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以前,原主三天兩頭的和程景默吵架,每次吵架都是砸這砸那的,家裡的碗摔得只剩下兩三個了。

原主天天在外面上館子,程景默和小傑一般都是吃食堂打回來的飯,或是隨便弄一道菜將就吃了。

今天菜多了,人也多了,碗就不夠了。

程景默略帶尷尬的說:「小傑,去隔壁柳珍嬸子家借四個碗。」

小傑說:「我們就差三個碗。」

「借四個。」

沒一會兒,小傑就抱着四個大碗回來了。

程景默先拿了一個碗,舀了滿滿一碗紅燒肉,又將李桂花給的素包子放進甑子里,也在碗里舀了一碗紅燒肉。

看來是準備還碗的時候,順帶給一碗紅燒肉。

別說,狗男人在人情世故上做的挺好的。

這麼舀了兩碗,盆里也就剩半盆紅燒肉了。

「吃飯吧。」程景默問,「你們誰吃素包子,桂花嫂子給的。」

李桂花給了三個素包子,於向念不想吃,恰好他們三個男的,每人一個。

吃完飯,於向念要去洗碗,又被於向陽攔住了,「讓他洗!你在家裡都不做這些事,憑什麼嫁給他了就要做!」

果然是親哥!護的緊呢!

程景默倒也沒什麼表情,乖乖的收拾,洗碗去了。

小傑抬起一碗紅燒肉,準備去李桂花家還碗,於向念說:「口缸里有四根糖葫蘆,你帶兩根給那兩個小女孩,剩下那兩根你吃。」

「好的,嬸子。」

堂屋裡就剩兄妹倆,於向陽壓低聲音說:「念念,你別胡思亂想的,你離了婚上哪找程景默這樣的好男人?」

於向陽開始細數程景默的好,「家務活他全包了,啥都不讓你干。他自己捨不得亂花一分錢,每個月給你這麼多錢用。你動不動就跟他吵架,他都忍讓着你······你看看你,又凶又懶又作,他把你當祖宗一樣供着!」

於向念:「···」有必要捧高踩低的?

「他除了性子悶點,哪都好!不對!咱媽說了,他不是性子悶,他那種叫深沉、內斂,是做大事的料!你看他,是部隊里最年輕的副團長,以後有你的好日子過!」

於向念心說,程景默是很優秀,可兩人的關係靠這種所謂的「婚姻」捆綁在一起,沒意思!

於向陽看了眼廚房洗着碗的程景默,從上衣口袋裡掏出幾張大團結和一些票,塞進於向念的手裡。

「今天就帶了這麼多,你拿着,想要什麼就去買,你以後沒錢了跟我說,別再找程景默要了,反正我也用不上什麼錢!」

他頓了頓又說:「看看小傑缺什麼買給他一點,別一個人就花完了。」

於向陽跟程景默走得近,他很清楚兩人的婚姻情況。

所以,他時不時的就會買一些東西來家裡看望,還悄悄的給於向念一些錢、票之類的,其實就是來給於向念做人,儘力幫她維護住那岌岌可危的婚姻。

於向念看着手裡的錢和票,猶豫了一會兒,把它們放進了包里,「謝謝三哥。」

她和程景默現在都沒錢了,家裡還需要開支花銷,而且,她要是不收這些東西,於向陽會不開心,還會起疑心。

於向陽又說:「對了,我聽說你昨天打了張連長,待會兒政委要來家裡找你談話。」

「嗯,他打媳婦,我就打他。」

於向陽說:「只要你覺得做得對,三哥支持你。待會兒談話,我也在這,你別怕。」

於向念有些感動,在原主的記憶里,家裡的父親、三個哥哥都很寵她,所以把原主慣得刁蠻任性。

她笑起來,「有三哥在,我不怕!」

正說著,政委就帶着一個部下來了。

政委叫蘇明亮,一進來就看見程景默在廚房洗着碗,笑道:「程副團長還真是我們第9軍里的模範丈夫。」

於向陽一聽這聲音,立馬站起來敬了個禮,聲音洪亮,「蘇政委!」

蘇政委:「於向陽同志也在啊。」

於向念也站起來,微笑道:「蘇政委,你們來了。」

蘇政委對於向念笑着點點頭,「於同志,打擾了。」

程景默聽到聲音,也從廚房出來,同樣的敬了一個禮,「蘇政委!」

蘇政委擺擺手,「在家裡,大家都隨意些。」

「蘇政委,你們坐。」於向念招呼着他們坐在八仙桌旁的板凳上,家裡也沒別的桌子了。

她又去碗櫃的最上層拿出茶葉罐子,泡了四口缸茶水,放在他們面前的桌上。

程景默看着於向念的舉動,心情複雜,疑惑、驚訝······

還有點竊喜,於向念這次終於沒給他丟人了!

蘇政委、他的部下、於向陽、程景默各坐在八仙桌的一邊,於向念忙完後,坐在了程景默的身旁,和他一條板凳。

蘇政委喝了一口茶,又清清嗓子,「是這樣的,今天我和楊慶安同志來,是代表團里和於向念同志談談昨天張宏志連長家暴的事。」

蘇政委先是表了表態,什麼部隊堅決不允許軍人家暴之類的,又誇讚了一下於向念的見義勇為。

然後對於向念提了點意見,做事不能衝動,要考慮後果,萬一把人打傷了怎麼辦?下次遇到這樣的事,向團里報告,不要動手。

於向念點點頭,一臉嚴肅的說:「政委說得對,我接受政委的意見。但下次我遇到這樣的事,還是要動手。」

四個大男人:「···」

蘇政委握拳抵在嘴邊咳嗽一聲,又說:「於同志性情直爽哈,但團里是擔心你好意幫忙,被誤傷了。」

於向念:「哦,我會小心的,打不過就跑。」

蘇政委:「···」這談話有點談不下去了,怎麼不按套路來?

於向陽憋着笑意,及時解圍,「蘇政委,我妹妹不太會說話,但她已經把你的話都聽進去了。」

蘇政委有了台階下,喝了一口茶,又看向程景默,「程副團長,你是一名優秀的軍人,也是於同志的丈夫,要言傳身教,做好家屬的工作。」

程景默一直都是面無表情的樣子,「好的,政委。」

蘇政委又說:「聽說於同志懷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