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偏執狂漫漫追妻路第8章 回憶在線免費閱讀

偏執狂漫漫追妻路第9章 較量在線免費閱讀

宴會上各界人士都心照不宣的彼此交流,名媛伺機在暗流涌動,各自帶着醜陋的面目

唐微微回到宴會一直尋找穆南山的身影,宴會上沒有他的影子,眼神帶有不削和鄙夷,她就覺得與這裡格格不入,就在這時劉淼過來了

「你找穆南山?」

唐薇微回過頭來,看見這個在路邊遇到那個與她打招呼那個,與穆南山的氣質不同,這個就顯得比較溫和,隨意

「是的,不好意思你是?」

「我叫劉淼」

唐薇薇嘴唇上揚,眉眼笑成月牙,這個笑有七分真,點頭道

「那你能幫我聯繫他嗎,我得包包在他車上,謝謝了」

劉淼垂下眼眸看着她臉上精緻的妝容,心上一緊,又來了那種情愫,說不上來

剛才一直在觀察她,發現她似乎在找人,就走過來跟她搭話

於是隨即掏出手機,剛撥電話,耳後有人說道

「怎麼了」

二人回頭看,穆南山雙眉慣性地微蹙,永遠臉上喜怒不言於表,城府極深

「我的包包在你的車上,我想打個電話給我媽媽,可以嗎」

這句話半真半假,一來想逃離這個與她格格不入的宴會,二來確實想要打電話給媽媽

穆南山看看她似乎沒什麼情緒,一直淡淡的表情,便說道

「正好,我剛處理完事情,我們走吧」

說完一同與劉淼打招呼,告別走了

劉淼點點頭,看着他們的背影,若有所思

唐薇薇回去路過走廊的時候,聽見有人說,剛才似乎有兩個女人在哭,鬧得挺大,

她瞟了一眼穆南山,還是那幅事不關己的表情,沒一絲異樣的表情,

不一會,出了門口司機開車來了,坐到后座,她再次按捺住心中的羞恥感,目光凄然,看向流光溢彩的窗外。清涼的夜風時斷時續,路燈在窗格中一盞盞划過,會所的四周千百霓虹齊齊閃爍,如同星斗,與天幕中的月色交輝相應,越發顯得夜的絢爛妖嬈

唐薇薇拿出手機給媽媽打電話,發現對方無人接聽,嘆了一口氣,心裏亂糟糟的,可能媽媽睡著了,這樣安慰道

「你今晚回你的住處把你的行李箱拿過來,以後就住在**公園」

沒有詢問,只是通知一下,這樣的說話方式,還真是一貫他的作風

「好」

唐薇薇上樓用鑰匙打開門,回到住的地方,看着空蕩蕩的房間,這裡已經沒有張哲的任何東西,就只是好像他去工作沒回來而已,

人的去留不能強求,即便安慰不下百次

唐薇薇坐在沙發上,回想那次捉姦在床,張哲那個驚慌的眼神,但隨後又淡定下來,祈求唐薇薇

「我沒有,是她逼我喝酒,所以才一時情迷,做了對不起你的事,薇薇,我真的愛你」

當時,唐薇微沒什麼表情,只覺得腦子空白,不知道什麼心情去面對,似乎早有預感知道他們早晚有這一天,

那時候剛剛工作,對未來都充滿憧憬,什麼都想的美好,他們共同商量,一起賺錢,一起努力,一起攢錢買房子,張哲還總安慰她說我們以後一定會賺大錢,以後生幾個孩子,

可是後來兩人總是冷戰,唐薇薇覺得是他工作壓力大,總是安慰自己沒事的,於是想盡辦法去討好他,本來不會做飯的,就去學着做飯,煲湯,做甜點,

張哲下班回來後,看着一桌子菜,陷入沉思,久久沉默,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只是緊緊擁抱她,哽咽道

