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偏執狂漫漫追妻路第2章 糾纏在線免費閱讀

偏執狂漫漫追妻路第3章 再相遇在線免費閱讀

「南哥,她怎麼看起來跟蘇婉有點像」說完去看穆南山的臉色,由於工作狂的性質,常年不笑,看起來冰山的臉竟有一絲柔和,

穆南山瞥了他一眼,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問了她怎麼回事,

「哦,沒有什麼大問題,就是有點擦傷,休息幾天就可以了」

穆南山收起柔和的眼神,用低沉的聲音問穆淮呢,

「他啊在休息椅呢,剛才還跟我說,怕你來剝了他的皮,先躲躲」

穆南山一聽這個,冷色道

「躲躲,哼看怎麼活命吧」說完就去找人,眼看攔也攔不住,就跟着去,

穆淮看見他哥過來的時候,由於是喝了酒的緣故有點懵,看了眼前的人立馬跳了起來,雙手合十道

「哥,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

「你不用跟我認錯,看來你還是改不了,這把你不去劉淼那獃著享享福,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說完尤其是享福兩個字咬着牙說的,於是抬腳就走

此時已是凌晨三點,大廳沒有什麼人,此時兩個人的對話就顯得尤為清晰,而穆淮對劉淼說

「你該不會當真了吧,我哥說著玩呢?」

「說著玩的好,還是嚇唬你呢,不過我當真了」

「不是吧,喂,,,別拉我,我自己能走,」說完就被劉淼鎖喉樣的拉着往外走,

此時穆南山來到病房前,看着這個女的臉龐,微微的嘆口氣,

不一會就醒了過來,看着眼前陌生的房間,怎麼回事?昨晚唐雙接她去酒吧,喝的差不多的時候,唐薇薇去洗手間,一出門看見有個流里流氣的男的截住她說

「小妹妹,自己一個人怪孤單,讓我陪陪你,」

「你認錯人,我不認識你」

「哼,看見你穿的衣服也不是什麼正經女人,怎麼還看不上本少爺」說完。唐薇薇見勢不妙就拔腿就跑,跑出了酒吧,結果沒看見就撞上了一個車,此後就不知道怎麼回事了,

穆南山見女的醒來的時候眼睛亂轉,就立即說,

「我弟弟把你撞了,送到了醫院,怎麼樣你有沒有不舒服」說完往前1靠近了一步,頓時唐薇薇感覺有點尷尬,因為兩人挨得有點近,看着男人炙熱的眼神,便往後說到「

「我沒事,」

「你叫什麼名字」

「唐薇薇」

「我叫穆南山,是撞你那人的哥哥,」

唐微微看到他那乾淨利落的劉海半掩着燦若星辰的眸子,微眯的幽幽的眼眸,如透徹湖水般泛着瀲灧波,這樣的眼神,很難讓人意志堅定,怕深陷其中,

個子高大,站得筆挺,單穿一件黑色襯衣,下身一件黑色西裝褲子,更像高定衣服,款式雖然大眾化,但是一看就是價值不菲

「穆先生,我沒事,今天就能出院,你不用擔心我會訛你錢,」說完眼神直視穆南山的眼睛,

那雙眼睛多了份警戒,卻擁有絲毫未減的清澈和傲慢。

告訴自己,要意志堅定,不要怯場

而穆南山覺得此話有點刺耳,但無妨,玫瑰怎麼會不帶刺呢!

薄唇緩緩拉開一個戲謔的弧度,說道

「唐小姐,誤會了,我本着肇事方的態度是與你照顧,不必拒人千里」

「你有事打我電話,這是我的名片,我先走了」

穆南山走後,唐薇薇看着那個名片,想着最後他說的那句,有事打我電話,

低沉略微沙啞的嗓音,雖輕柔,卻帶着危險的意味。,

喃喃自語道,還是不要見面了,畢竟看見他們就覺得不自在

入夜,月色在陰雲的遮蓋下忽明忽暗

這時唐雙打電話過來問她在哪裡,說明了情況,其實跟唐雙在大學四年,玩的也非常默契,感情也很深厚,兩人同姓卻不同名,不過在唐薇薇看來這是親上加親,不一會趕到了醫院

「我草,唐點點,你不會想不開了吧,不至於這樣吧,你這樣忘了還有你媽呢?就不管了嗎?」

一連串的問號拋給唐薇薇,唐薇薇眉目微擰連說,

「沒有,就是出了點意外,有個人把我撞了一下,我沒事了,你不用擔心,」這話一說出口,唐雙連忙掉起眼淚,

「我不管,你可不能想不開,他出軌就出軌,你不能丟下我和你媽啊」

唐薇薇聽到這眼裡有了一絲微光,是啊!總不能這樣活吧,連忙安慰到

「沒事的,我好好的,再說了我又不是為了他,別擔心了」

一聽這個唐雙止住了哭,

「真得?」

「真得」

「太好了」

「你今天就能出院嗎?」

「是的,」

穆南山進來的時候由於門沒有關,直接看到了這一幕,兩人抱頭痛哭,於是敲敲門問到,

「對不起,打擾了」

兩人同時抬頭望去,唐薇薇一臉冷漠,而唐雙就不同了,直接跳了起來,

看着眼前的男人,穿着一套灰色的西服,裏面雖然穿着普通的白襯衫,但是配着筆直的大長腿,合身的剪裁,再往上看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劍一般的眉毛斜斜飛入鬢角落下的幾縷烏髮中。

