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第12章

江悅疼的宮縮也從一開始的半個小時一次,到現在的10分鐘一次。

這種劇烈的疼痛,折磨的江悅渾身抽搐。

她來的時候做了很多準備,卻不知道生孩子原來這麼痛苦。

早知道生個孩子會疼得超過她的極限,江悅當初就該想盡辦法去醫院搞一個無痛。

再弄一個鎮痛棒,這樣生孩子就不會這麼痛苦了。

現在人都穿過來了,說什麼都已經晚了。

江悅雙手死死的揪着床單,好幾次她都疼的差點暈過去了。

當江悅疼的大腦一片空白的時候,江美英蒲扇般的大巴掌又拍了過來。

「江悅,你給我清醒一點,孩子能不能活下去就靠你了,再疼也得給我忍着,知道了嗎?」

江悅感覺到自己的肩膀都快被她拍碎了,疼得她眼淚直流。

江悅很想用力,但卻不知道該怎麼用力,江美英的大嗓門又在耳邊及時響起。

「江悅,你必須用長力,要下半身使勁,把力氣用到該用的地方,不然像你現在這樣,肯定是行不通。」

江美英耐着性子教江悅怎麼生孩子,她教了半天,江悅就是領略不到訣竅。

江美英氣的直拍胸口,不停跺腳,嘴巴里還在嚷嚷着:「哎呀!你怎麼這麼蠢啊!你不是已經生過三個孩子了嗎?」

「又不是生第一胎了,按理來說你的經驗應該很豐富了,怎麼就不會自己生孩子了呢?」

江美英被氣得夠嗆,說話也不考慮江悅的情緒了。

江小魚站在床邊,她緊張的死死捏着姐姐的手,江美英還要罵人。

江悅已經疼得面容扭曲說不出話,江小魚雖然很害怕江美英,還是小聲的反駁着。

「嬸子,姐姐生不出孩子心裏已經非常難過了,你不要再罵她了好不好?」

「我不罵她我罵誰?她又不是沒有生過孩子,怎麼說也是有經驗的人了,怎麼會生不出來?」

眼看着江悅的情況越來越危險,江美英實在是怒火攻心,她衝著江小魚發了一通脾氣,把所有的不滿都發泄在她身上。

江小魚低着頭,她的眼睛裏含着淚,眼看就要哭了,但還是固執的說道。

「嬸子,姐姐只是太過緊張所以才忘了怎麼生孩子,再說她之前生孩子也很順利,都不需要怎麼使勁孩子就自己掉出來了,沒有經驗也很正常。」

「你要是真的心裏不舒服,想找個人罵,那你就罵我吧!」

江悅默默的看着這個老實巴交的妹妹,書裏面明明說過,江小魚最怕別人罵她,最不能受委屈。

可現在為了讓姐姐好受一些,她主動讓兇巴巴的江美英罵她,這個犧牲不可謂不大。

江悅心裏默默的記着妹妹的好,想着等她度過這個難關,無論如何要把妹妹接到身邊,不能讓她再過以前那樣的苦日子了。

妹妹非常聰明,卻因為母親的重男輕女,導致她小學沒有畢業就早早的輟學在家。

如果她把妹妹接到自己家裡,江悅一定會想盡辦法讓她讀書。

江悅疼的說不出話,心裏卻已經打定了主意。

江悅抬起頭,就看到妹妹因為心疼她,害怕她死去,眼淚不停在眼眶裡打轉。

江美英狠狠的瞪了江小魚一眼,到底是沒有繼續罵人了。

宮縮越來越劇烈,開始變成5分鐘一次。

每次宮縮來臨,江悅就疼的面容扭曲。

江美英看她這個情況,她只能耐着性子跟江悅講解。

「就沒看過你這麼笨的,這些話我只說一遍,你給我聽好了。」

江悅痛苦的點了點頭,江美英開始快速的講解。

「你必須用長力,中間沒力氣了就深呼吸一口,但是注意不要把肚子縮回去,還有你要配合宮縮的節奏用力,這樣可以更加事半功倍。」

「另外你要注意孩子在肚子里的動靜,當他在使勁的時候,你也要跟着使勁,你們兩個一起使勁,孩子就能順利的生出來知道了嗎?」

江美英一口氣說了很多,江悅聽得懵懵懂懂。

聽不懂沒關係,照着去做就行。

江悅用了江美英說的方法,果然感覺用得上勁了。

她的宮縮也越來越劇烈,變成兩三分鐘一次。

江悅牢記着江美英說過的話,她配合著宮縮開始用力,江美英驚喜的大喊着。

「我看到孩子的頭了!他的頭髮烏黑又柔順,看着像是個女孩子!」

好幾次孩子差點就生出來了,因為江悅力氣跟不上,剛剛才伸出一點的腦袋很快又縮了進去。

江美英重重的嘆了口氣,她有些恨鐵不成鋼。

「江悅啊,這麼小的孩子都已經這麼努力了,你這個做媽媽的,能不能爭口氣啊?」

「你就一鼓作氣把孩子生出來,咱們別再折騰了行嗎?再折騰下去,我怕孩子的身體會受不了啊!」

江美英語重心長地念叨着,江悅重重的點了點頭。

她實在是太痛了,又說不出話,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嘩嘩直流。

江悅明明不想哭的,可就是忍不住。

隨着時間的推移,江悅宮縮的時間逐漸變長,每兩分鐘疼痛一次,每次長達五六十秒。

江悅疼的受不了,她感覺下腹部墜脹,同時有一種想拉屎的感覺。

這種想拉屎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強烈到江悅都快控制不住。

就在這時候,江美英家裡的房門一腳被人踢開。

隨着砰的一聲巨響,江悅被嚇得一個激靈。

原本她感覺孩子都快出來了,受到驚嚇之後又縮了回去。

江振東沿着血跡一路找了過來,他一腳踢開了江美英家裡的大門。

看到江小魚的瞬間,他的臉上帶着狂喜,聲音里都是掩飾不住的喜悅。

「江小魚,你果然在這裡,我總算是找到你了!」

江振東就像眼睛瞎了一樣,完全看不到正在生孩子的江悅。

在他看來,已經出嫁,丈夫又變成植物人的江悅,在他眼裡毫無價值。

只有江小魚,一個水靈靈的小姑娘,這樣的小姑娘才能賣個好價錢。

他全然不顧江小魚已經嚇得面色慘白,恐懼的說不出話來,他大刺刺的走了進來,不由分說的用大手扣住了江小魚的肩膀。

「你跑不掉的,還是老實跟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