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他咬牙看了那協議的內容,上面寫着她只要女兒,其他的什麼都不要。

呵。

他用力握着鼠標,冷笑不已。

她倒是瀟洒,凈身出戶,但是,她有想過離了婚之後的她會是什麼處境嗎?

離了婚,脫離了陸太太這個頭銜,脫離了陸家這個豪門,她阮溪一無是處,當初她大學一畢業就嫁給了他,婚後這幾年從未出去工作過,完全沒有工作經驗,在D城這樣一個充斥着海歸和高學歷人群的大都市裡,她能不能找到工作還是個問題。

她想要女兒?她拿什麼養活女兒!

所以,他怎麼可能讓女兒跟着她!

而他也清清楚楚的知道,女兒又是她的軟肋,如果他不肯同意將女兒的撫養權交給她,那麼這個婚她就離不成。

他篤定,離了女兒,她活不了。

想到這裡,一直堵着胸口的那股悶氣瞬間就消散了,呼吸也變得通暢了起來,隨手拿過了桌上的電話,直接就撥了她的號。

阮溪接到陸景琰的電話的時候,正從的士上下來朝蘇依家所在的樓走去。

她剛從女兒的幼兒園回來,作為一個母親,昨晚狠心丟下女兒一個晚上,心裏的思念和煎熬讓她徹夜難眠,所以一大早就打車去了女兒的幼兒園門口,等在那裡想要看看小姑娘還好不好。

她沒開自己的車,怕被陸景琰發現,打車去了之後就那樣坐在的士里,打算趁女兒來上學的時候看一眼。

她還以為他會打發人送女兒上學呢,沒想到是他自己開車來送的。

他那樣西裝革履氣宇軒昂的牽着女兒的手站在人來人往的幼兒園門口,引來了許多家長和幼兒園年輕女老師的注目。

他什麼表情她沒顧得上看,她只看女兒了。

視線貪婪的投在小姑娘的臉上,她看到女兒還挺開心的,沒有鬧什麼彆扭的情緒,女兒要進幼兒園的時候,他還抬手揉了揉女兒的頭髮。

這簡直讓她以為自己看錯了,印象里,他從來沒有跟女兒這樣親密互動過。

她心裏百般不是滋味。

很矛盾。

她既希望女兒不要因為她一晚上沒回去而傷心哭鬧,可是女兒真的沒什麼反應,她卻又覺得失落,覺得被女兒拋棄了。

她既希望女兒不要跟他太生疏,畢竟他是女兒的父親,可是又希望女兒跟他生疏,這樣離婚之後女兒不至於太難過。

直到的士司機詢問她是不是該走了,她才回過神來讓司機返回。

此時站在蘇依樓下,她看了一眼手機上的來電顯示,她知道這個時間他肯定到了辦公室,也肯定看到了她委託律師發給他的離婚協議,或許他這個電話就是通知她馬上去辦離婚手續的。

所以,她接起了電話。

只不過電話接通之後她什麼都沒說,等他給出最終的答案。

心裏是苦澀的,當初自信滿滿能經營好這段婚姻,現在卻以離婚收場,阮溪覺得,周圍的一切都在嘲笑着她當初的不自量力。

「怎麼肯接電話了?不是有本事關機嗎?」

電話剛一接通,他嘲諷的話語就傳了過來,阮溪沉默着不說話,她覺得現在的自己跟他無話可說,只求他快點給個答案,給個痛快。

他在那端嗤笑了一聲,

「女人作一點,可能會吸引男人的注意力,但是作大了就不好了。」

高高在上的語氣,帶着他面對她時固有的漠然,還有明晃晃的嘲諷。

阮溪只覺得屈辱和憤怒,他將她提離婚這件事,形容成是她在作死。而且他說這番話的語氣,分明是篤定這個婚她離不了。

她張了張嘴想要開口說什麼,卻發現自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因為她被他這句話給氣的嘴唇都在哆嗦。

「說話!」

而她一直沉默,也惹得他更加不滿了,在那端很是不耐地喝了一句。

阮溪用力咬住自己的唇,將自己的情緒逼平,再開口的時候已經是風平浪靜,

「我跟你沒什麼好說的,離婚的事情跟我的律師談。」

她說完便準備掛電話,她接他這通電話是想要聽他的決定的,而不是聽他在那兒對她冷嘲熱諷。

她尚未來得及掛斷電話,被他在那端惱怒喊住,

「阮溪!」

那端的陸景琰也是被她這種疏離的態度給氣的火冒三丈,

「地球圍着你轉的嗎?你他媽想結婚就結婚,想離婚就離婚?」

「我告訴你,門兒都沒有!」

他的吼聲透過手機聽筒傳過來,讓阮溪的心愈發的趨於平靜,

「陸景琰,我們又何必互相折磨呢?夏瑜現在已經回來了,你愛她,她也愛你,你們兩情相悅——」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他憤怒打斷,

「別把你自己說的多無辜!當年要不是你趁我喝醉跟我睡了懷孕了,她也不至於跟我分手!」

陸景琰這番話讓阮溪剛平靜下來的心無法再繼續平靜下去,她在這端冷冷地笑,

「難道不是因為她跟你提分手在先,所以你才傷心欲絕喝醉了嗎?何必把你們沒能在一起的錯誤怪罪到我身上。」

「是她提分手在先又怎樣,如果不是你,我還有去挽回的餘地,但是因為你懷孕,我不得不娶你,所以徹底失去了挽回她的機會!」

他在那端聲嘶力竭地控訴着她,阮溪只覺得頭頂上方的陽光照的她頭疼,眼睛也疼,火辣辣的。

她知道,他心裏一直因為當初的事兒怨着她恨着她,今天他終於親口承認了。

心好像都不知道痛是什麼滋味了,不然她怎麼會面對着他這樣的控訴還笑了起來,

「呵呵,是!是我的錯,一切都是我的錯!」

「所以現在我為我的錯誤買單,我離婚放了你,成全你們行了吧!」

她說到最後也有些失控了起來,吼完之後她直接就掛了電話。

她不想再跟他說話,因為再說下去她就是在自取其辱。

她錯了。

她真的錯了,這麼多年她第一次承認,她當初執意嫁給他錯的離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