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偏執狂漫漫追妻路第1章 遇見在線免費閱讀

偏執狂漫漫追妻路第2章 糾纏在線免費閱讀

五月初,雲顫市已經進入初夏了。林蔭樹枝葉婆娑,氣候在中午開始炎熱

偌大的房間里,唐薇薇身穿白色弔帶裙,露着細白的腿躺在床上,遠看瘦的只有一個衣服在那攤着,本來豐腴的她,日漸憔悴,消瘦,眼窩凹下去,白皙的臉上,愁眉雙鎖,彷彿烏雲密布,身體里那彷彿是與生俱來的清冷氣息此刻卻讓人莫明的心疼

看起來楚楚可憐,也是難怪畢竟在這房間里不出門整整兩個月

這邊手機響起來起來,看是死黨唐雙打的電話,

「微微」

「嗯」

「我回來了,今晚去出去玩吧」

「不去」

我去淮城快兩個月了,你該不會沒有出門吧「

「……」

「信你個鬼,今晚我去接你,老地方」

說完不等唐薇薇回話直接掛斷了,纖眉一挑,

雲水別墅內

穆南山坐在桌前,吃着飯邊聽母親謝素麗的念叨,「說起來,大兒你該收斂點,最近媽媽聽穆洛人說你,經常帶女孩去酒吧,」

「她不去怎麼知道我去啊?」

「你不能怪她,她還小,你呢都35了,還整天這樣忙於工作,也沒人女人噓寒問暖,身體也照顧不好,再這麼清心寡欲,你準備孤獨終老啊」說完這句話,

穆南山瞟了一眼他媽,濃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揚起,本來就冷漠的臉就又黑了幾度

「那都是朋友,必要的生意往來,所以沒什麼可注意的,」

「說起這個,,你就不能上上心領家來一個我看看,」

「媽,慌什麼,我這輩子有沒有媳婦還不是你說了算,」

謝素麗本來還有把握說服他帶回來,一聽這個頓時心裏不舒服,

「你是不是還在怪我當年……

「媽,過去的事就別提了,」」

「我只是……」

「我吃飽了,先上去了」穆南山說完就上樓去了,

謝素麗快六十的人,臉上由於保養得當,風姿綽約,留下歲月痕迹不明顯,此時眼睛裏的淚水包含着愧疚,說起來他還是不肯放下.,

此時穆南山站在落地窗外看着外面下着雨,看起來欣長的身形,筆直的腿,他只感到異樣的寂寞,彷彿被關在一間空屋子裡,有的是一雙手,但是沒有絲毫可做的事情那樣的寂寞。

其實說起來,他早已不怪母親當年的阻攔,說到底還是緣分沒到,不該走到最後,不一會手機響起來,一看是那個不省心的弟弟打的電話,

「喂,哥」

「說」

「我在酒吧喝醉了你能不能來接我,」

「你不會打車嗎?」

「不是,哥你能不能來」此時穆淮的心裏有點着急,想快點讓他哥來幫他收拾爛攤子,可是哥不是那麼好騙,畢竟他在他哥那都是有過前科的人,

「不能」

一口氣回絕了,穆淮的臉漸漸的變了顏色,眉毛擰到一起,長得眉清目秀,皮膚很白皙,一雙大眼睛格外有神,但想到求人就有帶誠懇的語氣說到

「哥,我求求你了,就這一次你幫我這次,我喝醉撞到人了,」他臉都急紅了,頭上的汗水豆子一樣滾動。

穆南山雙眉輕蹙,臉上淡定剛毅的臉上有一絲慌亂,說道

「」在哪「」

「8號地鐵酒吧」

「你再站在那別動我馬上來」說完,緊接着又打了一個電話給劉淼,不一會那邊很快接了起來,

「呦,你老可悠閑,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

「別貧了,老劉你去8號地鐵酒吧的雲顫大道上看看穆淮傷的人嚴不嚴重,我隨後就到」

劉淼一聽一改痞氣的臉,正色道,

