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江也是男的,公司還有工作,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壓根不會做飯。
所以,江也完全有借口不做飯。
容煙在家一直被當成掌上明珠一樣捧在手心裏,當然也就不會做飯。
當初在家的時候,容母其實教她學過。
但是容煙根本沒有認真去聽,所以那段時間學的跟沒學一樣。
這下兩個人都不會做飯,他們現在就已經餓了。
都不會做,現學現賣的還不一定能處,被逼無奈之下,他們還是選擇了點外賣。
可算是解決了晚飯問題,容煙就從衣櫃里拿出來衣服,手裡拿着浴巾就進了浴室。
容煙剛洗完想要穿衣服的時候,才想起自己進浴室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拿衣服進來。
偌大的別墅,就只有容煙和江也兩個人。
想到只能叫江也幫自己拿衣服,容煙就羞紅了臉。
但是她也不能就一直待在浴室里不出去,容煙用浴巾把自己裹住,硬着頭皮叫了江也的名字,聽到江也應了聲。
就請求道:「能不能幫我拿一下的衣服,我當時應該放在床上了。」
江也翻報紙的手頓住了,當時也沒想那麼多,只是覺得容煙這個人是真傻。
起身就到房間拿上了容煙的衣服。
原本還是想逗逗她的,但是一想到上一次簽訂那個協議的時候,臉就紅成那個樣子。
江也就放棄了,他敲了敲門:「開門。」
容煙小心翼翼地打開浴室的門,本想在開門,拿衣服,關門一氣呵成,沒想到關門的時候,怎麼也關不上。
她低頭一看,這才發現是江也的腳卡住了門。
第14章再抬眼看江也時,江也的眼神就一直在盯着她看。
容煙的頭髮濕漉漉的,睫毛也沾着水霧,整個人就像出水芙蓉般的尤物。
即便江也平時不太正經,但也是以冷靜自持,此時他低眸看着容煙披散的長髮,只披着浴巾站在自己面前的樣子,情不自禁地走進了浴室。
他反手關上了門,虎視眈眈地盯着這一隻小白兔。
江也伸手將容煙的髮絲纏在走進的指腹,低頭湊近她的耳畔輕嗅,眼裡滿是侵佔的貪婪之色。
容煙的心跳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她其實也知道自己和江也簽訂那個合同的時候就會有這麼一天。
只是沒想到的是,這一天來的居然這麼快。
江也把容煙顫抖的樣子看在了眼裡,他側頭看着容煙緊閉着雙眼,一副坦然赴死的模樣,忍俊不禁地輕笑。
容煙聽到連忙睜眼,就看到了江也邪笑的模樣。
馬上就感覺到了江也就是在捉弄她,馬上就一路推着江也出了浴室。
江也站在浴室的門口,呆愣了一會,意猶未盡的勾了勾唇。
等容煙出來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浴室里太悶了,還是因為別的什麼原因。
她的臉紅撲撲的,江也僅看了一眼,就馬上別開了臉。
只聽見容煙輕柔的聲音:「我洗完了,你去洗吧。」
說完跟個小白兔似的溜進了房間。
她躺在床上,看着旁邊的那個空位置待會就要多出一個人,心裏慌亂的很。
再一次聯想着當時的那一個江也補充的條件,頓時就更加害怕了。
她對江也也就是在高中的時候有點印象,既沒有和江也有什麼交集,甚至連江也有什麼喜好都不知道。
除了他這個名字之外,其餘有關江也任何的信息,她都一無所知。
突然,床的那邊凹陷下去了,容煙就猜到是江也已經上床了。
本以為後面會發生點什麼,結果江也居然直接把燈給關掉了。
因為遲遲沒有動靜,容煙翻了個身,看到旁邊的江也已經閉上眼睛準備睡覺了。