「點點,不用做這些,你本來也工作忙,不用那麼辛苦,」

「沒事的,只要你開心我什麼都是心甘情願的」

現在想想他那不是感動,而是愧疚,倒不至於自責,只是有點良心過不去,戲演的真好,

以至於後來發現張哲夜不歸宿,經常接電話到外面去接,要不就是掛了當沒聽見,

唐薇薇有所警覺,只是覺得這樣的事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便沒有放在心上就隨他便

後來在上班的時候,有人發信息說張哲在雲顫酒店833房間,剛開始覺得沒在意,不知道是誰惡作劇,可是越想覺得不安,那種慌亂感壓的喘不過氣,索性請假去雲顫酒店

我們時常覺得發生這些事的概率太小,

所以不得不去維持那僅剩無幾的信任,

到了833房間門口,唐薇薇手抖的敲不了門,身體抖得一抽一抽的,但還是咬牙敲門

門很快開了,開門的正是張哲,睜大雙眼看見薇薇,像是驚了的兔子,滿是不相信

「你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薇薇說出這句話,還沒有顯得有哭腔,至少聽起來很平淡,像平時很正常的對話

進去以後,那個身穿浴袍的女人,正是他們主管,看身材豐滿,卓越風姿,保養得當,加上手指尖的香煙,再加上這個房間的曖昧氣息,

鬼能相信他們只是在一個被窩裡單純聊天嗎?

「我們單獨談談好嗎?」薇薇看向張哲

「好」

既然事已定局就不要欲蓋彌彰了,那就好就事論事

他們兩個來到了走廊,面對面站着,誰也不肯開第一句,她一直等他怎麼圓這個局,甚至只要說點點,我們回家,

她就心軟了,就不相信這一切的事,可是呢,他似乎是破罐子破摔般,也不打算去哄她,連解釋都懶得解釋

張哲知道薇薇的脾氣,平時小吵小鬧不會來硬,女孩子嘛,只要你用心哄,哪有記仇的,

可如今他出了軌,不敢面對薇薇,忐忑不安,怕極了,還沒有想好怎麼開口,就聽見那清冷的聲音

「既然你不開口解釋一下,那我就把話說清楚」

「我在來的路上就在想,你會有迫不得已的理由,覺得這是你們在酒店談工作,可能是累了就到酒店洗個澡換衣服,也有可能是.,其他,」

「我不敢相信我們大學四年抵不過你幾個月的新鮮感,但事到如今,你也無話可說,」

「點點,我不是,,,」

「別叫我點點,你讓我覺得這個名字從你嘴裏叫出來骯髒,」

唐薇薇哭的撕心裂肺,上氣不接下氣,這種痛苦是那樣銳利,那樣深刻,又是那樣複雜,那樣沉重,

她低垂着頭,長發垂直在胸前,露出一截娟秀細長的頸子。她很少流淚,黑眼睛裏滿是淚影,流到她靜白削瘦的臉頰上來。

感覺就是每一根神經都在絞痛,每一個細胞都在割裂。從爸爸過世後很少大哭的,因為爸爸曾經告訴她,不能為了任何事傷害自己的身體,很顯然此刻她沒法去聽爸爸的話了,

「我們就此別過吧,你搬出那個房子,最遲明天,要不然我就當你不要了那些東西」

顧不得張哲最後說什麼,大腦已經模糊到聽不見任何聲音,也不知道最後怎麼到家的

以為說了分手就不見面,以為說了再見就不想念。可一個突然跟他有關的瞬間,哪怕是一句相似的話,都足以讓你淚流滿面,深愛過的人哪能說忘就能忘

畢竟大學四年,最美好的初戀,最難纏的也是初戀

再這樣痛定思痛也無濟於事

叮咚,這時候門鈴把唐薇微徹底從回憶里清醒過來

打開門看見是穆南山的司機,面容中規中矩,身材勻稱,之前沒有仔細打量這位司機的面貌,現在看起來是穆南山身邊最接地氣的人了,

「你好,唐小姐我是穆總的司機兼助理,我叫李安」

「啊,有什麼事嗎?」」

「穆總讓我來接你回**公園」說完點了下頭

「他不是明天晚上嗎?」

「這個不清楚,穆總說!讓我來接你,請別讓我為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