「好,我去看看再給你打電話」

劉淼與穆南從小一起長大,與穆南山不同,劉淼是一個警察,在雲顫派出所工作,他們一個從商,一個從政

穆南山呢,在大學快畢業的時候,他父親穆沖希望他能夠接管家族企業穆氏集團,說起來集團在c.城可是有榜上有名的,涉及房地產,餐飲,等個個領域,當然也不管他能否有成就,就希望他能接手,可是當時快畢業的時候其實穆南山根本不喜歡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也就是誰還沒個叛逆的時候,直到與蘇婉的分手,才能看清男人要有事業才能與人有底氣的相處,與人交鋒的利劍

「我要去美國了,可能得三年」蘇婉說完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穆南山去去機場挽留她,

「我知道,我媽媽對你說的那些話,但是你能不能為我考慮,以後我們的未來,我也在努力,至少現在不要離開」

而蘇婉,人如其名溫溫婉婉,性格也溫柔也也倔強,聽不得別人說她半點不好

「我知道,你在大學期間就與我們南山談了四年,說起來為什麼到現在來找你,就是覺得我們南山畢業要繼承家業了,你也不能當個絆腳石吧!」鞭子一樣犀利的話,從這謝素麗優美的唇里優雅吐出來

心想怎麼也輪不到她來當我們家的兒媳婦,樣子雖好,可惜不是門當戶對,畢竟好看的女人多的是,像她這樣的還是一抓一大把,不知道怎麼就迷了南山的心了

蘇婉看着眼前的貴婦人,哦不,要是順利的話就是未來的婆婆,可是要看就是不順利到了極點,言語中帶着高不可攀的傲氣

說的挺對,有錢有權,說什麼都是對的

深吸一口氣,面帶笑容說道

「阿姨說的是,但是不可否認我跟南山之間的感情,沒有想的忌憚你們的權勢,只是覺得對方心意相通,有眼緣才會在一起的」

謝素麗挑眉冷哼一聲

「我也是從你們過來的,那又怎樣,都抵不過所謂的時間,不如這樣吧,我們做個約定,不要告訴南山」

就這樣蘇婉無視穆南山可伶的眼神和卑微的請求,最後擁抱他一下哽咽的說道

「照顧好自己」

從那以後至今都快三年了也沒有聽到她的消息,當年連個分手也沒有說,就這樣一聲不吭的走了,

穆南山便接管家族企業,沒日沒夜的工作,擴大了規模,但人也變得冷漠起來,俗稱不要命,

手段堪稱不近乎人情,很快就成了雲顫市的一把手

很快劉淼趕到了現場,遠遠的看見一個身穿白色弔帶裙,露着長腿的女人躺在地上,走近一聞這個女的身上有酒氣,頭髮蓋着臉,

隨即問穆淮,怎麼回事,

穆淮眉毛蹙起支支吾吾的說

「我正開着車,突然馬路上跑到我車上,我可沒有撞她,全是她自己,她自己」說著說著就激動嚇得身子一抖,臉色慘白如紙,

「好了,那你怎麼不送醫院啊」

「我本來想的,但是我也喝酒了」「

「你」聽到這劉淼氣的血壓竄上去,

「一會你哥來了再收拾你吧」

穆淮本來就稚氣未脫的臉上,此時愁的看起來老的好幾歲,天啊!他最怕他哥發怒的臉了,好像天要下雨前的烏雲,壓的人喘不過來氣,他心裏默念到:「老天爺能不能讓我活過今晚」

隨即兩人把那女人扶進車裡,開往最近的醫院,此時穆南山打電話問他們在哪,他們說在最近的醫院,

穆南山趕到時,看見病床上躺了一個女人,臉色微紅,嘴唇紅腫,立挺的鼻子,那一抹長睫毛輕輕的蓋在蒼白的頰上,看起來心頭一緊,泛起了異樣的情緒,這個感覺好久沒有出現了

像是枯萎的草,給點陽光就有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