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偏執狂漫漫追妻路第9章 較量在線免費閱讀

偏執狂漫漫追妻路第10章 捕獵者在線免費閱讀

入夜,月色在陰雲的遮蓋下忽明忽暗。

只有清冷的月光透過窗帘的縫隙灑進來,很安靜.人的感知似乎也在這黑暗中變的靈敏起來

穆南山坐在茶桌前,一邊品着才泡好的菊花茶,一邊把玩着桌上的青瓷茶壺和白瓷茶盞

那張陰鬱的臉龐,竟然頗有些俊逸不凡,身穿浴袍,露出黑黝而又發著亮光的肌肉,剛剛洗過澡的氣息中透露出一絲慵懶,

那一顆煙在嘴上左右移動,間或噴出一個極大的煙圈,而拖鞋裡的小拇指頭一開一合地動

自從蘇碗走後,他就開始忙於工作,對於其他的女人也不感興趣,有時候試着去接受新的開始,可是後來發現還是過不了心裏的那一關,

顧思遠曾經介紹過幾個不錯的大學生,但是看到那些女人的心思後就開始煩透了,也有不乏那些女的信誓旦旦的說不愛他的錢,但是只要他的一個眼神,那些女的就再也不敢靠近了,

其實想想之所以沒有激起興趣,就是因為心裏有芥蒂,不敢讓別人再次傷害,

當遇到唐微微的第一眼就覺得

她明明害怕自己,明明自己膽怯,卻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眼睛水靈靈的像閃亮的墨玉,以及說話時冰冷的聲音,那聲音低沉而乾脆,柔媚薄唇,說話永遠都是簡短有效

有趣極了,正是因為如此,見她第一面後就念念不忘,以至於第二次控制不住自己吻了上去,怎麼說呢,自己以為就這樣永遠的孤獨下去,沒想到碰到個這個女人,其實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不一會兒,李安帶着唐微微進來了,

「穆總,唐小姐已經來了」

「嗯,你下去吧」

「是」

李安走後,空氣中透露出一絲乾燥的氣息,不過才五月末,不至於這樣啊,一絲風也沒有,稠乎乎的空氣好像凝住了,越在這樣的情況下,人越容易煩躁,尤其是唐微微,看着面前的男人也不開口只是拿那雙熾烈深邃的眸一眨不眨的凝視她,只覺得背脊都竄過了一抹冷意

穆南山端起杯子悠閑地喝一口茶,淡淡地說,

「不好奇為什麼我今天急着叫你過來?」說完濃密的劍眉稍稍上挑

「不好奇,」

唐微微在不熟悉的人情況下,非常的話少,給人感覺一種難以接近的性格,也不是一直都是這樣,是知道了張哲出軌後,性格大變

穆南山雙眉慣性地微蹙,說道

「那好,既然如此,我來告訴你以後的規矩,以後你就住在這裡,有什麼出去的話會有人跟着你,不要跟任何異性朋友接觸」

唐微微清冷如月的眼眸閃過一絲疑惑,很快反應過來說道

「那我可以有一個要求嗎?」

「說」

「請穆總以後能否潔身自好,不要以後給我添麻煩」

穆南山輕淺笑開,眸子里卻是詭奇的冰寒,說道

「唐微微,你不要得寸進尺,我穆南山還沒有聽過別人的安排」

「不敢安排,只是我想覺得以後你也不想看到,穆總的女伴爭風吃醋,會被推上熱搜吧」

「哦,你吃醋?」

「抱歉,穆南山我這人從小牙根子軟,吃不了醋,是希望你能適當的保護好自己,不要把病帶給我」

「唐微微,你以為我穆南山是隨便女人都能要的?」微眯起深邃的雙眸,目光久久停留在她身上

穆南山即便微笑的時候,他的眉宇間也隱含着一種兇惡的殺氣

「抱歉,我只是覺得我提前說清楚比較好,對於您的私事,我不該妄下定論」唐微微微微的凝眉,不露聲色

穆南山直視着唐微微眼睛,就彷彿是清澈的流水,可以在不知不覺間穿透你的思維

「你也不用總是穆總穆總的,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這裡又不是公司,」

「好」

穆南山刀尖子一樣的目光狠狠地盯剜她幾下,這女人還真是把這個當成合作關係啦?隨便她

穆南山隨後出去不知道幹什麼去,唐微微隨即鬆了一口氣,其實與他對視的時候,她多少有點接不住,但是還好,沒有為難她

他們之間就像圍棋,他進她退,她圍他闖,他們之間充滿了較量

唐薇薇打量着卧室的裝修,整體偏灰,灰色地板,灰色衣櫃,連床單都是灰色的,從裝修都能看出性格,喜歡灰色的人則利用灰色來中和或減弱外界的壓力並承受壓力,也有平衡局面的能力,換言之穆南山這個人老謀深算,也很偏執

唐薇薇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花園,有一大片玫瑰花,看着骨朵很大,像是要撐不住,隨時要盛開

回憶起以前的那個出租房裡張哲送過給她的玫瑰花種子,當時她記得他下班回來很高興的說

「點點,我買了玫瑰花種子」

玫瑰花象徵著對愛情的忠誠,當時還勸他不用買玫瑰花就索性買個種子自己種,省錢還能自己動手,看到自己親手種的玫瑰花種子,小心呵護,灌溉,到一步步開花,很有成就感

可是後來玫瑰花還沒有開的時候,突然下起了暴雨,那天正好窗戶沒有關,水打濕到了陽台上,結果還沒有開花就淹死在盆里,當時唐薇薇還傷心了好久,現在看來也是天意

唐薇薇很快收拾完自己的貼身用品,從那裡帶過來的東西不多,所以很好收拾,準備去沖涼

穆南山離開卧室就去書房了,煙霧繚繞,看煙灰缸幾支剛掐滅的煙頭,眉頭緊蹙,他需要一個獨立空間消化一下,怎麼面對唐薇薇,

他發現只要面對她的時候,事情就會不受控制,自己有點害怕她這樣不冷不熱的態度

總時時刻刻的提醒他準備離開,越想這個就越煩,欲擒故縱?她還是嫩着點

穆南山回到卧室的時候,唐薇薇已經躺在這個床上了,穿着一套草莓圖案的長袖長褲睡衣,很保守,她也不嫌熱嗎?

一頭烏髮如雲鋪散,熟睡時仍抹不掉眉眼間攏着的雲霧般的憂愁,他的目光划過她蝴蝶微翼般的睫毛,紅潤如海棠唇,潔白如牛乳般的脖子,呼吸一緊,一股股暖流湧進體內,她的臉龐是那麼水潤,讓人看了就有想觸碰的衝動,

每次見她都是一副波瀾不驚,說話溫溫柔柔,一看就是小時候家教很好,很注重體態

於是穆南山躺在她的身邊,用手一撈唐薇薇就過去貼他了,只見她皺了皺眉,又沉沉睡去,

沒一會兒呼吸均勻,穆南山睡著了,而唐薇薇睜開眼睛,眼睛像黑曜石一樣亮,思考着以後怎麼度過啊,不習慣別人抱着睡,於是一夜未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