚慌,一雙眼睛骨碌碌亂轉。
  看到二人,他嘴裏發出唔唔的聲音。
  南宮曜走過去,抽出他嘴裏的破布。
  但用一把匕首抵住了他的喉嚨:「敢叫,就一刀抹了你的脖子。」
  那人形貌普通,看上去三十多歲,留着一尾鼠須,連連點頭。
  「他就是探子?」
  舒淺月易容的是一個男人,故意放粗了聲音,毫無破綻。
  南宮曜點點頭。
  「這個人鬼鬼祟祟地跟了咱們兩天一夜,今天我讓人把他抓了起來,但他什麼也不肯說,只說自已是無辜的路人,所謂的跟蹤,只是巧合。」
  「我可不信什麼巧合。」
他冷笑。
  「他的身份絕非尋常,我不想用刑留下什麼痕迹,你看看有沒有辦法能讓他開口說實話。」
  舒淺月微微頷首,走到那男人面前,摸了一把他的臉。
  手上的觸感告訴她,這男人是易過容的。
  「他這張臉是假的。」
  她從懷裡取出洗顏液,倒了一點在帕子上。
  很快,那男人就露出了本來面目。
  竟然是一張二十多歲的男人臉,五官生得極是俊美。
  見到偽裝被拆穿,那男人神色複雜,一雙眼睛牢牢盯着舒淺月,啞聲道:「你是誰?」
  「你怎麼能一眼看穿我的易容?」
  舒淺月看着這張臉,有些怔忡。
  她敢發誓自已從來沒見過這人,可不知為何,這人的臉硬是給她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像是冥冥中在哪裡見過一樣。
  「你是誰?」
她脫口問道。
  幾乎和那男人同時問出口的。
  那男人冷着臉不答,那雙眼睛精光四射,卻一眼也不看旁邊的南宮曜,目光直勾勾盯着舒淺月的臉,然後視線下垂,落在她的胸前。
  南宮曜怒從心起,喝道:「你看什麼!
再看挖出你的眼珠子!」
  那男人充耳不聞。
  「你的胸前是不是有一個胎印?」
他聲音低沉。
  「能不能讓我看看?」
  舒淺月的身體微微一震。
  她鎖骨的位置確實有一塊與生俱來的胎記,形狀像是一朵桃花,但並不很明顯。
  這男人怎麼知道的?
  難道他認識以前的舒淺月?
  「不行。」
  舒淺月冷冷拒絕:「除非你告訴我你的身份。」
  那男人抿唇不答。
  南宮曜冷冽地看他一眼:「算了,用刑。」
  他只是隱約感到這人的身份不同尋常,或許對他北陵之行會有幫助,並不想在他身上留下動刑的痕迹。
  但這人敬酒不吃吃罰酒。
第1144章窕娘  這人神情倨傲,聽到「用刑」兩個字,遂閉上眼睛不理。
  舒淺月擺擺手道:「不必用刑,我有辦法讓他說實話。」
  她取出銀針,一排列開來放在那男人眼前。
  「你要是受不住了就點點頭,否則,我每施一根針,都會讓你生不如死,最後會疼得你想把身上的肉一口口咬下來。」
  聽到她說話,男人睜開雙眼凝視着她。
  「你的臉長什麼樣子?
如果你讓我看看你的臉,你問什麼我就說什麼。」
  南宮曜厲聲道:「不行!」
  那男人微微一笑:「果然是易過容。」
  舒淺月就明白自已的易容術被這人看穿了,想到他易容的手法,和自已竟然有幾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