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偏執狂漫漫追妻路第6章 屈服在線免費閱讀

偏執狂漫漫追妻路第7章 化妝在線免費閱讀

唐薇薇掙扎着,可奈何男人始終是男人,根本干不過,於是就胡亂扭曲鞋,直到這時穆南山站了起來,說到

「行了,你一個男人怎麼還用強呢,丟不丟人,」說完就直接拉起了唐薇微的手,走了出去,唐薇微被拽到洗手間,這一路上能感覺到男人的怒氣,手勁很大,白細的手腕很快勒出了紅印,不明白他生氣什麼,

「你先放開我,穆先生」

「,,,,,,」

「穆南山」

「怎麼在別人面前可以賠笑臉,在我這就一副生氣的樣子,怎麼看不起我是吧?」

「你先放開我,」唐薇薇大聲喊道,

穆南山放開了她,唐薇微揉着手腕,說

「我很缺錢,所以我來了這裡,如果冒犯到穆先生,對不起」說完就準備走,可是穆南山又一股怒氣拉住她,握着腰,俯身吻了下去,帶着怒氣,唐薇微驚呆了,

「」又來「」,,這人是不是瘋了,使儘力氣推開他,說道

「什麼意思」說著就準備去打他,被穆南山抓住了手,說到,

「我給你錢,你要多少」

聽他說完都愣了,腦子裡一片空白,一時反應不過來,

「你不是需要錢嗎?我幫你,但是前提條件就是你必須做我的女人,」說完,唐薇薇不知道說什麼,只覺得告訴自己不能這樣,又好像只能這樣,從他這拿到錢可快速治療,

可是,哦沒有可是,短暫停留一下,媽媽需要治療

「唐小姐,你可以慢慢考慮,我有的是時間,,我記得你有我的名片,想通了打電話給我」,

晚上,她坐在回醫院的公交車上,車窗外的川流不息,時不時透過車窗的涼風,吹着她的頭髮,凌亂的搭在她的臉上

她收回目光,看着自己穿的潔白的衣服上有個小沙粒,輕輕彈走,她在想如果煩惱能像這個沙粒一樣被彈走就好了

但事實上根本不會

唐薇薇回到醫院,看見母親躺在床上,面色比剛見面那會好多了,看着母親覺得自愧不如,沒有能力讓她可以更好,心裏苦澀極了,

眼淚就像是不斷線的,瘋狂的流過嘴角

自己就偷偷的自己躲在走廊里無聲的哭了起來,

一連幾天唐薇薇繼續上班,但從那以後再也沒有見過穆南山,不知怎的就好像是浮萍,無依無靠,心裏有點落空

思緒陷入那天的畫面里搖擺不定

唐雙打電話過來的時候,唐薇薇剛好下班,於是問她有沒有空喝幾杯,就約在了大排檔,唐雙問着她母親的事,怎麼樣,告訴她自己手裡有個兩萬塊錢,先給她應應急,唐薇薇也是悶頭喝酒,不說話,喝的差不多的時候,兩人打車回出租屋的時候,唐雙就回去了,留下唐薇薇自己在這,

手裡拿着那個名片,不知該不該打,思考半天,於是打了回去,那邊很快接了起來

「喂」

「喂。穆總,你之前說的那個包養協議還有效嗎?」

「當然,你在哪裡」

唐薇薇說了地址,穆南山很快趕到了樓下,她站在陽台聽見汽車鳴笛,意思讓她下去,她看見一輛銀灰色的邁巴赫閃着燈,便很快下樓,她看到車子,到這個時候她沒資格想應不應該,

很快坐進了副駕駛,穆南山手握方向盤,看了她一眼,剛毅的側臉,眼神很傲慢,似乎在說你看我還是等到你了,

開的很平穩,路上兩人無言,但車子很快到了**公園

這是穆南山的私人別墅,獨立樓房和小院,外

進了屋內,這是一個洋房,屋內裝修的很簡單,全屋都是灰色調,僅用淡藍色的實木隔斷形成吧台,會客廳和廚房,

看起來比較壓抑,很符合他的性格,獨具一格又很傲慢,只有天花板上的水晶燈池散發的柔和光芒,把這種清冷稍稍中和了些

「你先去洗澡吧」穆南山說道

「好」唐薇微點頭答道

「洗手間在二樓左邊第一個」

「好」

洗完澡唐薇微磨磨蹭蹭的不肯出來,穆南山看出來她的意思,於是敲門道

「唐小姐,你要是不願意可以反悔,不必這樣躲着不見人」

語氣永遠會讓人覺得無形的壓迫。

「沒有」唐薇微見狀不得已才開門,

穆南山看見她,剛洗完澡就好像是一杯清香沁脾的茶,香味早已深入他的骨髓;,隨即抓住了她,嚇得整個人身子僵住,屏住了呼吸。

緊張的心跳聲,均勻的呼吸聲,在靜的詭譎的氣氛下,異常清晰。

往床上一丟,自己隨即壓了上去,吻住了唇,唐薇薇覺得身上好重,可是推不開,,,,

於是二人折騰到半夜,天空泛起魚肚白,才沉沉睡去

這一覺醒來的時候已經快十二點了,渾身無力,像車壓過一樣,下床的時候差點站不穩,看看房間空無一人,穆南山不知道上哪去了,也好,至少不面對面的感到尷尬了,

去了洗手間準備洗澡,站在鏡子前面,看見脖子以下的吻痕,呈紅紫色,看上去顏色特別深,看着鏡子里的自己還真是可憐,淪落到這般地步,不過沒有時間在這矯情了,快速洗了澡,準備去醫院

到達醫院的時候,醫生告訴她醫療費已經有人交了,而且還安排到vlp,還有陪護人員,這一切不用想也知道誰安排,只是覺得驚訝,短短几天他就把她調查的很清楚,真是有錢任性,沒錢認命,不過這一切看來是各取所需罷了,

見了母親,母親剛好吃完飯,母親對能安排到這個病房很好奇,女兒怎麼突然有那麼大的能耐?

「微微,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有錢」

「媽,這個是我老闆安排的?你不用擔心錢,都是他給我的,只不過要用工資抵」這麼說張文艷就放心了於是道

「那好,你要好好的給人家工作,有空的時候請人家吃頓飯,表達一下謝意」

「哎,我會的,媽你休息吧,我去上班了晚上再來看你」

「好,你要是忙就不用過來,怕你累壞了身體,」

「媽,不會的,那我走了,」

從醫院離開的時候,穆南山發來信息,上面的意思晚上有個宴會你陪我去參加,她看完,還有的選嗎?

穆南山早上醒來的時候,看見她窩在自己懷裡睡覺,像個沒安全感的孩子,讓他心裏升起了莫名的情愫,

看着她的臉龐,長長的睫毛,還有一頭烏黑的長髮,加上昨晚洗澡留下的沐浴露香味,雖然跟他的香味一樣的,但是卻在她身上特別好聞,心裏的一緊,

自己什麼時候開始對她念念不忘的,是從第一次見面,也是看見她這樣睡覺,心生憐憫,從哪兒以後就想摟着她,保護她,可是不負遇見,終於是硬綁的在一起了

便早早就起了床,覺得要是再繼續看着她,自己估計就不用起了,可以膩歪一整天,以至於導致今天開會的時候一直不在狀態,其他人也是看在眼裡,平常總裁一直都是嚴肅,一點紕漏就要大發雷霆,都看的出來,今天心情不錯,好在老闆心情不錯,員工就好過,

於是拿起手機給唐薇微打電話,「喂」

「喂

「你在幹嘛」」

「我在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