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死的時候,親生父母正在為養女周言慶祝她的生日,我最好的朋友為討好周言而背刺我,而我的男朋友也成為她的未婚夫。
臨死前,周言冷笑地瞧着我:」你回來的那天我害怕極了,害怕你把所有人都搶走。」
但她不知道的是,我重生了,重生回被接回周家的那一天。
這一次,該輪到她害怕了。
01我死在冰冷的出租屋裡,同一時刻,我的親生父母正在為養女周言慶祝她的生日,周言的臉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手上帶着鴿子蛋大小的鑽戒,幸福地依偎在我的男朋友顧準的懷裡。
台下是一片歡呼聲,在歡呼聲中兩人幸福地擁吻着。
死前,周言來找過我,四面漏風的出租房裡,她盯着病榻上起都起不來的我笑出了聲,」周韻,你知道嗎,你回來的那天我害怕極了,害怕你把我身邊所有的人都搶走,但後來我才發現,你根本就贏不過我。」
周言炫耀似地抬了抬手,亮出手指間明晃晃的鴿子蛋戒指,」顧准向我求婚了。
想不到吧,你的男朋友也被我搶走了。」
」現在的你,什麼都沒有,真是可憐。」
我想起在死之前,我疼得難受,給顧准發過消息,求他借我點錢去治病,直到過了好幾天,他才回我消息:」周韻,你真讓我感到噁心。」
原來那些天,他在忙着跟周言求婚。
顧准和我從小一起在孤兒院里長大,我被接回周家時,他還忍不住掉眼淚,每次我在周家受了委屈都會偷偷地跑去找到,找他傾訴。
可是,漸漸地,不知從什麼時候起,顧准開始疏遠我,開始討厭我,甚至,恨不得我去死。
而我的親生父母,在得知我的病情後曾來看過我一眼,不怒自威的父親抖着花白的鬍鬚,」我周正松就當這輩子只有周言一個女兒!」
所有人都討厭我,所有人都不喜歡我,他們都喜歡周言,都圍繞着周言,而在他們最幸福最開心的那一刻,我躺在冰冷的出租屋裡,咽了氣。
02再度睜開眼,我是被一陣急促的呼喊聲驚醒,」阿韻,你醒醒,你醒醒,今天你爸爸媽媽就要來接你回家了!」
視線由模糊逐漸變清晰,面前,正是當值年少的顧准,此刻的他臉上還帶着尚未褪去的稚氣,顧准猛地往我手臂上一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