英俊的側臉,面部輪廓無可挑剔,像極了小說的霸道總裁,偷偷的問唐薇薇是誰,只見唐薇薇清冷的聲音說到

「沒事,穆先生,我們沒事,我想今天下午就可以出院,您就不必再來了,」

穆南山覺得唐薇薇的話有點過於撇清關係,不知怎麼一聽到這個話心裏有點不舒服,於是道

「唐小姐,雖然我弟弟撞了你,作為哥哥我來探望你,無妨吧!怎麼唐小姐急於給我劃清界限呢!」

唐薇薇一聽這話臉部一愣,眼睛帶着一絲冷光直勾勾的看向穆南山,

「穆南山,你誤會了,沒什麼化不化清界限的,我只是覺得我沒事,可以出院了所以說得話有些唐突了,抱歉」本來就沒有什麼心情與人糾纏,更何況我唐薇薇也不是什麼特別親近的人,更別說是男人了,

穆南山覺得眼前的女人,說話的表情彷彿是不諳世事,好像我就是毒藥,巴不得快點離得遠遠的,真是又美又颯,好像有點捨不得就此別過了,於是收收臉色,淡定的說道

「唐小姐,你覺得怎麼方便怎麼來,那我安排好出院手續,再派人送你回家」

唐薇薇一聽這個連忙道

「不必麻煩穆先生了,我自己可以打車回家」

穆南山嘴角微微向上一撇,

「好,你自便」說完抬腳走了

唐雙急忙說

「行啊,糖糖,這不就是小說里霸道總裁的樣子,你怎麼冷冰冰的」

唐薇薇覺得此人,經歷豐富,一雙眼眸總是帶着炙熱,好像自己有什麼想法,他都知道,所以覺得此人不簡單,便覺得道不同不相為謀,於是說到

「你喜歡這款,那你家江辰怎麼辦,」

「哎呀這也不耽擱啊,我怎麼說也是經歷豐富的海王,多養幾條魚怎麼了」說完還很有自信的表達了一個wink,唐薇微看見這個直接白了一眼,

「小心魚塘炸了,你收不了場」

唐雙笑眯眯的說道,

「不會,我可是高端玩家啊,怎麼樣。要不順便給你幾條魚嘗嘗鮮。」

唐薇微說到,

「不用了我可沒有那麼多的精力,我得要找個工作上班了,不能這樣活着了,」

「那也是你也得為你媽想想,還有我啊,我的好糖糖」說完兩人快速收拾東西,一瘸一拐的走出醫院病房,

打到了車,就去唐薇微的出租房裡,居住的地方是一片老小區,沒有電梯,但好在比較安全,價格也便宜,所以在這一住就住了三四年,二人打開們,屋內房間不大,一個沙發和這個不大不小的電視,再進去一看,一地的啤酒易拉罐,滿屋狼藉,看到這唐雙就抱住唐薇薇說,

「是不是傻,作踐自己,別人又不知道,還是你受罪」說完就埋頭進唐薇微的胸口,唐薇微安慰道,

「別哭了,以後不會了,我發誓1」

於是二人商量的要吃什麼,唐薇薇說

「不如點外賣吧,也沒空做飯,還得打掃房間呢?」

「好的,我點吧,不能吃辣的,點個米粉吧,不要辣椒,行嗎,糖糖,」

唐薇微微笑說

「好」說完就打掃起了衛生,不一會外賣來了,衛生也打掃好了,吃完以後,兩人便躺在沙發上,呼呼大睡,

這邊穆南山出了醫院就去公司了,最近要開始競爭地皮,所以什麼都要親力親為,在開會的時候部門經理彙報工作,告訴他什麼時候開始競標,

回到辦公室,穆南山坐在辦公椅上,看着文件,腦海中又想起了那個初次見面那個女人楚楚可憐的樣子,再到後來見到他那種冷冰冰的樣子,感覺有點意思,想到這嘴角不自覺點上揚,笑出了聲,好久沒有這個樣子了,於是就讓派人去查查這個女人的來歷,這邊不一會就出來了,

唐薇微二十五歲,c.大學校畢業,家世簡單目前只剩下一位母親,母女二人相依為命,在大學談了個男朋友,看到這穆南山心裏一緊,原來有男盆友,難怪看見我就跟瘟疫似的,也罷,便不再去思考這個問題,就繼續投入工作了,

唐薇微醒來的時候已經晚上八點了,睡了那麼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