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偏執狂漫漫追妻路第5章 油腔滑調在線免費閱讀

偏執狂漫漫追妻路第6章 屈服在線免費閱讀

「穆先生,還真是巧啊,哪都能碰見」

穆南山聽見這話,就高興的說道,

「估計是老天爺看不得我整天單相思,才安排你我的相遇,」

唐薇微聽進這話,眉峰微擰,微色道

「看你你一把年紀了,怎麼還是油腔滑調,」唐薇微說完句話就愣了,不知怎麼自己說出這話的語氣帶點撒嬌的味道,

穆南山一聽着,他眸光一轉落至唐微微身上道:

「是嗎,我只對你說這話

一道低沉渾厚的男人嗓音,

唐薇微覺得此人危險,便不想多次交談,就趕快去後台了,

穆南山,眼睛微眯,釣魚啊還得魚兒自己來,不急。

回去了的時候,穆南山坐在后座閉着眼,司機老李是兼助理跟着穆南山三年了,很了解穆南山,今天在會場看到穆南山跟一女人說話,覺得很奇怪,那個女人跟別人穿衣打扮的不同,一看就是那種正經女人,於是好奇的往後面看了一下,此時在穆南山醒了過來問他怎麼了,有什麼事,老李連忙說到沒有,

「咱們還是回**公園,還是老宅子,

穆南山微微皺眉,回**公園吧

唐薇微正在上班,碰巧媽媽張文艷打來電話問她的情況,

「媽,我最近剛換了工作,挺好的,你呢,在家裡怎麼樣」母親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在家裡,可能自己習慣了,讓她來大城市生活,死活不願意來,說是怕水土不服,其實怕給孩子添麻煩。

「我挺好的,就是問你怎麼樣,怎麼換工作了,那好好的怎麼辭了」唐薇微一聽這趕忙着急回復到,

「媽你不用擔心,,只是想換個地方,換個工作而已,不用多想,」

「」好,沒事就好,那你忙吧,」

「媽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啊,身體不舒服嗎?」

「媽有什麼事,就是想告訴你,想你了,我掛了」

隨即掛斷了電話,唐薇微一聽着這幾天抽空回去看看怎麼回事,

而穆南山這邊隨着幾個死黨在ktv這邊喝的昏天黑地,劉淼看着穆南山喝的神志不清,說道

「不行啊,這才是養魚的標準,為何,怎麼不行啊,」

穆南山撇了他一眼,告訴他

「爺,只有想喝不想喝,哪有不行的道理」

劉淼一聽這個就樂了,

「那行啊,那就繼續以酒解醒啊」

說著又端起酒杯,而此時一起玩的顧思遠,攔住說,

「哪有這麼喝的,我看穆總是有什麼心事啊,怎麼今天一激就炸毛了」

穆南山一聽這話,臉漸漸變了顏色,眉峰微微擰,而顧思遠一看這個是發怒的癥狀,便隨手召來了兩個大胸美女,說道

「今夜,穆總不太有興緻,你你們好好把握,陪穆總樂呵呵的,」

而穆南山瞄了一眼,只說了一句話,

「顧思遠,你是不是活膩歪了,敢在我這找樂子干,」

顧思遠一聽這個,連忙道歉

「哎呦,對不住了,你沒有有興趣咱就不玩,」說完就笑眯眯的討好穆南山

而穆南山一看這,便覺得獃著沒意思了,便走了出去,而劉淼隨後說,

「哎,等等我,」二人出來以後,司機老李在門外等着,上了車以後,劉淼就問,

「怎麼興緻不高啊「」

穆南山擰眉,或許喝了酒去不願意說些什麼索性就閉上眼睛,心腦海中浮現那個皮膚細潤如溫玉柔光若膩,櫻桃小嘴不點而赤,嬌艷若,腮上兩個陷得很舉動的酒窩,甚是讓人憐憫,可是總是見我一副巴不得遠遠的樣子,真是應了那句話,得不到才會更加想念

唐薇薇一連請了長假,回去探望母親,唐薇薇的家就在偏遠地區的一個山村裡,

由於交通不發達,但好在風景不錯,、朦朧的遠山,籠罩着一層輕紗,影影綽綽,在飄渺的雲煙中忽遠忽近,若即若離,就像是幾筆淡墨,抹在藍色的天邊,

很快到了家裡,一進門沒有看見母親,便在旁邊鄰居問原因,原來母親那天打電話支支吾吾的,是住進了醫院,該死的!我怎麼沒有早點發現呢?

連忙趕到了醫院,在病床里看見了媽媽,面如土色,很瘦,看起來像生大病的,

「媽,你怎麼了,你怎麼不在電話里說啊,我應該早點發現的,對不起」

「沒事的,孩子我真沒事,」張文艷連忙安慰道,怕孩子擔心,

後來唐薇微去醫生辦公室問了醫生怎麼說,醫生說是腎衰竭,已經是晚期,告訴她安排後面的費用,好繼續治療透析,

「需要多少錢,」

「三十萬」

是的,三十萬,只是可笑,在哪能湊三十萬,

醫生問

「你自己嗎,你爸爸呢?」

唐薇微嘆口氣答到

「我爸爸去世了」說完醫生也覺得無為能力,只能安慰道,你自求多福了,

從醫生辦公室回來,唐薇微好像行屍走肉般,游遊盪盪的,不敢回病房,怕看見母親,怕讓她知道自己的無能,該去哪籌這筆錢,

於是開始在通訊錄找人打電話,找來找去才發現沒有幾個人,找到唐雙,聽到唐雙抱怨最近沒有錢,也是掙一分花三分,索性就沒有開那個口,

就這樣決定來到雲顫市,來到這裡治療還方便點,只能邊治療邊想辦法了,

思來想去覺得來錢快的時候就去酒吧做推銷啤酒,直接現結,於是就開始了白天上班和給母親送飯,到晚上去酒吧推銷啤酒,雖然累但是很值得,

這天晚上被經理叫去給,1688房間送啤酒,聽姐妹說這個vlp房間不是每天都開放的,只是隔幾天固定的人來,當然也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進去的

走到門口,唐薇微心裏突突的,總有點不安,但不知為什麼,

推開門進去的時候看見包廂里,男的女的大約有五六個,一看就是紈絝子弟,覺得他們不是什麼好惹的主,於是趕緊送完啤酒就準備回去,可是好巧不巧,偏偏不讓你那麼順利,於是顧思遠叫住了她

「站住,我看着這位小姐面生,新開來的吧,怎麼不給我們幾個敬酒啊,」

唐薇薇聽聞他們這些天之驕子,不會尊重人,但是又不能硬碰硬,所以改成溫柔臉,微笑道,

「這位先生,你搞錯了我只是一個賣啤酒,根本上不了檯面,所以我怕我敬你酒,是對你不敬,」

唐薇薇這一笑不要緊,但在穆南山眼裡可是了不得,她笑起來的樣子最為動人,兩片薄薄的嘴唇在笑,長長的眼睛在笑,腮上兩個陷得很舉動的酒窩也在笑,真得一笑就世界都亮了,剛才他在角落裡的沙發一直看着,這個女人會如何應付,但還算會說話

顧思遠一聽這個,可不管她是不是幹什麼的,就直接抓起她手,說道,

「小爺,今天我是給你面子,你倒好不領情算了,還他媽勾引我,那不如咱們就好好了解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