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媽過來。
真是好大的一副嗓門,還沒進我的門,聲音就要傳到大街上去了:「日上三竿,大夫人這睡性可真好。
哪家的大夫人能有您這樣的福氣?」
「呦,原來大夫人已經醒了。
這婆母還沒吃上早飯,做媳婦的大魚大肉地擺上了桌,真是沒有一點規矩!」
好一副陰陽怪氣!
「還是李媽媽說得對,我差點忘了老夫人還沒吃早飯呢。
咦!
老夫人醒了嗎?
每天我請安的時候,總要在外面聽老夫人打兩個時辰的呼嚕才能醒,今天是怎麼了,太陽打西邊出來了,老太太竟然醒了?」
我裝作不可思議的樣子,捂着嘴。
李媽媽被我狠狠地噎了一下,大抵是沒想到我這素來乖順任人捏扁搓圓的大夫人竟敢出言頂撞她。
到底是老太太身邊的人,很快就回過神來。
「兒媳伺候公婆乃是本分,莫說是要你在外面等了兩個時辰,便就是讓你等上一天你也得等着!」
聞言,我冷笑道:「對對對,你說得都對。
自古長輩約束晚輩,主子管教奴才,是天經地義的事,婆母讓我等,我不敢不等。
我讓你跪,你也不敢不跪。」
李媽媽一聽這話不對,忙指着我:「大夫人,你這是什麼意思?」我端起主母的架子,往那椅子上一坐:「李媽媽目無尊卑,頂撞主母不得不罰,就在這院中跪上四個時辰,杖二十。」
我使了個眼色給銀果。
銀果有些猶豫,但還是讓院中的幾個小廝把李媽媽制服在地上。
李媽媽一陣殺豬似的嚎叫:「我何時目無尊卑,你敢罰我,我要見老夫人。」
人不可與豬語。
我一聲令下,院子里的板子聲、號叫聲此起彼伏。
我冷眼看着。
我現在可不是普通的趙翠華,我是趙•兇狠•無情•煞神•容嬤嬤•翠華。
4老夫人那邊不能不去。
我不僅要去,還要收拾她。
趙翠華是趙家嫡女,趙家乃世家大族。
父親是朝中三品大臣,兄長是今科狀元,祖母乃是當朝嘉康郡主。
若不是祖母有意讓我遠離內宅糾紛,我又怎會低嫁到他們徐家。
這一大家子的人都靠吸着我的血過活,還要騎到我的頭上作威作福,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
如今我容嬤嬤來了,為的就是殺雞儆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